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152:周天明作茧自缚

从医院离开后,顾萧开车回了东方御典,刚开门,苏遇鲤就往门口来了。

她抱着顾萧,把头埋在他的怀里:“顾萧,你回来了。”

他小心的把她推开:“宝宝,我刚从医院回来,身上有很多细菌,现在不要抱我。”

他觉得他脏透了,全身都是病菌,特别是,他还碰了周天明。

苏遇鲤松开他,他摸了摸她的头发,往客厅走:“先等等我,我去换身衣服。”

苏遇鲤跟着他过去:“我帮你换吧。”

“好。”

顾萧走到卫生间,用消毒液洗了个手,然后走进了卧室。

苏遇鲤替他把外面的衣服脱了下来,扔在地上,然后,给他套了一件家居服。

她抬头看他:“顾萧。”

“嗯。”

苏遇鲤问:“苏氏的股价在午间休市的前一分钟涨停了,是你让人做的吗?”

就在顾萧回来的前五分钟,杜薇打电话过来,兴冲冲的告诉苏遇鲤,苏氏的股价涨停了,她好吃惊,但更困惑。

顾萧没否认:“我的确是让孟田让券商去拉升苏氏的股价,至于会最后涨停,应该还有别的大额资金进来。”

现在的苏氏,正处在风口浪尖,所有的散户都恨不得抛光手里的股票,怎么还会有别的大额资金的注入?

苏遇鲤也疑惑着:“这笔资金的源头,想趁火打劫,还是雪中送炭?”

顾萧对这笔大额资金的源头,暂时也还没有头绪。

顾萧抱了抱她:“想不到就别想了,我去给你做饭。”

苏遇鲤先起了身:“好,我去帮你。”

至于,苏氏的股票为什么会涨停,那得说回二十分钟前。

在一辆蓝色宾利里,厉潭沉放下手机,他刚刚看完苏氏股价跌停的新闻,他沉思了片刻,看向刘鑫:“还有十分钟就休市了,你去买苏氏的股票,把股价拉起来。”

刘鑫瞪着不可置信的眼睛:“厉少,我就一个小小的散户,哪里拉得动啊?”

厉潭沉抬眼看向他:“资金我给你。”

刘鑫弱弱的说了一句:“苏氏的股价都跌成那样了,要拉起来,那得要多少钱啊?”

“少他妈废话。”厉潭沉一脚踹过去:“让你买就买。”

“哦。”刘鑫拿了手机,打开了股票App,搜索了苏氏的股票,他只看了一眼:“厉少,苏氏的股价现在涨起来了,已经翻红了,看这个走势,应该是有人在拉。”

厉潭沉没有犹豫:“给我满仓。”

刘鑫收到指令:“好的,厉少。”

**

顾萧做了鱼香肉丝和宫保鸡丁,还炒了一个青菜,才把围裙脱了。

“鲤鲤,洗手吃饭了。”

苏遇鲤放下手机:“来了。”

她过来坐下,问他:“顾萧,你上午去了医院,见到周天明了吗?”

顾萧把筷子递给她:“见到了。”

苏遇鲤接了筷子,问:“周天明,他想要什么?”

顾萧手上的动作没停下,给她盛了饭,语气轻描淡写:“他想要命。”

苏遇鲤不懂:“嗯?”

顾萧给她夹菜:“先吃饭吧,我上午拿到了点东西,晚点你就知道了。”

苏遇鲤就乖乖的吃饭:“哦。”

饭后,顾萧把自己一个人关在书房里,他的桌面上放着一支录音笔,是上午在病房整周天明的时候,他随手录制的。

有了这段录音,至少在周天明自杀这件事情上,苏氏可以摘干净了。

只不过,整段录音的内容,虽然能说明是周天明在故意抹黑苏氏,但顾萧的做法的确也并不光明磊落,

如果就这么把原音发出去,怕是网友也未必肯买账。

而且,录音的原音,当然也不能让鲤鲤知道。

所以,这会儿,就一个人坐电脑前面处理起录音来。

下午一点,顾萧把处理好的录音发给了一家名叫“传美”的媒体。

一点十分,传美的微博大号公布了这段录音。

很快,舆论的方向就倒向了苏氏这边。

杜薇给苏遇鲤打来了电话,说苏氏被抹黑的难题算是暂时解除了,只是,御景峰退房的客户数,还在增多。

周天明自杀的事情在网上就算是告一段落了,记者们也不在凤栖湾围堵了,只是,周天明那边可就热闹了。

周天明躺在病床上,一脸惊慌的跟医生说,自己被注射了不明液体,说会有生命危险,让医生们赶紧救救他。

医生先是询问了注射的是什么?

周天明说:“我也不知道,就是透明的液体,给我打针的那个人说,会死人。”

然后医生就紧急给他抽了血,验了尿,他的身体指标一切正常,并未发现什么异常。

周天明很慌呀:“你们再好好查查?那个人说了,这个药剂注射进去后,很快就会和血液融合,法医都验不出来的。”

值班医生:法医都验不出来,您还让我们验呢!

这时候,候女士才从病房外进来,见到周天明面目狰狞,神色极度难受。

便跑去过:“老周,你怎么了?”

周天明抓着她的手:“老婆,我可能,真的要死了。我跟你说,我还存了点私房钱,放在厨房的吊顶里面。”

候女士转身看向身后的医生和护士,也是一脸的惊慌:“医生,这是怎么回事啊?”

值班医生也有点懵:“这位病人说,刚刚有人过来注射了不明液体,现在让我们救他呢,但是常规检查我们也做了,目前一切都是正常的。而且,刚刚我们查了监控,也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人呀。”

候女士认真的想想,也觉得有点不大对:“早上有个医生过来让我去给我们老周约个核磁共振,对了,他说他姓王。”

值班医生想了想:“我们科室没有姓王的医生。”

周天明还在喊:“真的有人,过来给我注射了不知道是什么药,你们一定要救救我啊!”

值班医生侧头,跟后面的护士小声说:“这个病人的身体状态已经稳定了,我们建议,把他转到神经内科去看看,会不会得了迫害妄想症。”

护士点头。

**

杜薇那边听了传美放出来的录音,才松了口气,这才放下心来叫苏晖阳和苏遇见去吃午饭。

苏晖阳说他要去公司应对御景峰的客户退房的问题,就不吃饭了。

苏遇见就四仰八叉的躺在沙发上打游戏,而且,还放的老大声。

杜薇看见了就来气,直接一个枕头砸过去:“你个没良心的狗东西,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打游戏!”

苏遇见抱着枕头,语气里一点也不着急:“我不是早上就跟你说了吗?这件事情只要姐夫出手了,您和爸呢,就不必担心啦。”

说完,他继续扭在旁边打游戏。

有那么一刻,杜薇真的是想打死他这个儿子:“你也不看看你都几岁了,整天就知道打游戏,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也不管一下,我生你这个儿子有什么用啊!还好吃好喝把你养这么大……”

苏遇见最受不了杜薇女士来这一招了,他立马从沙发上弹了起来,往门外跑:“妈,我真的是怕了你了,我先到外面去冷静冷静。”

杜薇去追:“你给我回来!”

苏遇见很快就跑没影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