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172:苏遇见打人,准姐夫捞人

好了,时间回到当下。

苏遇见听见了敲门声,他想都不用想,肯定是段霆可这位祖宗。

他开了门,没好气的说:“段霆可,你能不能放过我?别再缠着我了?”

段霆可说:“你要是答应做我男朋友,我就不缠着你了。”

扯犊子吧!要是答应做你男朋友,那还不得被你缠到死。

苏遇见摇头叹着气:“我说了无数遍了,我又不喜欢你,怎么可能做你男朋友!”

段霆可不信:“你骗人,你肯定是喜欢我的,不然,当年,你为什么会救我?”

苏遇见好烦啊:“我都跟你说了,不是我救的你!”

段霆可很执着:“那些医生和护士都和我说了,就是你救的我。所以,我要报恩。”

姑娘,你要是真想报恩,就放过我吧!

苏遇见把门关上:“反正你的命不是我救的,你爱信不信,而且,我也不会做你男朋友,你死了那条心吧。”

段霆可继续敲门:“苏遇见,你先开门,我给你带了点特产,这个饼干可好吃了,我从小就喜欢吃。不管你做不做我男朋友,你先把东西收下,好不好?”

“好不好?你只要把东西收了,我保证,三天之内不再缠着你,好不好?”

“苏遇见,你开开门呀!”

“苏遇见。”

苏遇见抓了一把头发,又把门给打开了:“你说话算话啊。”

女孩子的眼睛里充满了灵气:“嗯嗯。”

苏遇见伸出手,语气坏坏的:“拿来吧。”

段霆可就把手里提着的特产递了过去:“这个真的很好吃的,我妈特地给我带的,我全都给你了。”

“嗯,再见。”苏遇见关了门。

段霆可就开开心心的下了楼,她编的脏脏辫一上一下的跳动着。

苏遇见把那两袋东西直接扔在地上,然后跑到沙发上去坐着,开了游戏。

才玩了几分钟,又看着地上放着的两袋东西,就起身走了过去,把东西提着,放在桌面上了。

妈的,烦透了!

**

段霆深把于未然送到他家后,交代着:“这是备用钥匙,你的东西都可以随便放,我父母吵架了,我得回去看看,你今天先一个人在家待着咯。”

于未然摆摆手:“嗯,行了,你有事赶紧走吧,废话真多!”

段霆深不放心:“你要是有事,就给我打电话。”

于未然语气冷冷的:“我能有什么事,赶紧走吧。”

段霆深说:“那你在家注意安全。”

说完,就转身进了电梯,电梯门关上了。

于未然这才把门关上了,她表现得很大度,很高冷的样子。

可是一回来,她就跑到阳台去看他的车了。

明明舍不得他走,但她心气高,就是不肯说。

段霆深看着他妹妹段霆可发来的微信,去了附近的一家书店。

他在书店转悠了好几圈,都没找到段霆可书单上的书。

他走到柜台,问书店老板:“你好,我想买《夫妻的幸福生活》这本书,请问您这有吗?”

老板是位中年男人,他想了想,指了指段霆深身后的架子:“这是本玄关小说,在那边架子上第二排。”

这是玄幻小说?

他又问:“那《夫妻相处之道》这本书有吗?”

老板又想了想,说:“这是本武侠小说,在那边第三排。”

武侠的?

他看了看手机:“那这本,《男人是一家之主》,有吗?”

老板把眼镜摘了,看了他一眼,说:“我们这只卖成人读物,不卖童话书。”

段霆深:“……“

段霆可,你是故意来搞我的吧!

他在结账的时候,看到一个男人,也在买书。

是个熟面孔,厉潭沉。

因为是他妹的老板,再加上这段时间的花边新闻,所以,段霆深知道他,但并不认识他。

那位厉先生手里捧着一本书,排在他后面。

段霆深付完款,看了一眼他买的书,他感觉他的眼睛瞎掉了。

那位厉少爷,居然买的是——《霸道总裁爱上我》。

**

晚上十点,苏遇鲤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

是个年轻男人的声音:“你好,请问是苏遇鲤吗?”

苏遇鲤忽然警惕起来了:“你好,我是,请问您是?”

那话那头说:“你好,我们这边是檀城警局,你方便现在过来一趟吗?”

苏遇鲤问:“发生什么事了吗?”

那话那头:“你弟弟把人给打了。”

电话挂了以后,顾萧问:“怎么了?那么着急?”

苏遇鲤说:“我要去一趟警局,我弟把人给打了。”

顾萧拿了外套:“我陪你去。”

二十分钟后,他们到了警局。

办案的是小刘警官,就是前不久被他队长吴明义罚跑了十圈的刘小军。

苏遇见皱着眉梢:“这位警官,我是苏遇见的姐姐,你说我弟弟打了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刘小军看了看她,语气不太好:“来警局就得像点样子,戴个口罩是怎么回事?”

“不好意思。”

苏遇鲤道了歉,然后把口罩给摘了。

她本来想着她是公众人物,直接出入警局怕影响不好,才戴了个口罩。

刘警官说:“你弟弟莫名其妙的把人给打了一顿,问他为什么打人,什么都不说。现在对方不同意和解,说要起诉他。”

苏遇鲤问:“这位警官,我能去看看我弟弟吗?”

他抬头,看了眼苏遇鲤,说:“当然不——”

当他看到她旁边那个男人的脸时,他立马改了口:“当然行啊。”

后面那位,不就是吴队提醒他要特别当心的那位顾家人吗?

“谢谢。”

苏遇鲤和顾萧就跟着一个民警去了苏遇见的审讯室。

苏遇见在审讯室,跟个大爷一样,瘫坐在凳子上,靠着墙,问什么都不说。

苏遇鲤站在门口,喊了声:“苏遇见!”

苏遇鲤立马站起来:“姐。”

他看了看顾萧,声音有点小:“顾大哥。”

苏遇鲤开门见山:“你真的打人了?”

苏遇见的声音哪还有刚刚的铿锵有力,像个弱鸡:“……是。”

他不是怕他姐,而是,他从小就打从心底里佩服他姐,尊敬他姐,想对他姐好。

她问他:“你为什么要打人?”

他语气闷闷的:“因为他不是什么好人!”

苏遇鲤看着他,眼神冰冰凉凉的:“还不肯说是吗?今晚真想住这里?”

苏遇见卖乖:“姐,你先想办法帮我弄出去,我这次打人真的是正当有理由的,但我真的不能说。”

苏遇鲤没说话。

苏遇见又把希望寄托在顾萧身上,可怜巴巴的看着他:“顾大哥,哦不,姐夫,你帮帮我。”

不得不说,苏遇见的确是挺会看人下菜碟的,这一声“姐夫”毫不预兆的把顾萧给收买了。

最后,在顾萧的干预下,苏遇见果然就被安然无恙的带出了警局。

那个被苏遇见打了的人,也没再说要起诉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