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149:顾萧:我并不是什么矜贵优雅的君子(2更)

苏遇鲤到家时,看见,苏晖阳,杜薇,苏遇见都还在家里,父亲的秘书也在。

“爸、妈。”她走到客厅,把口罩和帽子都摘了下来:“你们没事吧?”

杜薇拉着她坐下了:“鲤鲤,听说外面被围的得水泄不通,你怎么进来的?”

苏遇鲤看着杜薇说:“妈,你别管我怎么进来的了,到底是怎么回事?网上说的那些都是真的吗?”

杜薇摇了摇头:“不是。”

苏遇鲤又看向苏晖阳:“爸。”

苏晖阳端起了一杯茶,茶还冒着热气,他抿了一小口,慢悠悠的说:“周天明的建材有问题。”

旁边的秘书就把资料递到苏遇鲤面前,汇报着:“全板建材是苏氏的老牌供应商了,之前合作了很多年,但最近几次他们提供的建材,质检部门在检查时,发现存在很大的安全隐患。所以,苏总才一直压着全板的货款,他们也到公司来闹过几次,还拖家带口的来。”

苏遇鲤很快就明白了:“所以,这个周天明,是想通过这种方式,借助舆论的压力,来逼咱们付款?”

苏晖阳继续喝茶,不置一词。

林秘书思索了一会儿:“这个可能性很大。”

苏遇鲤问:“周天明的货款,金额多少?”

林秘书翻了一下手上的资料,推了推眼镜:“总共是1,986,725.6元。”

将近两百万的数额,的确值得使上一番苦肉计。

杜薇在旁边看了股价,屏幕上是绿油油的一片,喊了一声:“老苏,苏氏的股价跌停了。”

苏晖阳闭着眼睛,双手交叉,放在鼻尖,神色自若。

见苏晖阳不说话,杜薇看向林秘书:“林秘书,货款总额还不到两百万,要不,先把货款付给这个周天明,让他出来澄清一下,说之前他都是胡说的。不然,照这个形势发展下去,苏氏的股价搞不好明天又是一个跌停板。”

林秘书看着苏晖阳:“这个,恐怕还得苏总拿主意吧。”

苏遇鲤起身,神情特别坚定:“不行!既然这个周天明都使上了苦肉计了,那恐怕,他想要的,远不止两百万,他一定会狮子大开口。”

林秘书点头,表示认同。

“而且,”苏遇鲤继续说:“要是我们开了这个头,别的供应商都效仿周天明,都以为苏氏很好啃,个个都跑来咬我们,到时候,我们就被动了。这件事情,我们不能妥协。”

话虽如此,但杜薇还是很担心明天的股价呀。苏氏自上市以来,还从未有过跌停板。

杜薇握着手机死命的刷股票详情,期待等会儿股价有所回升呢,边问:“那我们要怎么办啊?”

她的问题还没有得到答复,林秘书的手机响了,他拿了手机:“苏总,是售楼部打来的,我先接个电话。”

苏晖阳点了头,林秘书走到一边去接电话了。

不到一分钟,林秘书折了回来,小声汇报:“苏总,刚刚是御景峰售楼部来的电话,说刚刚已经接到了五十多个客户的电话,说要退房。”

“啊?”杜薇嗓门有点大:“怎么会这样?御景峰上个月开盘才两天,就被抢空了,抢的时候那叫一个凶,现在又不要了?”

苏遇鲤也认真的分析着其中的脉络:“客户退房,跟周天明闹自杀,一定是有关联的。”

说到这里,苏晖阳才睁了眼睛,语气仍然很平静:“鲤鲤分析的很对。”

他继续说:“周天明自杀的事情才爆出来不到半个小时,就有五十多个客户要退房,如果只是苏氏跟建材商的矛盾,客户根本不至于退房,这件事情,一定是周天明一开始就设计好的。”

杜薇倒是听出重点了,她可气愤了。

“这个周天明,他到底是想怎样啊?”

“我们不可能真的给他们退房吧?现在年关将至,很多供应商的款项要结。”

“御景峰本来就是高档小区,全是精装房,价格都不便宜。要是真给客户退了款,那其他供应商的货款会不会受影响?”

“要是其他供应商也效仿这个周天明,那就真的麻烦了。”

杜薇有点坐立不安。

这时候,荣叔进来了:“先生,太太,顾先生来了。”

顾萧看了眼苏遇鲤,径直走了过去,牵着苏遇鲤的手,朝苏晖阳和杜薇点头问好:“叔叔,阿姨。”

旁边的苏遇见见了他,身子往沙发上挪了挪,继续装死,一声不吭。

他忽然觉得,这件事情要是他这位“禽兽姐夫”参与了,他也没啥可担心的了。

顾萧刚刚已经把整件事情的情况了解得差不多了,包括御景峰客户退房的问题。

他开门见山:“叔叔,阿姨,苏氏事情我听说了。”

苏晖阳捏着功夫茶杯:“那你怎么看?”

顾萧就说了自己的看法:“整件事情,一定是周天明在搞鬼。咱们可以先按兵不动,等先去探探周天明的底,看他到底卖的什么药,再做打算。”

苏晖阳开口:“我也是这么想的,我打算等会儿亲自去一趟医院。”

杜薇接话:“我跟你一块儿去。”

顾萧说:“叔叔,阿姨。你们都别去了,外边堵的厉害,你们怕是很难出的去。如果你们信任我,周天明的底,交给我去探。”

苏晖阳没出声,杜薇倒是觉得可以,她说:“对呀对呀,小顾是个律师呀,应对这些事情,他应该很有经验啊。”

顾萧谦虚:“阿姨您过奖了,术业有专攻罢了。”

苏晖阳就说:“小顾,那这件事情就麻烦你跑一趟了。”

“不麻烦,”他把苏遇鲤的手握着更紧了:“鲤鲤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

苏遇鲤仰头看着顾萧。

之后,顾萧便和苏遇鲤出了苏家。

她牵着他走:“顾萧,麻烦你了。”

顾萧停下了脚步,神情认真严肃的看着苏遇鲤:“鲤鲤,我是你的男朋友,你的任何事情,对我来说,都不是麻烦,如果是我帮不上的事情,对我来说,那才是麻烦。”

“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苏遇鲤用力点头:“我明白。”

她忽然想起了什么,就问:“外面的记者那么多,你是怎么进来的?”

顾萧牵着她往前走:“我翻墙进来的。”

苏遇鲤有点哭笑不得:“没想到一向矜贵优雅的顾律师,居然还会翻墙。”

“鲤鲤,我并不是什么矜贵优雅的君子,”顾萧说,“这一点,你在床上的时候,已经领教过了。”

苏遇鲤觉得这个话题又快要聊不下去了,她转了话题:“那门口还有记者吗?我们等下怎么出去?”

顾萧直言:“我带你翻出去。”

“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