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 177:你不是苏家的孩子(2更)

这里是希尔达的一座并不起眼的小城,叫鹿河市,这里的气候很好,风不大,但很干燥。

车子在风中穿行而过,凌晨的路上,行人没有几个。

白天,这里有清澈的湖水,还有洁白的云朵。

车子在一家医院门口停下,顾萧牵着苏遇鲤上了楼。

电梯里,他说:“鲤鲤,刚刚我得到消息,你姑姑的情况,很不好。”

苏遇鲤只是点头,没说话,但右手都快把她右边裤子的布料挠破了。

在来的路上,她把所有可能发生的可能都设想过了。

因为不想让顾萧担心,所以,她才一直忍着,让自己不要掉泪。

苏瑾阳的病房在三楼,是普通病房,不是重症监护病房。

她会住在这里不是因为病情好转,而是,她要求的,要放弃治疗。

所以,医护人员将她转入了这间普通病房。

因为,她的状况已经很差很差了。

再多的治疗,也都是徒劳。

放弃治疗,也是医院的建议。

顾萧带着苏遇鲤来到病房门口时,他停下,拉着她的手:“鲤鲤。”

苏遇鲤也停下:“嗯。”

他看了看她,眼里尽是担忧,他说:“我在门口等你。”

“嗯。”

苏遇鲤点点头,只身走进了病房。

今天的天气不算差,窗边有细微的月光照进来,不浓也不烈。

跟这间病房一样,忽然让人有些窒息。

病床上,躺了一个人,她戴着呼吸机,十分缓慢的呼吸,气息很微弱,脸上并无血色,形同枯槁。

苏瑾阳瘦了太多太多,头发也掉了许多,脱了妆的一张脸,也脱了相。

从前,姑姑是全世界活的最精致的人。

是名媛,是贵族,是全城最优雅的女性。

可是,才不到两个月不见,她就像换了个人似的,就躺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苏遇鲤站在那里,早已红了眼圈。

她慢慢走过去,脚步很轻。

可却还是惊醒了床上的人,可能,重症病人,本身就睡的很浅。

苏瑾阳的眼皮动了动,眼睛慢慢睁开,呼吸十分艰难。

“姑姑。”

苏遇鲤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她捂着嘴,眼泪从眼角滑落下来,怎么都止不住。

苏瑾阳躺在那里,大半张脸都被呼吸机挡着:“鲤鲤,你怎么来了?”

她的话说的很吃力。

“姑姑,你别说话了。”苏遇鲤忍着颤动的唇,尽量把话说的镇定:“我去帮你叫医生来。”

苏瑾阳只是轻轻摇头:“别去了。”

叫医生也没有用了,我知道,我就快活不了了。

苏遇鲤咬着下唇:“我爸妈他们已经在飞机上了,还有遇见,他们很快就到了。”

她话里的意思是:姑姑,你要坚持,不要放弃。

看不清苏瑾阳的表情,只能看到她的眼睛,一双瞳仁很暗很暗,因为觉得很遗憾,她说:“鲤鲤,姑姑看不到你结婚生子了。”

苏遇鲤拼命的摇头:“姑姑,不会的。”

病房外,顾萧离开了一会儿,他去了医生办公室,问医生要了苏瑾阳的片子。

他盯着片子看了好一会儿,然后用手机拍了照,打开了微信。

他以前学过一段时间的医,而且,他领悟能力极强,医术方面,他也是懂的。

他看着片子,心里其实已经有了定论。

却还是把照片发给了段霆深。

而收到信息的段霆深,他很懵,发了个“迷惑”的表情过来。

顾萧给他拨了电话过去:“看看片子,你觉得情况怎么样?”

段霆深就开了免提,退出通话界面,切到微信上看顾萧发来的那张图。

他看了有一会儿,声音有些低沉:“这是谁的片子?”

顾萧说:“告诉我你的结论。”

段霆深就实话实说:“非常严重,可以说是回天乏术。”

这句刚说完,顾萧挂断了,段霆深就还在座位上出神。

顾萧回了苏瑾阳的病房门口,透过门上的玻璃望过去,他看到了,那个他心上的姑娘,她很难过,她一直在哭。

病房里,苏遇鲤边抹泪,边问:“姑姑,你见到你一直在找的人了吗?”

苏瑾阳说:“见到了。”心里的遗憾总算能少一些了。

苏遇鲤问:“他好不好?”

她不敢问的更多了,她记得姑姑的执着的,她说找到那个人,一定会嫁给他的。

“嗯,他很好,”苏瑾阳笑了笑,弯着眉眼:“他已经结婚了。”

就算他没结婚,她这辈子也注定嫁不了他了。

苏遇鲤的眼泪拼了命的往下掉。

苏瑾阳是笑着说的:“而且,他已经不记得我了,我老了,他也老了。”

因为,她前些日子,已经哭了够久的了,眼泪已经流干了。

苏遇鲤在苏瑾阳的眼神里,看到的,是很浓很重的遗憾。

她却还在安慰她:“鲤鲤,别哭。”

只可惜,她已经没有力气抬手了,不然,她一定会替鲤鲤擦了脸上的泪。

“嗯,我不哭。”

苏遇鲤抹了眼泪,尽量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苏瑾阳看起来特别累,她的眼皮也特别重:“鲤鲤,姑姑要告诉你一件事。”

苏遇鲤很用力的点头:“嗯,姑姑,你说。”

苏瑾阳气若游丝:“鲤鲤,如果你真的是我的侄女,就好了。”

苏遇鲤怔住了:“姑姑。”

她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声:“鲤鲤,你不是苏家的孩子。”

你不是苏家的孩子。

这句话一下子就塞满了她整个脑子,很乱。

苏遇鲤轻声喊:“姑姑。”

苏瑾阳闭着眼睛,没应她。

苏遇鲤又喊:“姑姑,姑姑。”

还是没人应。

顾萧看到了病房里面的情况,他立马去叫了医生过来。

医生进了病房,替苏瑾阳做着检查。

顾萧走到苏遇鲤身边,伸手揽着她的肩膀:“鲤鲤,不要怕,还有我。”

医生检查完,用着希语跟顾萧说:“病人目前的生命指征非常弱,所以昏迷了。你们家属要是还有什么话没说,如果病人还能醒过来,就都讲给她听吧,不然……”

他说的很委婉,但又已经很明确了。

顾萧点头:“谢谢。”

医生出了病房,苏遇鲤看向顾萧,眉梢紧皱:“顾萧,医生怎么说?”

顾萧握着她的手,很冷很冷。

他擦了擦她眼角的泪:“医生说,要是有什么话想说的,等姑姑醒了,就全都说给她听,不然,就来不及了。”

听到这里,苏遇鲤全身都没力气了,站都站不稳了,身子瘫在顾萧怀里。

她的眼泪很快沁湿了他的衣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