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016:离他最近的距离是23公分

顾萧的家,装修风格很清冷,灰白色系,这样的色系,让人感觉好孤独。

苏遇鲤假装随意的发问:“顾律师,是一个人住?”

“嗯。”

“顾律师平时可以请朋友到家里来坐坐。”这样也不会显得那么清冷。

“好,你随时都可以过来。”

是苏遇鲤没想到的回复,她愣了两秒,低头浅笑,点头说好。

顾萧放好东西,从鞋柜里拿出一双女士拖鞋,放在地上,“拖鞋是新的。”

“谢谢。”苏遇鲤穿上鞋,有些拘谨,跟着他进了厨房。

本来说好的是苏遇鲤做饭,但最后,却是顾萧将牛排端了出来。

因为,她已经做废了三块牛排了。

苏遇鲤觉得很不好意思,把头埋得很低,“抱歉顾律师,这顿饭,应该是我来做的。”

顾萧把刀叉放在桌上,莞尔一笑:“没关系,我很喜欢做饭。”

自从再遇到他,她还是第一次见他笑,他的笑像冬日的太阳,能暖人心。又像春日的繁花,能迷了人眼。又像嫩苗,在她心里,悄悄抽了新芽。

“哦。”

苏遇鲤听到了重点,他喜欢做饭?

如果他们以后真的在一起了,那她一定能让顾律师把喜好发挥得淋漓尽致。

她切一小块牛排,放进嘴里,觉得顾萧做的牛排很棒,由衷赞叹:“顾律师的厨艺很好,牛排很好吃。”

“一个人生活惯了,自然而然就会做了。”顾萧放下刀叉,扯了张纸巾擦了擦嘴。

苏遇鲤依旧是微笑,点头。

她也是一个人住了很久,可也没学会做饭。

吃完饭后,苏遇鲤放下餐具,小心翼翼擦了擦嘴,秉承着她一贯的矜持:“顾律师,我去个洗手间。”

“玄关右手边就是卫生间。”顾萧知道她是第一次来,怕她找不到卫生间的位置,礼貌的提醒。

“谢谢。”苏遇鲤起身,往玄关走。

看到玄关右手边第一个房间,她拧了拧门把手,门没开。

她皱眉,又用力拧了拧,门还是没开。

她抬头,往前看了一眼,那边还有一道门,她走过去,再拧了一下,门开了。

原来,刚刚她开错门了,这才是洗手间。

从洗手间出来,她坐回原位,犹豫了一会儿,伸出舌头,舔了舔干涩的唇,鼓足勇气,表情像是犯了大错要求原谅一样。

“顾律师,得先跟你说一声对不起,我之前没有跟你说实话,其实,我是一名职业运动员,练的是击剑。”

顾萧抬眸看着她,面色是一贯的清冷,叫人看不出喜怒,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嗯,我知道。”

苏遇鲤从包里拿出一张门票,放在桌上,“这个月10号,我有一场比赛,如果那天顾律师刚好有空的话——”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顾萧接了话:“我有空。”然后,拿起了她放在桌上的门票,“很乐意去给你捧场。”

苏遇鲤咬着下嘴唇,还微微有些颤抖,心里也舒了一口气了,在她来之前,她就设想了一万种可能性,没有一个是顾萧答应的可能。

“谢谢。”苏遇鲤喜上眉梢。

顾萧勾唇,浅浅一笑:“应该是我谢你,请我看比赛。”

苏遇鲤这才注意到了一件事,又看了看他家客厅,依然没找到她想要的,“顾律师,怎么没见到你养的狗?”

顾萧起身,把桌上的碟子收进厨房,“送人了。”

“送人了?”苏遇鲤有点好奇,把桌上剩下的餐具也一起收进厨房。

“嗯,太不听话了。”顾萧接过她手上的餐具,“你别拿这个,容易割伤手。”

他家根本就没有狗这种生物,听不听话,都是鬼话。

顾萧说的话,即便是鬼话,苏遇鲤都深信不疑:“你送给谁了呀?送你朋友了吗?”

顾萧说:“我没有朋友。”话说完,想了想,觉得不妥,又补上了一句:“我只有你一个朋友。”

远在三十公里之外的段霆深正在跟护士小姐姐吃饭,突然就感觉心口一阵抽痛,像是被人扎了一刀。

苏遇鲤把这句话听到心里去了,下意识的抿了抿唇。

她觉得顾律师好可怜,这么优秀的一个都市精英,却一直是一个人,一个朋友都没有。

如果,如果他们在一起了,她一定会对他很好,补回他过去二十几年的寂寞。

“顾律师,我会一直是你的朋友。”不知怎么的,苏遇鲤脑子里就蹦出了这句话。

“好。”顾萧背对着她,站在洗碗池前面,洗碗。

“顾律师。”苏遇鲤叫他。

“嗯。”轻轻浅浅的应了,也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

“我来洗吧。”苏遇鲤觉得不好意思,她饭也没做,现在还让顾律师亲自洗上碗了。

“我洗就好了,你去客厅坐吧。”他说话时,给了一个不经意间的回头,“你的手是用来拿剑的,不是用来洗碗的。”

“好。”苏遇鲤点头,却没有往客厅走,她靠在厨房门上,仔细的看着他,像在欣赏一件漂亮的珍宝。

不,顾萧他本身就是件珍宝,独一无二,举世无双。

“顾律师,卫生间旁边有个房间,刚刚我以为是卫生间,用力拧了几下,没拧开。”苏遇鲤还是忍不住问了,“那个房间是干嘛的?”

因为上了锁,苏遇鲤很好奇。

顾萧已经把餐具都洗干净了,放在旁边的架子上滤水,他转身,脸上没有特别的情绪:“就放了些普通的杂物,很久没有打扫了,就锁上了。”

“哦。”苏遇鲤没有再追问了,但是,眼尖的她早就发现了,那扇门是刚装上不久的,门边还有还未撕干净的保护膜。

等顾萧收拾完,就送苏遇鲤出门。

苏遇鲤就开始苦恼了,因为呀,下次再想约他见面,就不知道用什么理由了。

顾萧注意到她没什么生气的表情,语气淡淡的问她,“有什么不开心的事?”

苏遇鲤摇头,解释:“没有,只是,我的比赛,不在檀城,是在宜城举行。”

她不确定在她比赛那天,会不会耽误他其他的工作。

“我知道,门票上面写了。”顾萧并没有觉得意外。

“哦。”苏遇鲤没有再说什么了,抬头,跟他道别,“那我就先走了,今天谢谢顾律师的款待。”

“不客气,路上注意安全。”

顾萧身高一米八八,苏遇鲤站在他对面,比他矮了一个头,23公分的距离,却是她心里离他最近的距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