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150:你的索命人

离开凤栖湾后,车上,顾萧说:“鲤鲤,医院那边可能也有记者围堵,你身份特殊,又是公众人物,我先送你回家,你在家等我吧。”

不管发生什么事,只要有顾萧在,她都觉得很安心:“好,我在家里等你,给你做饭。”

顾萧转头看了她一眼,语气很耐心:“鲤鲤,上次你不是答应过我,有关烹饪的事情,都不要做了吗?”

苏遇鲤看着他,想了一会儿:“可是,我也想为你做些什么呀。”

顾萧勾唇笑了笑:“鲤鲤,只要你好好的,就是你为我做的最大的事情了。”

苏遇鲤就满心好意的接受了顾萧的宠爱:“顾律师,你这样宠着我,我怕我以后四肢都退化了。”

顾萧并不是开玩笑的语气:“没关系,要是你四肢退化了的话,我可以抱着你做任何事情。”

苏遇鲤就笑,不说话了。

车到了东方御典的车库,顾萧说:“鲤鲤,你回家可以先睡一觉,要是睡不着,可以在家想我,我中午尽早赶回去做饭,如果过了十二点我还没回来,你就自己订外卖,千万别饿着,要订上次我给你订过的那家,电话号码在玄关的盒子里。”

苏遇鲤解开安全带,开了车门:“我知道了。”

顾萧交代:“回去就别出门了,万一那些记者查到你的住址,我怕他们跑到这里来堵你。”

苏遇鲤回头笑笑:“嗯。”

**

苏遇鲤离开后,顾萧给孟田打了个通电话。

孟田恭恭敬敬:“三少。”

“让券商把苏氏的股价拉起来。”

“是,三少。”

十点半,顾萧把车停在了檀城医院的车库里。

他给段霆深打了个电话,只说了一句话:“段医生。”

接到电话的段霆深咽着口水,这还是他认识顾萧这么久以来,第一次听到从顾萧嘴里听到“段医生”这个称呼。

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小心的应答:“顾律师,您说。”

顾萧不兜圈子:“早上有个病人,叫周天明,因为自杀,送到你们医院去抢救了,你替我查查,现在他人在哪个病房?”

哦,原来是找人来的啊,吓他一跳,段霆深查了电脑系统,说:“人现在在胃肠科的住院楼,七楼,702病房。”

顾萧重复了一句:“胃肠科?”

段霆深盯着电脑屏幕看了看周天明的病历:“是啊,这个病人应该是吃了少量安眠药,自杀未遂,刚刚洗了胃,还要留院观察几天。”

“我知道了。”顾萧嗓音很淡:“段医生,有件事情需要你帮个忙。”

段霆深被顾萧突如其来的客气整的有点懵,他脑子里又开始高能预警了:“顾律师,您说。”

“我等下要去周天明的病房处理点事情,麻烦段医生在门口替我把风。”

段霆深:“?”

“什么事情你要去病房里处理?”

“还有,你跟这个周天明是什么关系?”

“他得罪你了?”

“他人现在可是在医院,大庭广众之下,你想做什么?”

果然,顾萧主动找他,一定就没什么好事,他肯定是要去找这个周天明的麻烦。

他堂堂一名外科医生,明明有一双救死扶伤的手,怎么此刻,忽然有了种要跟顾萧同流合污的错觉。

顾萧没回答段霆的灵魂拷问,而是不疾不徐的说:“这个忙,段医生可以不帮,那我只能是等下去医院把人弄出来,然后就说,是神经外科的段医生让我这么干的。”

段霆深咬着后槽牙,要气炸了:“顾老狗,你无耻。”

顾萧笑:“那也没有你无耻,用手术的事情去追人。”

段霆深神色很不自然:“妈的,那天你偷听我说话了?”

顾萧说:“我对你说的话没半点兴趣,只是,那天我刚好经过罢了。段医生还是不愿意帮忙的话,我不介意再做点更无耻的事情。”

段霆深想一把手术刀丢过去:顾萧,你个狗!

十分钟后,段霆深来到了住院楼七楼,胃肠科的住院部,他走到702门口,在门口站了十来秒后,他推门走了进去。

周天明的妻子姓候,她正坐在床边,给周天明削苹果。

“咳咳。”段霆深扯了一下他的白大褂,把口罩拉上去了一些,递了一张单子过来:“周天明的家属,我们需要给患者做个核磁共振,你先去给他交个费,今天做核磁的人特别多,你抓紧时间去排个号吧。”

候女士起身,神色有些疑惑:“医生,我们家老周就是洗了个胃,也没外伤,骨头也没伤着,怎么还需要做核磁共振啊?”

段霆深难得的戴了副眼镜,镜片下藏着一双喜怒难辨的眼睛,他没看她,一本正经的瞎扯:“要检查一下患者服用的药物是否影响到脑子了,万一以后得了精神病就麻烦了。”

候女士听到“影响脑子”就有点担心了,她放下手里削了一半的苹果,把手擦干,接了段霆深手里的单子。

“谢谢医生啊。”候女士看向周天明,凑到他耳边,刻意压低了声音:“我先去给你排号,你在这里等我啊,记住,要是苏氏的人来,话可别乱说。”

周天明瞥她一眼:“知道了,啰里吧嗦的。”

候女士起身,往病房门口走:“哎,医生,请问你姓什么?等会儿我们做完检查,结果是不是还要拿给你?”

段霆深不自然的扶了扶眼镜:“我姓王,你们等会儿把结果拿到护士站就行了。”

候女士点头道谢:“好的,谢谢你,王医生。”

候女士出了病房,段霆深跟着也出去了。

段霆深出来时,顾萧正好经过他身边,他抓着顾萧的肩膀,操着老母亲的心,声音很轻:“在医院呢,你悠着点。”

顾萧没搭理他,直接推门进去了,一进门,就把门关上并反锁了。

段霆深就在门口站着,也没走。

为什么不走呢?把风呢。

他这都干的什么事啊?他到底为什么要上顾萧的这条贼船啊?

周天明注意到一个男人,带着一身的杀气走了进来,他睁着一双惊慌失措的眼睛:“你是什么人?”

顾萧把手从裤子口袋里拿了出来,眼神直勾勾的盯着周天明,勾着唇,语气阴森:“你的索命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