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章 181:厉潭沉投降,苏遇鲤撒娇

厉潭沉和方悦桃来到地面停车场时,厉潭沉开门要上车,方悦桃叫住了他。

“厉潭沉!”

他停下,回了头。

方悦桃用手机搜索着代驾的号码:“喝酒了,别开车,我叫代驾。”

厉潭沉就倚在门上,摸出了烟,抽了一根放在嘴里,用火机点烟。

风很大,他点了几次,都没把烟点着。

他就把烟和火机一起,扔在了地上。

方悦桃联系好了代驾后,挂掉电话,走过去,捡起了厉潭沉刚刚扔在地上的烟和火。

她掸了掸烟蒂上的尘土,然后放进嘴里,挡着风,小心翼翼的点着了。

她吸了一大口烟,然后,就开始不停的咳嗽。

她不会抽烟,这一口吸的太猛,她连着咳了几声,眼里被呛出了生理泪水。

厉潭沉走过去,抢了她嘴里叼着的烟,骂了句:“不会抽就别抽!”

然后,把那支烟放在了自己的嘴里,深吸了一大口,然后缓缓吐出青黑色的烟圈。

烟圈被风吹散了,飘的很远很远。

就像他的思绪,也被风吹到不知道哪里去了。

他把烟抽完,把烟头扔在地上,用鞋捻灭。

“你自己打车回去,我在这里等代驾,你把代驾的号码发给我。”

“没关系,”方悦桃拉了拉风衣,“我陪你一起等。”

外面风大,他说:“自己去车上坐着。”

方悦桃没动:“我不冷。”

那就随便。

方悦桃走近他,喊了声:“阿沉。”

厉潭沉看向她,眼中闪过一片寒冷:“不要叫我‘阿沉’。”

方悦桃笑了:“那为什么她可以这么叫你?”

刚刚在顾萧家里,她分明听到了苏遇鲤喊他“阿沉”,他并没有一丁点的恼意。

厉潭沉没说话了,眼中的寒冷逐渐消失。

既然光明磊落的法子不管用,她就只能铤而走险,试试看那些不光明磊落的法子了。

她说:“厉潭沉,跟我交往吧,不然,我怕我哪天就不小心说漏嘴了。”

对,就是在威胁他。

厉潭沉笑了笑,“方医生,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所以,”方悦桃抬头望着她,目光炽热,“你希望我说的更直接一点吗?”

厉潭沉别过头,没接话。

方悦桃就说的更直接点:“你刚刚记得你自己喝过几杯酒吗?”

她替他回答:“不记得吧?你连自己喝过几杯都不记得,却能清清楚楚的记得苏遇鲤喝了多少杯。”

方悦桃也轻轻笑了声:“厉潭沉,你敢不敢说,你对她没有任何别的想法?”

他说:“你什么都不要再说了。”

沉默了许久,厉潭沉闭着眼睛,终于投降了:“你想要的,我都答应你。”

方悦桃达到了自己的目的,可她,却一点都开心不起来。

这是她长这么大第一次用这种不道德的手段,通过威胁别人,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既然事已至此,她也只能硬着头皮撑下去了。

她看着他的唇,然后踮着脚,把自己的唇送了过去。

厉潭沉没躲开,动也没动,就那样颓废的在原地站着。

冬夜的风,愈渐汹涌。

扎在人的脸上、身上,就像被戳了不计其数的刀子。

她松开了他,抓着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腰上,用着极其微弱的气息对他说:“阿沉,吻我。”

厉潭沉的双手就忽然用了力,将她抱了起来,放在车头坐着。

他站着,俯视着她:“我可以吻你,也可以跟你上床,但我一辈子都不会爱你,这样的交往,你还要不要?”

方悦桃神色犹疑不定,她只思考了五秒钟,说了一个字:“要。”

她想的很清楚,她要。

不管他爱不爱她,只要那个人是他,她就要。

厉潭沉绕到后面,拉开后座的车门,钻进了车里。

方悦桃的手机响了,是代驾到了,她在电话里跟代驾描述了一下位置,也打开后座的车门,上了车。

**

楼上,顾萧煮好了醒酒汤,盛了一碗,送进了卧室。

“鲤鲤,”他将苏遇鲤扶了起来,靠在床头:“乖,先喝点醒酒汤。”

苏遇鲤睡得迷迷糊糊的,她睁了睁眼睛,闻见了什么怪怪的味道,苦苦的,不是她喜欢的味道。

她把他推开了,带着没睡醒的鼻音:“苦,不喝。”

顾萧哄着她:“乖,就一点点苦,喝了我拿糖给你吃。”

“不要喝,也不要吃糖。”她把头往后面缩,在撒娇。

苏遇鲤醒是醒了,但是意识并不清醒,不然,是绝对不会发出这种软绵绵,娇滴滴的声音的。

尾音缠缠绵绵的,勾得顾萧想摔了碗犯罪。

顾萧舀了一小勺,喂到她嘴边:“宝宝,你乖一点,快把汤喝了。”

醉酒的苏遇鲤有点小脾气,一点都不像平时温软听话的样子。

她耍着她可可爱爱的小酒疯:“不要!不喝!苦!”

顾萧也是拿她没办法,又不能捏着她的嘴硬灌进去。

只好,把汤喝进了自己的嘴里,然后用嘴给她灌了进去。

小姑娘脸上露出了很难喝的表情:“好苦!”

顾萧撕开一颗薄荷糖,放在自己的嘴里,然后去亲她的唇。

他亲了她好一会儿,才停下,问:“宝宝,还苦吗?”

小姑娘摇摇头,睡眼迷迷蒙蒙的:“不苦,好甜,好凉。”

他将她小小的身子扶正了些,走过去,把卧室的门关上了,然后回到床边,又把头又压了过去,唇覆在她的唇上。

屋里的空气也在交织着,他吻了她很久,稍微松开了她,压着声音说了一句:“宝宝,舌头伸出来一下。”

然后,靠在床头的人就很听话的伸了舌头。

大概过了十分钟,床上的人直接被顾萧给亲睡着了。

然后,他才出了房间,走到客厅。

把餐桌上趴着的和沙发上躺着的两只醉鬼弄醒了,让他们去喝醒酒汤。

两只醉鬼喝了醒酒汤,清醒一些了。

他发誓,他以后再邀请这两只醉鬼来家里吃饭,他就不叫顾萧。

本来想着让他们陪着鲤鲤,人多一点,也热闹一点,鲤鲤的心绪也能敞开一些。

没想到,现在居然还要他来“收拾”他们。

顾萧坐在椅子上:“醒了?”

段霆深眨着眼睛,他清醒了,应了声:“嗯。”

顾萧眼神凉凉的,问:“你们今晚怎么回去?”

段霆深就又开始装醉:“回哪里?这不就是我家吗?”

于未然也在旁边摇摇晃晃的:“是啊,这是我家!”

短时间的清醒,两只醉鬼又醉了。

顾萧压着心里的怒,拽着两只醉鬼,把他们拖进了隔壁的801去。

然后才扯了扯衣襟,回了802。

上辈子肯定是鲤鲤欠了这两只醉鬼,所以这辈子让他来还。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