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018:一场降温和一场及时雨

李锡华已经憋了一肚子的火,正好又听到了顾萧刚刚打电话的内容,就调侃着:“我说顾律师刚刚为什么总心不在焉的,原来,打官司的间隙,还有空关心天气啊。”

顾萧没打算理他,洗了个手,绕开他往门外走。

“顾律师,怕是这次你白跑一趟了,”李锡华转身拦下他,“这场官司,我赢定了。”

听到这话,顾萧才停了脚步,用纸巾把手擦干,把纸巾揉成一团,扔进旁边的垃圾箱里,低头,看着李锡华的头顶,语气很不耐烦,“这话,你说了没用,得法官说了才有用。”

说完,头也没回,走出了洗手间,他被这场官司耗着,已经很烦了,这个李锡华还来招惹他。

李锡华也怒了,在后面大喊:“你拽什么拽,你这么厉害,怎么不去当法官?”

此时,卫生间另一个隔间走出来一个人,那人穿着工作服,应该是法院的工作人员,他看了眼李锡华,不咸不淡的说:“人家顾律师,三年前就收到了法院法官一职的offer。”之后冷冷的笑了一声,“所以,法官,不是他当不了,是他不想当。”

李锡华:“……”

五分钟后,法官宣布了最终结果,本案,饶氏胜。

郑明华高兴得跳脚,他的小命终于保住了。

饶绮之起身,朝顾萧走去,脸上是毫不掩饰的敬佩和欣赏之意,“顾律师,谢谢你。”

“不客气,应该的。”顾萧收好东西往法院门口走。

饶绮之跟上,“顾律师,一起吃个饭吧。感谢你替饶氏挽回了几十个亿的损失。”

“抱歉,我一会儿有事。”说完,他又看了看手表,提着公文包,脚步迅疾。

“顾律师。”饶绮之穿着高跟鞋,没跟上他。

很快,顾萧就消失在她的视线里了。

饶绮之站在原地,傻笑了几分钟。

她确定了,她喜欢上了这位顾律师。

或许,最初,是因为他生的好看,会让她忍不住想多看几眼。而现在,却是因为他的沉着和睿智,彻底俘获了她的心。

郑明华也追了出来,“饶总,您等等我。”

见他的饶总站在原地,他停下,一边喘气,一边得意:“饶总,我说的没错吧,只要顾律师出马,一定能赢。”

饶绮之这才回过神来,说了句让郑明华瞠目结舌的话:“郑助理,给你介绍顾律师的那个同学,把他挖来饶氏吧。”

郑明华还在思考怎么接话,就又听到饶绮之的后半句:“眼光很不错。”

郑明华挤着眉毛假笑:“……”

其实哪有什么同学啊,不过是他不想失业,随便在网上搜出来的罢了。

“郑助理。”饶绮之叫了他一声。

“饶总,您吩咐。”

饶绮之撩起前额的发,拨到耳边,那动作,柔美妩媚,是谁看了都会走神两秒,可她却说着让郑明华想去跳楼的话,“律师费,从你工资里扣。”

郑明华要哭了:“饶总,我这一辈子就算是做到死,都挣不到一千万啊……”

饶绮之心情倒是挺好:“那你就做到死吧。”

开庭前,她听到了郑明华小声的在质疑顾律师。

-

晚上六点,苏遇鲤跟着击剑队到了宜城,她拉着行李箱,下了飞机。

宜城在檀城的北边,平时,气温的确比檀城低些,但今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忽然就降了温,比之前降了大概十几度,外面的风都有些刺骨,似乎这场冬,马上就要来临了。

气温骤降,苏遇鲤带的衣服大都不能御寒。

她冷不丁的缩了一下身子,有点冷。

韩云昭拉着行李箱在她身后,将一件外套递了过来,“把这个穿上吧,别着凉了,影响后天的比赛。”

“谢谢教练。”苏遇鲤停下,接过他递过来的外套,笼在肩上,又拉着行李箱,往前走。

接待的工作人员已经把车停在航站楼外面了,苏遇鲤上了车,就拿出手机,给顾萧发个信息:【顾律师,宜城降温了,你来的时候,记得带几件厚衣服。】

锦鲤的顾律师:【好,谢谢提醒。】

不亲不疏,却极有涵养。

十几分钟后,苏遇鲤到酒店前台办理入住,手续办完后,前台姑娘把她的身份证还给她,眉开眼笑:“苏小姐,这里有一件东西,有人托我转交给你。”

说完,那姑娘低头,从旁边拿出一个袋子,递了过来。

苏遇鲤眉间充满疑云,没有伸手去接。

韩云昭见了,礼貌的问前台:“会不会是搞错了呀?我们今天刚到,应该不会有人提前送东西过来吧?”

前台姑娘面带微笑,十分有礼貌的说:“只要你是苏小姐就不会错的。”

苏遇鲤问:“请问一下,送东西的人有没有留下名字?”

前台姑娘摇摇头,看出了苏遇鲤的担忧,她解释道:“苏小姐不用担心,我们酒店是正规酒店,如果苏小姐还不放心,你可以打开看看,看到东西后,也许就知道是谁送的了。”

“谢谢。”苏遇鲤接过她手里的东西,打开一看,是一件黑色羽绒服,是个价值不菲的牌子。

前台姑娘把东西送出去后,这才低头,偷偷拿出手机发了个信息,说事情已经办妥了。

苏遇鲤还看着袋子里的羽绒服出神,手机铃声突然响起,苏遇鲤打开微信,是顾萧的信息:【衣服收到了吗?】

原来,是顾萧送的衣服,她把握在手心的袋子攥紧了一些,另一只手回复信息:【谢谢你,收到了。你怎么知道我住哪个酒店?】

顾萧回复:【我有个客户刚好是你酒店的老板。】

苏遇鲤抿唇,笑的自然:【哦。】

她自然也不知道,这家酒店的老板,就是顾萧。

然后提着东西,往房间走去。

她住在1001号房,韩云昭把她送到门口后,交代她:“今晚先好好休息吧,明天早上7点,一起去看看比赛的场地。”

“好。”苏遇鲤把身上的外套脱了下来,还给韩云昭,“教练,谢谢你的外套,不过现在用不上了。”

说话时,脸上还泛着红霞。

韩云昭看出了她的心思,低笑:“男朋友送来的?”

苏遇鲤但笑不语,刷卡进了门,“教练晚安,年纪大了,就别熬夜了。”

韩云昭:“……”不就大了你十岁而已吗?

韩云昭拿好外套,头也没回,摆了摆手,“晚安。”大步往前,回了自己房间。

苏遇鲤把行李放下,拿出那件黑色的羽绒服,套在身上,好温暖。

衣服的尺码是165的,不大不小,刚刚好。

到了宜城,一场突如其来的降温,却又迎来了一场及时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