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147:无耻的段霆深,从了良的顾萧(2更)

钟氏在病房里陪着于志远,段霆深和于未然站在病房外的走廊上,说着手术的情况。

段霆深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气:“你父亲的手术很成功,等麻醉过了,他就能醒。”

于未然点点头,脑子里转了半天,只想到这一句话:“谢谢你。”

段霆深笑:“不客气,这是医生的职责。”

她看向他,眼底还潜藏着没干的泪:“段霆深。”

他从衣服里拿出了一包纸巾,抽了一张递了过去:“我在。”

于未然没有接,她说:“你昨天晚上没回我信息,电话也没有接。”

所以,她害怕了一个晚上。

段霆深松了松肩膀,沉默了很久,才说:“我不敢接你的电话,也不敢回信息。”

于未然立马就问:“为什么?”

“因为,怕我第二天做手术的时候会分心,还有,”段霆深拿着纸巾替她擦了眼泪:“怕你哭。”

手术的前一夜,于未然担心到睡不着,而段霆深,也一夜未眠。

他喝了一个晚上的咖啡,把所有手术上可能出现的风险都预演了一遍,若是出现风险,他应该如何应对。

他不敢看信息,不敢回电话,害怕她会哭,她哭的话,他就更加没底了。

大家都认为,他是神经外科最有经验的医生,但只有他自己知道,那一刻,他的压力有多大。

听了段霆深的话,于未然果然还是掉泪了。

他拍着她的肩膀,小声安慰:“别哭了,都过去了。”

于未然忍着眼泪,还有低低的呜咽声。

段霆深牵着她,走到楼道处,这里没有人。

“未然,”他伸手,把她抵在墙上:“你知道吗?昨晚我做了各种各样的设想,做的最多的一个设想,也是最卑鄙无耻的一个设想。”

于未然问:“什么设想?”

段霆深面上的神色相当认真,他的轮廓就像是被人用笔一笔一划勾勒出来的,清晰而深刻。

他咬着牙,说:“我昨晚,其实是想用手术的事情来绑架你,我想问你,如果今天的手术成功了,你可不可以做我的女朋友?”

没等于未然答复什么,他又自己回答了他自己:“我也觉得,用手术来作为交换,特别卑鄙无耻,但是……”

他顿了两秒,“对我来说,这是我的机会,即使你也觉得我卑鄙无耻,但我还是想要试试,”他喘了好大一口气,闭着眼睛问:“于未然,你可以做我的女朋友吗?”

这番话说完,段霆深也不知道自己应该是个什么样的心理状态,一面嘲笑着自己,又一面期待着什么。

于未然背靠在墙上,低着头不去看他,她沉思了很久,才问了他一句:“如果那天晚上晕倒的不是我的父亲,你也会这样不顾一切的去救人吗?”

段霆深毫不犹豫的回答:“我会。”

于未然笑了笑,从他的臂弯里钻了出来,她说:“段医生,你的问题,我会慎重考虑。”

说完,她转身,走进了于志远的病房。

做完手术后,于志远的上半身勉强能动,下半身完全没办法动了,只能坐轮椅,也只能很慢很慢的说话。

渡过危险期后,于志远坚持要出院,于未然拗不过,跟段霆深确认了能出院后,才给他办了出院手续。

段霆深把他们送到了楼下,继续说他的医嘱:“叔叔刚做完手术,不适宜长途奔波,最好就住在檀城吧,要长期过来做康复理疗,如果有什么不舒服的,可以直接给我打电话。”

本来苏遇鲤也要来接他们出院的,但于未然以“她还有通告”为由拒绝了,她不想太麻烦鲤鲤。

钟氏把于志远扶上了出租车,于未然站在车边,回答段霆深:“好,谢谢段医生。”

段霆深补充:“我有个朋友,他前段时间刚好出国了,他的房子是空的,你们可以先住到他那里去。”

“不用了,”她拒绝了,然后上了出租车,把头探出来:“段医生,再见。”

段霆深站在路边,他的白大褂被风吹动了:“注意安全。”

车开了,于未然坐在车里,把住院费和手术费转到了段霆深的账户上。

之前段霆深给她转过账,有转账记录。

段霆深把人送走后,看了眼进账的短信,心里却感觉凉下来了一大截,然后垂头丧气的上了楼。

科室的小魏护士经过了段霆深身边,见他兴致不高,以为他是在为下一台手术担心,她跟他打着招呼:“段医生。”

段霆深没看她,只轻轻点头,继续往前走。

“段医生,”小魏护士追过去,还有一脸吃瓜的表情,“我听吴医生说,刚刚出院的11床病人,是你的家属?”

段霆深停下了,看向小魏:“我是想啊,可人家未必肯收我做家属。”

小魏护士不理解:“啊?”

段霆深不疾不徐的直说:“是我在单恋人家。”

小魏护士彻底就懵叉叉了。

檀城医院神外的一枝花,他是多少护士小姐姐心里的白月光呀,居然玩起了单恋?

他但凡愿意往后瞧一眼,身后的小护士都会前赴后继的呀。

于未然他们没有回于家村,而是在檀城给他们租了个房子,钟氏就留在这里照顾于志远。

他们两个人的生活,似乎像是回到了最初的模样,单纯又青涩。

**

在一个阳光很好,微风不燥的早晨,苏遇鲤从顾萧的怀里醒来。

顾萧还没醒,苏遇鲤就看着他。

睫毛又黑又浓,他的睡颜呀,简直要把苏遇鲤的魂都勾到西太平洋去了。

不行,不能再看了,顾萧的脸,会让人上瘾。

她轻轻掀开被子,准备起身时,却被一双大手紧紧的抱着,她回头看他。

顾萧就把头埋在她的腰上蹭啊蹭:“鲤鲤,别走,再陪我待一会儿。”

苏遇鲤把被子扯过来,盖在他身上,摸着他的头发,还带着宠溺的眼神:“顾萧,我等会儿九点半有通告,现在已经八点半了。”

顾萧不肯松手:“就再待五分钟,等会儿我送你过去,我超速五分钟。”

苏遇鲤笑笑,“顾萧,不可以超速,我们要遵守交通规则。”

顾萧闷闷的回答:“嗯。”

跟苏遇鲤在一起以后,有那么某一刻,他都感觉他要变成一个遵纪守法的良好公民了。

骨子里的恶,似乎都被藏了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