第185章 185:顾萧谈孩子,方悦桃留宿厉家(2更)

段霆深刚坐进车里,电话就响了,是顾萧打来的。

他系好安全带,接了电话:“顾萧。”

顾萧言简意赅,开门见山:“以后,看着点你女朋友,别随便乱给别人发视频。”

段霆深没整明白:“啊?发什么视频?”

顾萧甩了一句话,就挂了电话:“问你女朋友。”

段霆深看着于未然,问:“未然,你是不是把你的那些视频发给苏遇鲤了?”

“是啊,”于未然很大方的承认了:“昨天我不是看鲤鲤情绪不高嘛,就给她找个最优质的视频。”

段霆深大概就明白了刚刚顾老狗的怒火哪里来的了。

肯定是视频里的尺度太大了,苏遇鲤看完以后,顾萧被嫌弃了。

他觉得大仇终于得报了:“你多给她发一点,越劲爆的越好。”

于未然眉梢皱着:“你要不要去看看脑子?”

**

于未然离开后,苏遇鲤给她转了一笔钱。

并发信息告诉她,这钱是让她帮忙赔偿她上次忽然离开片场,给剧组带来的损失。

如果这个钱她直接给厉潭沉的话,他一定是不会收的。

处理完这件事,她去了书房,顾萧正在书房看着电脑。

她走过去:“在工作吗?”

他说:“嗯。”

算是工作,也不算是。

他是在交代孟田,去查苏遇鲤的身世。

这件事,他不放心别人去做,他身边的人,他只相信孟田。

那苏遇鲤就不打扰他了,转身要出去。

“鲤鲤,”他叫住她,走过去把她拉进了怀里:“都处理好了。”

她说:“嗯,你累不累?”

“不累。”他将笔记本电脑合上,想了一会儿:“鲤鲤,我问你一个问题。”

她点头:“嗯。”

他问:“你喜欢小孩子吗?”

她想都没想:“喜欢啊。”

当然喜欢啊,之前她去福利院的时候,跟那些小朋友玩的多开心啊。

他犹豫了一会儿,带着不确定:“如果,你跟我有一个孩子,也会喜欢吗?”

她看着他,眉眼弯弯:“会啊,如果是你的孩子,一定会长得特别好看。”

因为,顾萧是她见过的人里,长的最好看的。

“昨晚,我们没有做措施,要是……”

“不可以,”他的话没有说完,苏遇鲤打断了:“至少,现在还不可以。”

至少,要等到她把自己的身世查清楚,至少她要知道自己到底是谁。

“好,”顾萧握着她的手,放在手心里摩挲着:“都听你的。”

其实对于孩子,顾萧也没准备好。

不是他不想负责任,而是,他现在每天跟苏遇鲤在一起,经常会患得患失,每天都会担心她会不会出事。

毕竟,顾家的仇家太多了。

虽然他逃离了顾家,但他毕竟是顾世连的儿子。

他自知,如果有仇家来寻仇,那他自然是跑不掉的。

从前,他没把他的那条命放在心上,但是现在,已经不同了。

他要活着,要活着才能好好疼鲤鲤,要活着才能护她一辈子。

如果,他有一个孩子,再分走他的精力,他不能保证,他能不能顾及的过来。

顾及不过来的话,他想,他一定会先放弃孩子。

但鲤鲤一定不希望那样。

苏遇鲤说:“我出去买药。”

他知道她说的是什么药,避孕药。

“鲤鲤,对不起。”他声音低了许多,有点哽咽:“让你吃这种伤害身体的药。”

苏遇鲤摇摇头微笑:“没关系,昨晚本来就是我,太胡来了。”

他垂着头:“胡来的人是我。”

**

方悦桃是在厉潭沉的房间里醒来的,昨晚,她在厉家别墅留宿了。

床上只有她一个人,她掀开被子,衣着有些凌乱。

她把衣服的纽扣扣好,在房间里走了几步。

昨晚,她以“交往”为由,让厉潭沉对她进行男女之事。

他抱着她,把她扔在床上,例行公事般吻了她,最后,却没有放下抵御去碰她。

之后,他苦笑着,离开了房间,在客房睡了一夜。

他不知道的是,躺在床上的方悦桃,眼眶湿了一整夜。

原来,即便是关了灯,他都看不到她的脸了,他都不肯碰一碰她。

她在他房间的桌子上看见了一本书,走过去拿了起来。

然后,她才放声的嘲笑自己。

因为,她昨天在顾萧家里,苏遇鲤在收拾茶几的时候,她在茶几上,也看到了同样的一本书。

厉氏娱乐的掌权人,一个活在金字塔顶端的人,一个表面浪荡的纨绔公子,居然,爱的这么幼稚,这么卑微。

那么她呢?

用他的把柄去威胁他,她更是无耻。

稍微整理好仪容,她出了房门。

走到客厅时,见到了客厅里坐着的人。

她走过去,微笑点头:“厉伯伯。”

厉尊行笑眯眯的:“方小姐,醒了啊,睡得还好吗?”

“嗯,睡得很好。”方悦桃说,“厉伯伯,您叫我悦桃就好了。”

厉尊行起身,往餐厅走:“好啊,睡得好就好,我让他们做了早餐,先吃点吧。”

方悦桃拒绝了:“谢厉伯伯关心,我不饿,我下午还有工作,就先走了。”

厉尊行还是一脸的笑意:“你有工作,那我就不多留了,要是有空,就常过来吃饭。”

方悦桃往外走:“好,那我先走了,您自己注意身体。”

“嗯。”厉尊行把人送到了门口,叫了司机:“小刘,你送一趟方小姐。”

“是,厉总。”小刘跟了过去。

方悦桃离开后,厉尊行回了客厅,拿出手机拨了通电话。

他语气很得意:“老方啊,我跟你说,我儿子和你闺女的事,要成了。”

那边的老方先生说:“是吗?前两天我还问了我们家悦桃,她让我别瞎操心,语气还有点不耐烦呢。”

“你是不知道啊,”厉尊行得意洋洋的:“昨晚,我儿子把你女儿带回来过夜了,人刚刚才走。”

老方觉得有点不可置信:“真的呀?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开放了。”

好了,重点来了,厉尊行说:“所以,咱们是不是可以继续谈谈融资的事情了?”

那边的老方才笑着说:“好好好,谈谈谈,你想怎么谈都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