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174:那场大火,断了情爱

一月二十号,是个特殊的日子。

每年的这天,苏遇见都会去一个地方,关掉所有的通讯设备,不让人打扰,安安静静的在那里待上一整天。

那个地方是檀城墓园。

苏遇见换了一身黑西装,捧着一束白玫瑰,走到墓碑前,轻轻弯腰,把花放在墓前,然后蹲在那里,很久很久都不说话。

墓碑的相片上,是个年轻的男孩子,眉清目秀,展着笑颜。

相片下面,用着正楷写了个名字:徐冬凌。

苏遇见摸着相片上的人:“过的还好吗?我来看你了。”

他问:“你在这里待了这么久,会冷吗?”

然后又自问自答:“应该不会吧,你的身体应该比这冰冷的地板还要冷。”

“徐冬凌,今天,是你离开的第四个年头了,你一个人,会孤单吗?”

应该会吧。

“我应该去陪你的。”

“不,应该是我躺在这里的。”

“你知道吗?你拿命去救的女孩,”他一边说,一边像是在自嘲:“她说她喜欢我。”

“她怎么可以喜欢我?”

“不可以。”

你当年让我帮你瞒着她,不让她知道她的命是你救的,怕她知道以后会难过,会自责,会一辈子都活在对你的歉疚里。

但是,她却以为是我救的她,她不停的追求我,她说她要报恩。

我不能告诉她真相,我唯一能做的,只能是一次一次毫不客气的拒绝她,不留余地的凶她。

但是,我知道,她明明没有恶意,她只是在坚持做一件想做的事情而已。

她是个很纯粹的女孩子,会把所有的喜怒都写在脸上。

认真做一件事的时候,她也会用尽全力。

你知道吗?她现在当了演员。

但她的演技很差,网友经常会骂她。

但是你放心,我都替你骂回去了。

“有一件事,我一直没敢告诉你。”

“四年前的今天,如果你没出事的话,我本来……”

是打算跟她告白的。

他看着相片上灿如夏花的笑容,始终没有说出口。

“我们两个,以前走的那么近,大家都怀疑我们俩的关系。”

“甚至,连我妈都以为,我们在搞j。”

“还拿着棍子在学校追着我打。”

“但是……”

真他妈的操蛋,我们两个j佬,居然喜欢上了同一个姑娘。

“这些年,我没谈过恋爱,单着过了四年。”

“我妈还以为,我对你旧情难忘。”

说到这里,苏遇见忽然就笑了,眼尾红红的。

他笑着说:“你他妈的还我光辉伟岸的硬汉形象。”

他笑笑哭哭,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还在胡言乱语些什么。

“如果,那天我不拽着你去星辉广场,你现在也不会这么安静的躺在这里。”

四年前的今天,苏遇见十九岁,还没大学毕业,还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年。

他拽着徐冬凌的胳膊:“走,我带你去个地方。”

徐冬凌嫌弃的甩开他:“别动手动脚的,去哪里?”

苏遇见着急忙慌的把他往外面拖:“去星辉广场,我等会儿有件大事要做,你是我最好的哥儿们,你一定得在场,要做见证。”

他要去表白的。

“滚!”徐冬凌冷冷道。

苏遇见“切”了一声:“要是有关系,我是有病才会叫上你。”

然后,他们就跑去了星辉广场。

星辉广场里有个小型的游乐场,有个女孩子在游乐场中间玩塑料球。

她整个人被湮没在五颜六色的塑料球里,她笑的很欢愉。

女孩子叫段霆可,也是他们学校的。

苏遇见用手肘戳了戳徐冬凌:“看到那姑娘没,陆浩他们说,她是我们学校新转来的。”

徐冬凌看清了对面的女孩子,喊了一声:“可可。”

段霆可从那堆泡沫球里起来,往这边招手,然后跑了过来:“徐冬凌。”

苏遇见还没搞明白是怎么回事,就在那一瞬间,就看见了游乐场里忽然火光冲天。

浓烟滚滚,大火弥漫了整个广场。

女孩子往火势较小的地方跑,然后被困在了一个密闭的房间里,呼救的声音越来越弱。

“可可。”

徐冬凌和苏遇见一起跑了过去,但苏遇见被上方掉下来的一块木板砸到了腰,拼命挣扎着也起不来。

他在原地看着,徐冬凌冲进了那个密闭的空间里,扛出了一个人,他肩膀上的人,已经晕倒了。

然后,他也倒下了。

整张脸都被热火给烫红了。

后来,苏遇见才知道,徐冬凌是认识段霆可的。

他躺在地上,气息很微弱,喊他:“苏遇见。”

苏遇见被浓烟呛了喉,他狠狠的咳了几声嗽。

他捂着自己的嘴说:“徐冬凌,你先不要说话,刚刚我听到了,他们说救护车马上就到了。”

徐冬凌转过去,看了眼旁边的女孩子:“要是我这次没扛过去,不要告诉她,是我把她扛出来的。”

苏遇见忽然害怕起来了:“你说什么傻话!”

徐冬凌说的很慢:“我不想让她内疚,自责……”

然后,彻底没了声音。

苏遇见大声喊了一句:“救命啊!”

又转过头喊:“徐冬凌,你别给我装死,你给我清醒点!”

他喊:“徐冬凌!”

地上的人没应他。

“徐冬凌!”

“徐冬凌!”

“徐冬凌!”

苏遇见失声大喊,喊到晕了过去。

然后,有消防员冲了进来,把他们拖了出去。

再然后,他们就被送去医院了。

苏遇见是第一个醒来的,接着,段霆可也醒了。

而徐冬凌却再也醒不过来了。

苏遇见走到徐冬凌的病房门口,看到了失声痛哭的一对中年夫妻。

他知道,那是徐冬凌的父母。

他忽然像失了重似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耳朵也再听不到任何声音了。

就算已经过去了四年,但那段记忆就像汹涌澎湃的海水,时时刻刻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仿佛就时时刻刻在提醒他:苏遇见,徐冬凌是你害死的,你罪孽深重。

他坐在地上,靠在徐冬凌的碑上。

是啊,苏遇见,这样的你,哪里还有资格去过什么幸福的生活。

你就该一个人孤独终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