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180:酒是好东西,把他们都变成醉鬼(2更)

顾萧关了火,把菜盛到盘子里。

段霆深把洗好的菜递过去,神色严肃了起来:“之前你发给我看的片子,是你女朋友姑姑的片子吧?”

在路上,于未然把苏遇鲤姑姑的事情告诉段霆深了,是为了提前打招呼,别说错什么不该说的话。

顾萧没有否认。

段霆深问:“所以,叫我们来家里吃饭,也是为了让你女朋友能早点从伤痛中走出来吧?”

顾萧看了他一眼,不然,难道是因为我们的塑料交情吗?

段霆深发表他的看法:“顾萧,我觉得你这样挺好的,有了生活气息,还挺像个正常男人的。”

顾萧就又看着他,拿起砧板上的菜刀,眼神里又屯满了不明所以的暗色:“你是不是不想做个正常的男人了?”

好吧,刚刚他说的话收回来,他一点都不正常。

门铃响了,段霆深逃难一样去开门。

开门一看,是方悦桃,和厉潭沉。

他例行公事的打了个招呼,像自己是主人一样,招呼他们进来坐。

方悦桃点头进了门,厉潭沉也跟着进来了。

厉潭沉之前不是染了个北极星绿的发色嘛,今天他来之前,特地去把头发染回了黑色。

换了发色后,他看起来正经多了,也不像花花公子了。

在来的路上,方悦桃问他为什么忽然把头发染黑了。

他说,那个颜色看腻了。

听到客厅里有声音,苏遇鲤和于未然也就出来了。

她把茶几上的东西简单收了一下:“方医生,阿沉,你们也来了,坐吧。”

于未然也打了个招呼:“老板。”

方悦桃礼貌的回应了一句:“谢谢。”

随后,转头看着厉潭沉,他没吱声,也没看她,他的脸一直朝向厨房,却很听话的坐了下来。

人都到齐了,顾萧的菜也都做好了。

苏遇鲤进了厨房,帮着上菜。

饭桌上,顾萧第一次正式向苏遇鲤介绍:“鲤鲤,这位,段霆深,你认识的,是我的发小,是檀城医院神经外科的医生。”

苏遇鲤点点头:“嗯。”

顾萧眼神落在方悦桃身上:“这一位,你也见过的,方悦桃,也是医生,是檀城医院的副院长。”

听到“副院长”这个词,段霆深就觉得刺耳。

苏遇鲤也笑着点了点头:“方医生。”

顾萧眼神扫过坐在方悦桃旁边那位时,他只说:“这位,你更加认识,也不需要我介绍了,是方医生的家属。”

厉潭沉眼皮稍抬,对上了顾萧的眼神。

而后,又将眼神移走,兀自在笑。

苏遇鲤的头发绑的有点松,有一缕头发垂在耳边,顾萧脱下围裙,替她把头发重新绑好,才坐了下来。

苏遇鲤小声说了句:“谢谢。”

只是一个小小的动作,却被厉潭沉看进了心里,他状似无意的问:“有酒吗?”

“嗯,有的。”苏遇鲤起身,要去拿酒。

顾萧抓着她的手:“你先吃饭,我去拿。”

苏遇鲤就坐好没动了,眼神却追着顾萧看过去。

厉潭沉的眼神鬼使神差的,掠了一眼对面的苏遇鲤,只是很快很急的一眼,他就将目光抽了回来,然后,呆呆的盯着面前的菜看。

他自然也没有发现,这个不起眼的小动作,尽收在方悦桃的眼底。

她想,她明白了。

明白为什么他今天会答应来这里吃饭。

也明白了,为什么他会突然把发色染黑。

更加明白了,他为什么一直不愿意接受她,就算是逢场作戏,他都不肯。

顾萧把酒拿了过来,厉潭沉伸手去接,方悦桃却先他一步,把酒瓶握在了自己手里。

然后拧开瓶盖,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又给厉潭沉倒满了一杯。

她端起自己面前的酒杯:“我们今天来迟了,该罚酒,我先干了。”

说完,她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厉潭沉也端起面前的酒杯,喝了下去。

苏遇鲤把纸巾递过去:“方医生,你现在喝酒,会影响你明天的工作吗?”

方悦桃摇头,又给自己满上了一杯:“不会,我不用上手术台。”

苏遇鲤握着酒瓶,看着顾萧:“我也想喝酒。”

顾萧接了她手里的酒瓶,替她倒了小半杯:“只能喝一点。”

苏遇鲤点了头,捧着酒杯喝了一小口。

期间,顾萧去阳台接了个电话。

于未然就凑到苏遇鲤耳边,悄悄说:“酒可是好东西,你得多喝一点,烦恼就能少一点。”

说完,她又给苏遇鲤倒了好多酒,劝她喝酒。

厉潭沉就这样看着,他很想当场拍桌子,然后把那个姓于的拖到门外去暴打一顿。

喝酒伤身,她怎么可以劝她喝酒?

可是,他算个屁!他又凭什么这么做?

段霆深和于未然,都是没有什么克制力的人,很快,两个人都成了醉鬼。

段醉鬼猛然起身,指着方悦桃:“方悦桃,我告诉你,我医术肯定比你好,你能当上副院长,肯定是走了后门儿!”

都说酒后吐真言,这怕才是段霆深藏在心里很久的真言吧。

方悦桃虽然也喝了不少酒,但还算清醒,她不跟醉鬼计较,顺着他的话说:“你说的都对,是我男朋友,他给医院捐了一栋楼,我才当上副院长的。”

说完,她偷偷瞟了一眼厉潭沉,他面无表情,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段醉鬼立马就吼:“我就说嘛!不然为什么你忽然就空降过来了?肯定有猫腻。”

这于醉鬼嘛,就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了起来。

顾萧从阳台回来时,看到苏遇鲤的脸颊已经有了绯色,她还举着酒杯在喝。

顾萧把她手里的酒杯拿了下来,小声问她:“鲤鲤,你喝了多少?”

苏遇鲤也有了醉意,她声音软软的:“没喝多少,只喝了一点点。”

他蹲在她面前,哄着问:“乖,告诉我,你到底喝了多少?”

他知道她酒量很差,若是喝的太多,他怕是要去煮醒酒汤,不然明天她一定会头痛。

苏遇鲤摇头晃脑的:“唔……我只喝了一杯。”

顾萧问:“真的?”

苏遇鲤没回答。

厉潭沉放下酒杯,漫不经心的说了一句:“算上这杯,是第六杯。”

“谢谢。”非常客气的道谢,然后,顾萧抱着苏遇鲤进了卧室。

不到一分钟,他又从卧室出来了,跟餐桌上的人交代了一句:“我煮醒酒汤,等会儿一起喝点。”

“不必了。”

厉潭沉起了身:“很晚了,我、”他顿了一下,“我们先走了。”

他拉着方悦桃,往门口走。

方悦桃看着手机上的时间,还不到九点。

顾萧也就负责任的叮嘱了一句:“你们都喝了酒,回去别开车,叫代驾。”

他并不是在关心他们,而是,如果他们出了什么事,鲤鲤会不开心。

厉潭沉头也没回,推门出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