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 176:顾萧给鲤鲤念童话故事

飞机起飞了,苏遇鲤靠在顾萧的肩膀睡了大概两个小时。

在空中遇到了气流,飞机上下颤动了两下,惊醒了苏遇鲤。

她睁开眼,第一眼就看到了顾萧,就觉得安心一些了。

“顾萧。”

他转头看着她,看到了她眼底的湿意:“嗯,怎么了?”

她摇了摇头:“没什么,就是想叫你。”

他说:“要不要再睡会儿?”

她摇头:“不睡了,刚刚做了一个梦。”

并不是什么好梦。

他问:“梦到什么了?”

她说:“是我和姑姑小时候的一些事情。”

他问:“要不要听音乐?”

她点点头:“嗯。”

他给她戴上耳机,播放了音乐。

是大提琴的音乐,时而婉转,时而激荡。

她问他:“顾萧,这里面的曲子,都是你拉的吗?”

他点头:“嗯。”

她由衷的称赞:“很好听。”

他嗯了一声:“你喜欢的话,我以后天天拉给你听。”

大概听了二十分钟的音乐,苏遇鲤看着窗外,又转过头看向顾萧:“顾萧,要不,我还是看会儿书吧。”

就这么安安静静的待着,她会胡思乱想,会不自觉的去想一些不好的事情。

她想,要是看书的话,也许时间还能过得快一些。

顾萧把书递过去,放在她面前:“要不我帮你念吧?”

她犹疑了一下:“不用了。”

顾萧挺执着的:“你可以闭着眼睛休息,就当我在给你讲睡前故事。”

苏遇鲤笑:“顾萧,这不是童话书。”

就算是,也顶多算是本成人童话。

“嗯,我知道。”他摘了她的耳机,拿着书,随意翻了几页,“看到哪了?”

苏遇鲤安静片刻,回忆了一下书里的剧情,她说:“顾萧,还是不要念了。”

他问:“怕我念的没感情?”

“不是。”她看着他,他好看的眉眼很认真,她都不忍心拂他了,“那你念吧。”

顾萧还是问:“看到哪里了?”

苏遇鲤如实说:“其实我快看完了,前面的剧情也忘的差不多了,你念前面的吧。”

他说:“那我随便念一页吧。”

“嗯。”

何其有幸,能得一位赫赫有名的律师来给她念书。

身边有乘客在说话,声音很小,听不清在说什么,只听见窸窸窣窣的声音。

顾萧随便翻开一页,就照着书本上的文字,一字一句的念了起来。

“男人解开皮带挤进浴缸,两只手在她身.上游走。”

他声音很好听,但特别没感情,匀速却很生硬。

他把它当结案陈词来念呢。

“唇则印上她的眼角,吮干她的眼泪。”

周围的噪声没有了,一个个的竖着耳朵听呢,但咱们的顾萧和鲤鲤都没发现呢。

“如果她不是重要的棋子,看她哭成这样,还真能让男人心软呢。”

念完这句,顾萧看向苏遇鲤,很认真的问:“为什么她是棋子?”

苏遇鲤联想了一下剧情:“因为,这个女主角是男主角买的。”

他又问:“为什么要买她?”

她凑到他耳边小声说:“买来给他生儿育女。”

“哦。”他注意力回到书上。

有位空姐从他身边路过,这位空姐叫陆敏,她捂着嘴笑了笑,小碎步走回了休息室,急不可迫的跟另外一个姐们儿说:“何露,头等舱有个客人,在给他女朋友念书呢,超甜的。”

空姐何露不感兴趣:“念就念呗。”

“你知道他念的是什么吗?”陆敏嘴角的笑就没停过,“他念的是《霸道总裁爱上我》,而且,那位男士,长的可好看了。”

何露才有了点兴趣,她眨眨眼:“是坐第三排那对情侣吗?”

刚刚她给他送过毯子,第三排的那位男士,眉眼温柔,声音也苏,的确是人间极致。

陆敏点头:“对的。”

何露的兴趣说来就来,赶紧起了身:“我出去看看。”

她“路过”第三排的时候,特地走的慢了一些。

听到了那位男士很轻的声音。

“叶婉晴没想到自己一直期待的这一天真的到来的时候,对她来说会这样耻辱。”

“她的身体因为男人越发过火的动作而抖得越来越厉害——”

苏遇鲤立马捂上了他的唇:“顾萧,别念了。”

他明明知道原因,却故意问:“为什么?”

他想让鲤鲤能暂时忘却苏瑾阳的事情,一直在尝试转移她的注意力,即使是片刻也是好的。

苏遇鲤都不用思考,她老老实实的说:“你要是再念,审核该不允许了。”

何露忍不住笑出了声,她立马收住:“抱歉,我忽然想到我男朋友了。”然后,灰溜溜的回了休息室。

顾萧合上书,也就不念了。

后面有人在喊他,是女士的声音:“这位先生。”

顾萧回了头。

后面的女士把帽檐压低了些,红着脸问:“那本书你等会儿还看吗?”

他看了看苏遇鲤:“我女朋友不让我看。”

“那、”那位女士声音微微弱弱的:“可以借我看一会儿吗?”

苏遇鲤:“……”

顾萧看了眼小说的封面,然后十分大方的把手里的书递过去。

那位女士很快接了过去:“谢谢。”

苏遇鲤看着顾萧的行为,有点迷惑。

顾萧回头,小声解释:“这种书以后不准看了。”

苏遇鲤眉梢皱了皱,像在问为什么。

他做着结案陈词:“三观不正。”

苏遇鲤:“……”

第二天,檀城时间七点左右,航班抵达了希尔达。

当地的时间,是晚上零点左右。

下飞机前,身后那位女士把小说还给了苏遇鲤,顾萧替她收下了。

他拿了行李,下了飞机。

他牵着她的手:“饿了吗?要不要吃点东西?”

她摇头,没有一点食欲,只想第一时间去见苏瑾阳。

他牵着她走到打车的地方,随后上了车。

他跟司机说了一个地址,司机点了头,开得很快。

希尔达是个很小的国家,苏遇鲤并不知道那里的母语是什么,刚刚只是听顾萧说了外语,只觉得他说的很流利。

她抬头:“顾萧,你刚刚说的是什么语言?”

他说:“是希语,是这里的母语。”

应该是个非常小众的语种,她都没听说过。

“顾萧,你好厉害,这里的母语你都会。”

顾萧说:“前不久才学的。”

是从凌宇口中得知苏瑾阳人在希尔达时,他就去自学了希语。

“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