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158:完蛋,苏遇鲤又沉沦了

饶商信几乎是撕裂着声音:“我不是说了,任何人都不准进我的书房吗?”

饶绮之盯着饶商信看:“爸,壁龛里放的相片,就是小姑吧?”

饶商信没有说话,他的心脏像是被灌了铅,很沉很沉,他扶着椅子的扶手,坐了下来:“之之,书房的事情,你别再问了,以后,都不要再提。”

饶绮之脑子里有很多疑云:“爸,我以前一直觉得很奇怪,为什么我在家里从来都没见过小姑的相片。以前,您告诉我,是因为爷爷不喜欢小姑,所以把小姑的相片都给烧了。”

“当我看到了您在书房里偷偷给小姑立了牌位,我就在想,会不会当年小姑的车祸,并不是一场单纯的意外?”

“再看到您现在的态度,我就明白了,这件事情,肯定没那么简单。”

饶绮之猜测:“爷爷不喜欢的,应该不是小姑吧?他不喜欢的,应该是您吧?”

饶商信一拳重重砸向了办公桌,眼角都泛出了红血丝:“够了,之之,你别再说了。”

自饶绮之长这么大以来,就从来没见过饶商信发过这么大的火,她怔在原地,没再说话了。

“这件事情,到此为止,以后都不许再提。”饶商信说,“你若是知道的太多了,会很麻烦,我是为你好。”

“爸,这件事情我可以不再过问,也可以假装什么都不知道。所以,”饶绮之咬着牙:“您也别插手我在做事情,可以吗?”

“之之,过去的事情我不想再提,但是现在,我已经在做善事了,我希望能多积点德,能够功过相抵。”饶商信低了头,语重心长的说:“我只求以后我们家的人,不要再遭报应,你明白吗?”

饶绮之笑:“爸,我从来就不信什么报应。”

说完,她弯腰,拿了桌上的文件,转身就要走。

“之之。”

饶绮之停下,没回头。

饶商信真的希望女儿能醒悟:“放手吧,就为了一个男人,真的不值得。”

饶绮之苦笑:“那您觉得什么值得?金钱?还是权势?”

饶商信没回答,饶绮之又说了一句:“如果这辈子,我得不到那个男人,我一辈子都不会快活。”

然后头也没回的出了门。

良久,饶商信才在座位上笑出了声。

之之,你斗不过他的,他是宜城顾家的人。

这或许,也是他的报应吧。

**

饶绮之离开后,回了自己的办公室,拿手机给顾萧打了个电话,他的手机号码,是她让人掘地三尺查到的。

意料之中的,那边没有接,的确是他一贯的作风。

其实这一刻的饶绮之,心里还有最后一点点的期待。

只要顾萧接了电话,只要他亲口告诉她,让她停下,她一定不会再继续下去的,她还是会做那个温柔善良的饶绮之。

可是,他到底还是没有接她的电话。

她看着手机屏幕,出了很久的神。

然后,才又拨通了另一个电话,直截了当的交代:“周天明那边,你让人盯着点,别出什么岔子。还有,让御景峰的客户继续去退房,退一套,给他们五十万。”

电话那头应声:“是。”

年底了,她知道苏氏在年前开盘,就是为了把项目销售数去,好在年前能拿到资金,去支付其他材料商的货款。

如果这时候大批客户都纷纷退房,对苏氏来说,无疑是釜底抽薪。

如此下去,苏氏很快就会出现资金链断裂,到时候她再煽动那些材料商上门去闹。

苏氏树大根深,虽然这样的冲击未必会被轻易击垮,但足够脱一层皮了。

那至少苏遇鲤这个女人一定会不痛快,这个女人不痛快了,那她就痛快了。

虽然,这样做,相当于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但只要一想到那个女人会不痛快,她就顾不了那么多了。

有那么一刻,连她自己都觉得,她疯狂的可怕。

**

东方御典。

苏遇鲤站在阳台,刚刚挂了电话,忽然感觉到了一个温热的怀抱贴了过来。

她握着搭在她腰上的手,轻轻转了身:“顾萧,你怎么出来了。”

顾萧将手穿过她的腰,将她横抱了起来,往客厅走:“在跟谁打电话呢?”

苏遇鲤仰着头看他:“我刚刚打了两个电话,先是给我父亲打了个过去,了解了一下目前的情况。”

顾萧把她放在沙发上,扯了张毯子给她盖上:“情况怎么样?”

苏遇鲤就实话实说:“有点棘手。”

他将茶几上的盘子拿过来,叉了一枚草莓喂到她的嘴边:“资金的问题?”

苏遇鲤说是,然后张嘴,用牙齿咬住了草莓,慢慢的嚼碎。

顾萧问:“甜吗?”

苏遇鲤嘴里有草莓,没办法说话,就只是点头,表示肯定。

“鲤鲤,”顾萧就靠近了她,“让我试试,有多甜?”

苏遇鲤就去盘子里拿一个,递到他的嘴边。

顾萧根本没管她手里的草莓,而是将自己的唇送到了她的唇上。

他吻着她,不是由浅及深的探索,是蜻蜓点水的吻。

吻过之后,他舔了舔他的唇边,脸上带着餍足的笑:“很甜。”

“顾律师,”苏遇鲤掩着笑意,轻轻推了推他:“我在跟你说正事呢,你就不能正经一点吗?”

“我做的,就是正事。”他却把她搂得更紧了:“资金的问题我来解决。”

苏遇鲤就看着他,一双眼睛像经过春雨洗刷的一对新叶。

她说:“顾律师,这可不是一笔小钱。”

“嗯,”顾萧说:“我知道。”

她的容颜如明珠生晕,美玉莹光,眉目间隐然有一股远离世俗的清气。

看着这样迷离朦胧的她,还有一缕青丝垂下,落在她鬓边,他又想亲她了。

苏遇鲤张了张嘴,还想说些什么。

顾萧伸出食指,抵在她的唇上:“鲤鲤,你别说话了,我想亲你。”

苏遇鲤只怔了一秒,顾萧温热的唇就覆过来了。

缠绵缱绻,他吻得苏遇鲤的气息都乱了。

苏遇鲤也就抱着他的肩膀,让他的吻在她身上到处游离。

不得不说,顾萧整个人,他的吻,他的气息,都让她上瘾,让她甘心沉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