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017:苏家添丁:招财一枚

苏遇鲤离开后,顾萧从客厅茶几的竹篮里,拿出一串钥匙,走近书房,开了门。

书桌上是他的笔记本电脑,书桌旁有一个抽屉,里面堆满了东西,都是苏遇鲤这些年大大小小比赛的门票。

他拿出抽屉里最上面的那张门票,放在眼前看了几秒,唇角微微勾起了弧度,“用不上你了,”说了一半,他把手里的门票又放回了抽屉,接着自言自语:“我有个更好的座位了。”

他给张平打去电话:“这个月10号前后的那几天,我所有的工作,都帮我推掉。”

张平就知道,周末的紧急来电,肯定又不是什么好事,他轻叹口气,已经见惯不惯了,唯唯诺诺的:“好的,顾律师。你手上还有几个案子,9号约了当事人过来沟通细节,我让王律师接手吧。”

“嗯。”

张平翻着ipad上的行程表,皱着眉头:“顾律师,饶氏的案子,8号下午开庭了,要不……”

饶氏的案子,估计除了顾律师,整个律所,没人能打得赢。

顾萧听出张平的意思了,言简意赅:“饶氏的案子我亲自去,官司结束后我就去宜城出差。”

“好的,顾律师。”

听到这句话,张平喜出望外,异常的欣慰。

他觉得,他家顾老板这几天还偷偷接了宜城的案子,看来,他家顾老板终于想通了,开始珍惜任何一个赚钱的机会了。

终于不用他这个助手整天像个老鸨一样去替他老板各种招揽生意了。

律所的盈利多了,他的年终奖也会水涨船高。

顾萧挂了电话后,关上抽屉,出了门,上了锁。

苏遇鲤从顾萧那里离开后,径直就去了训练场馆。

今年世锦赛的举办地在国内,在离檀城不太远的宜城,坐飞机的话,大约三、四个小时就能到。

她打算,如果这场比赛,她能顺利夺冠,她就跟顾萧表白。

想到这个念头,她就更加拼了命的训练。

接下来的一周,苏遇鲤都很忙碌,似乎,又回到了从前那种枯燥乏味、天天只有训练的日子,但是,现下的日子却不像之前那么漫长了,因为,这次是真的未来可期了。

八号一大早,苏遇鲤就开车,把家里的金毛送到了于未然家里,说自己要提前去宜城比赛,家里的狗没人喂,让她帮忙照顾几天。

于未然嫌弃:“请问你真的理解运动员这个职业吗?你觉得,你还有时间养狗?”

苏遇鲤瞥了眼那只看上去很精明的金毛,蹲下,摸着它的脑袋,笑着说:“它跟我有缘,而且,我只是暂时照顾它一段时间,等它真正的主人来找它了,我就还回去。”

于未然撇着嘴,“行,你是冠军你说啥都对。”她捡起地上的牵引绳,把狗狗往家里带,“我这可不比你那哦,面积小,你的爱狗可没法在家里上蹿下跳的。”

苏遇鲤眉眼弯弯:“没关系,只要你每天带它去遛个十几分钟就行。”

于未然把沙发上的衣服揉成一团,往那一卷,腾出了一块空地,“祖宗,坐吧。我每天抽出半个小时我写稿子的时间,花在你的爱狗上,行吧。”

苏遇鲤坐下,“行,我替它的主人谢谢你。”

“对了,你这狗叫什么名字?”于未然随口问道,她要遛狗,总归是要叫它的。

苏遇鲤沉默了几秒,“我不知道它以前的名字,新名字,我还没起。”

于未然看着地上那一团金色,那家伙,模样还挺乖巧,随口说:“小家伙,来,姐赐你一个名字,”她偏着头,想了一会儿,“就叫你招财吧。”

苏遇鲤:“……”

扑在地上的金毛:“……”老子不想叫“招财”。

于未然不厌其烦的叫着。

“招财,过来!”

“招财!”

“招财,快来快来!”

被强行安了个名字的金毛只能用着并没有什么L用的声音反抗着,泪眼汪汪的看着苏遇鲤,希望能给它换个名字:“嗷呜~”

主人那么善良漂亮,学富五车,应该会拒绝这个俗不可耐的称呼吧。

苏遇鲤只是蹲下身子,摸着它的脑袋,看着它耷拉着的小脸,“那就叫‘招财’吧。”

招财终于绝望了:“呜~呜~”

稍微坐了一会儿,苏遇鲤就离开了,要赶着回去收拾东西,跟着击剑队一起出发去宜城。

“鲤鲤,加油。”于未然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面小国旗,递到苏遇鲤面前,“拿去,把你的对手们都斩于马下。”

这大概是苏遇鲤认识她这么多年,听到她说的最正经的话了。

“谢谢。”苏遇鲤接了小国旗,微微一笑:“别饿瘦了我的招财。”

招财跟到门口,一脸不舍的表情:“呜呜~”

“放心,瘦一斤赔你十斤。”于未然怎么可能饿瘦她的狗,照她的养法,不胖个三十斤就不错了。

“招财,我走了,你跟未然阿姨好好相处,我过几天就回来了。”苏遇鲤朝它摆手。

未然阿姨:“赶紧走吧。”

-

下午两点,饶氏和仁康的官司在檀城法院开庭。

顾萧一脸沉色,看了好几次手表,似乎有什么要紧的事,心思似乎并不在这里。

站在饶绮之身后的郑明华,一脸的焦急,小声自言自语:“这个顾萧,到底行不行啊!”

饶绮之没有说话,只是安静的看着对面的顾萧,对于跟仁康的官司,她好似都不大在乎了,顾萧那张英俊的脸,比官司的输赢更有吸引力。

案子开始,双方律师均进行了阐述与举证,两个小时后,中场休息。

顾萧去了趟洗手间,看到了新闻,说宜城的气温突然骤降,或将迎来国内最低气温。

他眉头微皱,翻出一个号码,拨了过去,声音很沉:“孟田,你去帮我办件事。”

电话刚挂,从卫生间的隔间里走出一个人来,那人正是仁康的律师,李锡华,三十多岁,圆圆的啤酒肚,看着不太聪明的样子。

刚刚在法庭的时候,李锡华被顾萧怼得语塞了好几次,他明明都准备好了,而且,现有的情况,他觉得,仁康应该是必胜的,但是,这个顾萧,似乎总能出其不意,整场博弈下来,他似乎还占了上风。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