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164:顾萧与苏父开诚布公(2更)

站在五米之外的方悦桃:这还是她认识的那个顾萧吗?说好的腹黑呢?说好的高冷呢?

怕疼?以她对他的了解,怕是直接上去捅他两刀,他声都不会吭。

就这?打个针就喊疼了?

更正一下,腹黑还是腹黑的,就是这……

啧啧,在女朋友面前,也太狗了吧!

这狗粮,吃的还真是有够猝不及防的。

她走过去:“顾律师,苏小姐,这么晚了,上医院打针(撒狗粮)呀?”

苏遇鲤面向她宛然一笑:“嗯,方医生。”

她看着她,没穿白大褂,还背了包,猜测着:“是要下班了吗?”

“嗯。”方悦桃看了眼顾萧,问了句:“这是怎么了?大半夜的弄到医院来打针?”

顾萧没看她。

苏遇鲤看顾萧的针孔没流血,把外套递过来给顾萧穿上,再看向了方悦桃:“嗯,出了点状况,是我的责任,害得顾萧被我的狗给抓了。”

方悦桃很想关心一句:那条狗还活着吗?

她盯着顾萧:“抓哪了?我看看。”

“不劳方医生费心。”顾萧站起身,语气客气,而后,牵着苏遇鲤的手:“鲤鲤,我们回去吧。”

“好,”苏遇鲤朝方悦桃点头:“抱歉,方医生,我们先走了。”

方悦桃颔首:“嗯,路上小心。”

顾萧打了针,回家的车是苏遇鲤开的,她开的很慢。

她握着方向盘,看了眼副驾驶座的人,“顾萧,你要是困,可以先睡一会儿,等到了我叫你。”

他把身子往后靠着:“不用,我不困。”

他要看着她安全行驶。

顾萧低头,收到了一条信息,是方悦桃发过来的。

【顾律师,差不多就得了吧。】

看完信息,他右边眉梢动了一下,然后,把那条信息删掉了。

**

翌日,起了风,有些凉。

苏遇鲤洗漱好,顾萧已经做好早餐了。

她走过去,从后面抱着他的腰:“顾萧,你都受伤了,怎么还起来做早餐?”

他转过来:“你的胃被我惯坏了,挑的很,所以,以后,你只能吃我做的东西了。”

苏遇鲤笑:“那你以后要一直做给我吃。”

“嗯,会的。”顾萧认真的点头,给她剥着鸡蛋:“鲤鲤,你今天有工作吗?”

苏遇鲤夹了个蒸饺:“嗯,今天要拍杂志封面。”

顾萧把剥好的鸡蛋放进她的碗里:“我等下送你过去。”

“顾律师,”苏遇鲤停下吃东西的动作,看着他的眼睛:“怕是出门前,你还有一件事要做。”

他神色认真:“什么?”

苏遇鲤把头发扯了扯,露出了脖子:“你看看,我这样,要怎么去拍杂志封面啊?”

顾萧看到了她脖子上的红痕,是很明显的痕迹,颜色很深。

看完,他发表了意见:“嗯,很好看。”

苏遇鲤:“……”

她笑了笑:“所以,顾律师,要为自己做的事情负责任哦。”

“嗯,鲤鲤,我会负责的。”顾萧很认真的看着她,满眼秋波:“如果你想结婚,我们现在就可以去登记。”

苏遇鲤嗤笑:“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你等会儿要帮我涂粉底,把这些印记都遮住,不然,我根本就没办法去拍杂志封面。”

前面的她还能对着镜子自己擦粉底,但后面的,她看不见,只能让顾萧帮忙了。

顾萧拿纸巾擦了擦手,“好。”

关于结婚,苏遇鲤倒是还从未想过。

她从昨晚起,就一直在头疼一个问题:要怎么平衡她男朋友和宠物的关系?

哎,她太难了。

都收拾好后,顾萧把苏遇鲤送去了摄影棚,然后去了苏氏的总部。

**

“叩、叩。”

林秘书敲了苏晖阳办公室的门,走了进去。

“苏总,顾先生来了。”

苏晖阳把眼镜摘了下来放在桌上,按了按太阳穴:“请他进来。”

“是。”

林秘书出了门,顾萧就进了办公室。

他走向苏晖阳礼貌点头:“叔叔。”

苏晖阳起身,走到旁边的沙发旁:“坐吧。”

顾萧点头,坐在沙发上。

苏晖阳不遮不掩:“小顾,昨天的新闻我看了,说是周天明故意抹黑苏氏的,那段录音我也听了。”

他猜测:“这录音是你录的吧?”

“嗯,您猜到了。”顾萧没否认:“过程是有些不光彩。”

苏晖阳第一次见到顾萧的时候,他就看出来了,顾萧并不是一个简单的人。

虽然他举手投足都大方得体、温文尔雅,言辞也谦逊有礼,气度不凡,是位十足的谦谦君子。

但苏晖阳在生意场上看的人太多了,一眼就看出来了,虽然顾萧表面上是一副教养极好的模样,但骨子里,藏着一股桀骜不驯的韧劲,绝不像他表面上的温润模样。

既然说破了,苏晖阳就直说了:“你说的这件不光彩的事情,鲤鲤知道吗?”

顾萧说:“我并没有打算告诉她。”

苏晖阳泡了茶,递了一杯过去:“昨天的事情,我代表苏氏,向你道谢,但立场仅代表我个人。”

他又给自己斟了一杯:“生意场上,为达目的,我不反对使用一些不太光彩的手段。但我有两个底线,第一,不弄出人命。第二,必须保证让至亲的人不受到一丁点的伤害。”

顾萧端起了桌上的茶,漆黑如墨的瞳仁,目光笃定:“叔叔,您说的第二点,我跟您的底线是一样,只是——”

他顿了片刻:“我没有什么至亲的人,我只有鲤鲤。所以,我只会保证她一个人。”

苏晖阳就看着他,若有所思。

顾萧知道他的顾虑,他把杯子里的茶喝了下去,放下茶杯:“曾经的我,孑然一身,我随时可以豁出一切,可以无所顾忌。但如今不同了,我有鲤鲤了,我非常珍惜跟她在一起的岁月,所以,您的第一个底线,也成了我的底线。”

苏晖阳起身,走到办公桌前拿了眼镜,戴好:“我希望你能说话算话。”

顾萧起身,站的笔直:“我用我的生命向您保证。”

苏晖阳戴好眼镜又坐在沙发上,笑了笑:“我希望我不要看错人,更希望鲤鲤不要看错人。”

顾萧从大衣袋子里拿了一张银行卡,黑色的,放在桌上:“既然叔叔您知道我的底了,我也就明说了。”

苏晖阳看了眼桌上的卡,他认得那张卡,是xx银行的超级vip卡,要资产超过十位数才能办理的。

他看着顾萧的脸:“你说。”

“我来之前查过了,御景峰退房的人数已经将近1000人,也用了点不太光彩的手段,查了您公司目前的资金状况,现在周转起来的确有困难。”

“所以,这张卡,您先拿着,密码是鲤鲤的生日。他们既然能煽动客户退房,总不可能一点代价都不付的。”

“既然他们要退,那咱们就给他们退,就看这场资金战,他们能扛多久!”

苏晖阳没有立刻答应,而是看着他:“顾萧,你到底是什么人?”

顾萧笑了笑:“如果您愿意,我以后的身份,会是您的女婿。”

如果他不愿意,他就带着苏遇鲤私奔。

反正,这辈子,他就认定她了。

苏晖阳拿着那张卡看了看:“你为什么会有这么多钱?”

顾萧随口说:“之前做投资,挣了点小钱。”

苏晖阳斟酌,这何止是挣了点小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