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170:温柔或是浓烈,都是她喜欢的他(1更)

晚上八点,东方御典。

顾萧和苏遇鲤正在家吃晚饭,苏遇鲤没什么胃口,只吃了几口,就吃不下了。

她放下筷子,看着顾萧:“顾萧,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顾萧也放下筷子,看着苏遇鲤郑重其事的表情:“嗯。”

苏遇鲤问:“你是不是有很多钱?”

“嗯,”顾萧回答:“我之前就告诉过你呀,我不缺钱。”

他之前的确是告诉过她他不缺钱,但是,她哪里知道,他说的不缺钱,是不缺到可以支付苏氏上千人退房款的程度。

她笑着问他:“顾萧,做律师这么挣钱的吗?”

他摇摇头:“其实,律师只是我的副业。”

她又问:“那你的主业是做什么的?”

顾萧想了想,应该怎么形容他的主业,想了好一会儿,才想了个合适的词:“做老板的。”

对,主业就是做老板的。

他刚成年的时候,他向顾世连提出,说他会离开宜城,离开顾家,并会放弃顾家的继承权。

顾世连盛怒之下,扔了一笔钱给他,让他作为本金,自己去运作,并告诉他,如果想彻底离开顾家,除非,他能比他这个做老子的更有钱。

否则,不管他逃到天涯海角,他都会把他抓回来。

后来,顾萧就真的挣了很多钱,把当时顾世连给他的那一笔翻了好几倍还给他,剩下的,就一直让孟田在打理。

再后来,他就再没回过顾家了,这么多年,顾世连的确也没再来干涉过他的生活。

直到前不久顾世连中毒的事情,他才回了趟顾家。

苏遇鲤开玩笑的说:“那我们家顾律师到底有多少钱啊?”

顾萧实话实说:“这个我也不知道,要问孟田。”

苏遇鲤就笑:“你这个老板,当得好轻松啊,什么都不用管的。”

顾萧说的义正辞严:“嗯,那些杂事有孟田在管就行了,我就只要顾好你就行了。”

苏遇鲤眉眼低垂:“我有什么好顾的?”

顾萧非常认真的说:“有很多,比如,我要考虑,你喜欢吃什么菜,喜欢看什么书,喜欢看什么电影,喜欢听什么歌,还有……”

苏遇鲤支着下巴笑:“还有什么?”

他脸上露出了不太明显的笑,凑到她耳边,很小声的说了一句。

听完后,苏遇鲤的耳朵都红了,把头别了过去,模样娇羞可爱:“顾萧,你正经一点。”

顾萧把她的脑袋捞起来:“好,那我正经一点再说一遍。”

她还是把脑袋拼了命往下埋。

他压头下来,用很温柔的声音说:“我还需要考虑,在床上怎么更能取悦你,怎样才能让你下不了床。”

她家这个顾律师呀,真的是,什么话都敢说的,还真是一点都不忌口的。

他说:“宝宝,你一直不理我,是因为不喜欢吗?”

当然不是啊。

这时,苏遇鲤的手机铃声响了,她立刻去拿手机。

这通电话来的真的太是时候了。

她接了电话,放在耳边:“未然。”

于未然说:“鲤鲤,也没什么大事,就跟你打个招呼,我要搬家了。”

苏遇鲤问:“怎么这么突然啊?要搬去哪里?”

于未然照实说:“嗯,刚刚决定的,搬去段医生那里。”

“哦,”苏遇鲤忽然就懂了:“那,你跟段医生,你们……”

电话那头的于未然看了眼浴室门,里面传来了窸窸窣窣的水声:“嗯,我跟他刚刚已经从沙发,滚到餐桌上,最后又滚到浴室去了。”

苏遇鲤微微皱着眉梢:“……未然,其实,你不用跟我说的那么详细。”

于未然在那边笑的很邪魅:“我这还只是跟你说了个大纲而已,更详细的嘛,我还是不污染你的耳朵了~”

苏遇鲤只回了个:“哦。”

浴室的水声停下了,于未然说:“那其他我也没什么事了,就这样,挂了。”

苏遇鲤应:“嗯,好。”

电话挂了以后,苏遇鲤说:“顾萧,未然刚刚跟我说她要搬家了。”

顾萧目不转睛的看着她:“我知道。”

苏遇鲤:“你怎么知道?”

他说:“我刚刚听到了。”

她愣了一下,又问:“你还听到什么了?”

他很诚实的回答:“我还听到了,从沙发滚到餐桌上,然后又滚到浴室去了。”

苏遇鲤就笑了,像好看的波纹,从她唇角边上的梨涡里溢了出来,漾及满脸。

她说:“顾律师,你听力很好。”

“嗯,”他侧头,看了眼桌上摆着的食物,问:“鲤鲤,这些,你还吃吗?”

苏遇鲤摇头:“我已经吃饱了。”

顾萧转了身,手伸向了还摆在餐桌上的碟子。

她以为他是要将餐具收到厨房去洗。

但他,只是将餐桌上的食物都推到旁边去了。

她就这么犹疑的看着他,她忽然就知道他想做什么了。

她立刻起身,要往客厅去。

“鲤鲤,不要逃。”他侧了身子,拦在她前面,低着头,吻了她的眉梢:“我们还没试过在餐桌。”

她就知道。

他低头吻她,然后,一把将她抱了起来,放在餐桌上。

她看着他的眼睛,她在他的瞳孔里看到了她的影子,弥漫着点点星光。

她推了推他,也没用力:“顾萧,你过几天还得去医院打针。”

“嗯,”他仍旧看着她,声线低沉:“所以呢?”

她羞羞答答的说:“要节制一点。”

他笑:“所以,你是在拒绝我吗?”

她摇头:“不是,我是在担心你的身体。”

他认真起来了:“你是觉得,我体能很差?”

苏遇鲤看出来了,顾萧的胜负欲,又要来了,她双手揽在他的脖子上,解释着:“不是。”

她十分正经的说:“昨晚医生不是说了吗?打完第一针后,不能做剧烈的运动,要避免过度疲劳、体力透支,不然,会对身体产生不利的因素。”

“鲤鲤,”顾萧并不赞同:“行房不算剧烈运动。”

“顾萧,”苏遇鲤说:“对别人来说算不算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会很剧烈。”

因为,他每次都把自己的呼吸搞得很乱,然后把自己搞的汗流不止。

她和顾萧第一次的时候,她真的就差点下不来床了。

苏遇鲤的话,很明显是取悦到他了,他微微弯着的眉眼,比外面的月亮还要迷人。

他问:“那你喜欢我温柔一点吗?”

苏遇鲤想了很久很久,才低着头回答:“我喜欢你暴烈一点。”

他不说话了,只是笑,笑的温柔,也浓烈。

好喜欢那样的他,温柔的他,浓烈的他,都是她喜欢的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