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179:苏遇鲤偷偷验DNA,顾萧请吃饭

顾萧和苏遇鲤先把苏晖阳他们送回了凤栖湾,然后才回了东方御典。

苏遇鲤没有再掉泪,但眼尾始终都是红红的。

到家时,顾萧问她:“鲤鲤,饿不饿?冷不冷?”

她不说话,只是摇头。

然后,回了房间,拿出了之前苏瑾阳送给她的手镯出神。

姑姑说:“鲤鲤,你不是苏家的孩子。”

她不是苏家的孩子,那她是谁?她叫什么呢?

顾萧也进了房间,捧着她的脸,吻去了她眼角的泪花。

他喊她:“鲤鲤。”

她摇头,还是不说话。

她想告诉他,她也许,根本就不叫“鲤鲤”。

于未然的电话打过来了,她也听说了苏瑾阳的事情。

“鲤鲤,你们现在到家了吗?”

苏遇鲤嗓音有些哑:“嗯。”

“那,”于未然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就尝试着说点别的,转移一下她的注意力吧,“老板跟我说,让我把你年前的工作都先暂停。等年后,再重新安排。”

“嗯,”苏遇鲤应了一声,又想到了什么:“前几天我从片场忽然就离开了,拍摄的损失,公司是不是要赔不少钱?”

于未然说:“也没赔多少钱,放心吧,老板有的是钱。”

苏遇鲤点头:“嗯。”

好像她也没有别的什么话说了,握着手机的手往下垂着。

顾萧接了她掉下来的手机,朝外走了几步,放在耳边,压着声音:“于小姐,是我,顾萧。”

于未然立马就肃然起敬:“顾律师呀!”

顾萧直说:“今天晚上,能麻烦于小姐过来一趟吗?”

于未然反应了几秒,回答:“哦,可以啊。”

顾萧继续:“顺便叫上段医生。”

于未然沉思了片刻:“好。”

电话挂了以后,顾萧又给方悦桃打了过去:“方医生。”

以方悦桃对顾萧的了解,知道他是绝对不会无缘无故打电话给她的,就问:“顾律师,有何贵干?”

顾萧直接说:“今天晚上,来一趟我家,一起吃饭。”

方悦桃问:“是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吗?”

顾萧懒得解释:“嗯。”

他想了想,补充:“可以带家属。”

他早就看出来了,方悦桃对那位厉老板的心思。

挂了电话后,方悦桃沉默了,她哪有什么家属。

这几天,苏遇鲤的情绪一直都挺低落的,她是个喜欢把心事藏在肚子里的人。

而苏遇鲤的情绪低沉了几天,顾萧就害怕了几天。

他知道,苏瑾阳对鲤鲤的重要性,所以,害怕她这样一直走不出来。

他并不是个喜欢热闹的人,相反,他很讨厌热闹。

但是,如果家里人多一点,热闹一点,是不是,鲤鲤的心情也会好一点,也会多说说话。

哪怕只有一点点,他也想要尝试去做。

苏遇鲤从房间出来,她忽然从后面抱着顾萧,身子很软,呼吸很轻。

“怎么了?”

他握着她的手,触到了一个冰冰凉凉的东西,低头看,她左手手腕上,戴上了那个和田玉的手镯。

苏遇鲤摇头,说:“顾萧,你的疫苗还没打,我们今天去医院打吧。”

狂犬病疫苗需要打五针,本来第三天要去医院打第二针的,但是,因为苏瑾阳的事情,他们去了希尔达,错过时间了。

顾萧牵着她的手,转过身来,很认真的答应了:“好。”

然后,他们一起出了门。

车上,顾萧说:“晚上我叫了几个朋友来家里吃饭,等会儿去完医院,我们去超市买点菜吧。”

苏遇鲤用右手摸着左手手腕的镯子,也没问他叫的朋友是谁,只说:“好。”

顾萧安静的开着车,打开了车上的音乐,还是顾萧自己拉的大提琴的音乐,声音调的特别小声。

苏遇鲤望着窗外,路上的行人特别多,因为快过年了,街道两旁的树枝上,都挂上了大红色的灯笼和中国结。

很多店面的门口,也都贴上了对联。

整座城里,俨然是一副欢天喜地的景象。

她回了头:“顾萧。”

“嗯,怎么了?”

苏遇鲤问:“过年你回宜城吗?”

“不回,”顾萧摇头:“我在这里陪你。”

她又喊他:“顾萧。”

“嗯。”

她看着他,眼神有点让人捉摸不定,她问:“你喜欢我什么?”

说起来,她好像从来都没有认真的问过他这个问题。

姑姑离世了,她忽然有点多愁善感了。

顾萧思考了很久,才极为认真的回答:“我喜欢你善良正直,喜欢你的阳光明媚,喜欢你坚韧不拔,还喜欢你不同流俗。”

苏遇鲤垂着头,好半天都不说话。

顾萧补充:“当然,最喜欢的,是‘你喜欢了我好多年’。”

他们在医院打完疫苗后,苏遇鲤说想去趟洗手间,但没让顾萧在洗手间门口等,让他在一楼等。

苏遇鲤也没去洗手间,而是,上了电梯,径直去了五楼,DNA鉴定中心。

她在希尔达的时候,偷偷收集了苏晖阳和杜薇的头发,然后把自己的头发也一起,交给了鉴定中心。

她下了楼,在一楼见到了顾萧。

他走过来牵着她的手,轻轻摩挲着:“怎么去了那么久?没事吧?”

她摇头说:“没什么。”

离开医院后,顾萧带着她去超市买了点菜,然后回了家。

檀城医院。

方悦桃忙完手上的事情,给厉潭沉打了个电话。

她开门见山:“我有个朋友,请我今晚去他家吃饭,让我带上家属。”

对方还没答复,她试探性的问:“你可以陪我去吗?”

厉潭沉想了一会儿:“方医生在檀城也有朋友?”

是顾萧吧?

方悦桃应:“嗯。”

厉潭沉犹豫了一会儿:“好,几点?”

她只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没想到,厉潭沉居然答应了。

她说:“晚上六点,你来医院接我吧。”

厉潭沉懒懒的:“嗯。”

晚上七点,门铃响了。

顾萧在厨房忙,苏遇鲤去开门。

是于未然和段霆深。

苏遇鲤招呼他们:“未然,段医生,你们来了,快进来坐吧。”

段霆深把手里提的东西拿进来,点头:“嗯。”

于未然就拉着鲤鲤到卧室去了,段霆深就蹿进了厨房,看见顾萧戴着围裙,在炒菜,满屋子都是烟火气。

他调侃道:“我还以为顾律师一辈子都住在天上,不食人间烟火呢,现在看来,一个苏遇鲤,就让咱们的上神大人心甘情愿的下凡了?”

顾萧继续炒菜,把旁边的一筐菜摆在他面前:“废话少说,洗菜。”

段霆深难得有机会调侃一番,怎么能不多说点废话呢?

他语气贱兮兮的:“我说顾萧,这还真是头一回吧,你居然请我吃饭。”

顾萧随便解释了一下:“我是让于小姐过来吃饭,你只是顺道沾个光。”

段霆深白了他一眼,乖乖洗菜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