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144:段霆深联合会诊,顾萧的占有欲

三个小时的车程,于未然眼睛都没眯一下,睁着一双大眼睛看着前面的路。

他们到檀城的时候,已经早上七点多了,只是,夜长昼短的冬天,都这个点了,天还是黑的。

段霆深把车停好,把于志远背到了急诊处,跟值班的医生打了个招呼,让他们赶紧给开个核磁共振的单子,给病人做个核磁共振。

值班医生姓刘,他看见段医生背着病人急匆匆的跑来,虽然很好奇,却还是照他的话开着单子:“段医生,病人叫什么名字?”

于未然立刻报了名字:“医生,我爸叫于志远,志向的志,远方的远。”

“好的,”刘医生点点头,叫了值班的护士:“小周,你送病人一起过去做检查吧。”

小周把轮椅推了过来:“好。”

几轮检查做下来,外面的天际已经露出了鱼肚白。

于志远躺在病床上,戴上了呼吸机,人已经睡下了,于未然就坐在旁边一动不动的看着他。

床头柜上还放着段霆深买的东西,她一口都没动,她一点吃东西都心情都没有。

“叩叩叩。”

病房门被敲响,她回头看向门口,是段霆深,他站在门口。

于未然起身朝他走过去,压着声音:“段霆深,我父亲的检查结果怎么样?”

段霆深把病房门拉上,沉默了一会儿,才说:“结果已经出来了,跟我的推测是一致的,你父亲是急性脑梗塞。但是……”

于未然看着他的眼睛:“但是什么?”

他一字一句的说:“比我想象的严重,脑血管被堵,导致大面积脑梗,静脉回流受阻,引起了脑水肿,颅内压增高,形成了脑疝。”

他说的这些专业术语,于未然也听不懂:“你跟我说的这些我也不懂,你能不能告诉我,我父亲他有没有生命危险?”

段霆深轻轻点了头:“目前你父亲的情况,已经达到了危重症的程度了,颅内高压,随时都可能有危险。”

听到“危重症”三个字,于未然就明白了事态的严重性。

她尽量让自己保持冷静,她压着情绪,问:“段霆深,我父亲,他还有治愈的可能吗?”

段霆深思考了一会儿,看着她,勉强露了一个微笑:“放心吧,我会想办法。”

她点了点头,他转身就要走。

她喊住他:“段霆深。”

他停下脚步:“怎么了?”

于未然轻手轻脚走回了病房,拿了床头柜上的两个面包和一盒牛奶,递了过去:“昨天一整个晚上,谢谢你。你应该也饿了吧,你先吃点东西吧。”

段霆深接了她手里的东西,笑了笑:“好。”

说完,他就往走廊那头走了。

八点半,段霆深召集了神经外科和神经内科十几位专家对于志远的情况进行了联合会诊。

就患者目前的情况而言,大部分医生都持保守的态度,希望对病人进行保守治疗。

段霆深起身,拿着笔,看着于志远的片子:“就目前的情况,患者很可能会因为颅内高压随时发生呼吸骤停,保守治疗,患者依然无法脱离危险。”

坐在下面的其他医生,虽然也觉得段医生说的很道理,可是,目前患者的情况,他们也拿捏不准。

坐在第一排的神经内科吴医生问:“那段医生你有什么想法?”

段霆深沉思了一会儿,说:“我建议,给患者进行开颅去骨瓣减压术,减轻患者颅内的压力。”

台下的医生们就开始交头接耳了,然后展开了一番激烈的讨论。

最后,他们达成共识,决定采用手术的方式进行治疗。

散会后,吴医生走到段霆深旁边,戳了戳他,他觉得有瓜吃:“段医生,你怎么对这个患者的情况这么上心啊?”

段霆深瞥他一眼:“因为我敬业。”

吴医生:“……”

**

“叩叩叩。”

段霆深去了方悦桃的办公室。

方悦桃抬眼望去:“段医生,你不是休假了吗?”

段霆深进来,站在她办公桌前:“我来销假,麻烦方副院长了。”

方悦桃看向他,眼神里带了刀子:“还真当医院是过家家呢。”

段霆深很清楚,他不是在过家家,他也看向她,十分认真的说:“我有个非常重要的病人,所以,麻烦方副院长重新给我排个班。”

方悦桃一大早就听说了段霆深的光辉事迹,她问:“你们科室11床的病人?”

段霆深点头:“对。”

方悦桃问:“你跟那位病人是什么关系?”

段霆深说:“他是我的家属。”

说完,段霆深就出去了。

方悦桃把眼神收了回来,笑了笑,眼神落在她面前的一个戒指盒上。

她把盒子拿近了,打开,里面装的不是戒指,而是,一枚碎钻耳钉。

是那天,厉潭沉离开后,她在枕头下面找到的。

**

青宁市。

苏遇鲤今天还有拍摄,天一亮,就收拾了一下,顾萧陪她下了楼。

到楼下时,才收到了一条微信,是厉潭沉发来的:【公司有事,我就先回檀城了,你在青宁的拍摄结束后,就自己回来吧。】

她给他回了信息后,看向顾萧说:“顾萧,阿沉先回檀城了,我们等下吃完早餐,直接去拍摄的场地吧。”

顾萧帮她拿着包说:“好。”

他们吃完早餐后,顾萧把苏遇鲤送到了广告的拍摄地。

苏遇鲤去问了拍摄的工作人员:“不好意思,他是我男朋友,他可以在这里等我吗?”

她一边说,一边指着不远处那个身形高挑的男士。

工作人员看了看他,想了一下,说:“可以是可以,别拍照就行。”

苏遇鲤点头道谢:“谢谢,不会拍照的。”

之后,苏遇鲤便领着顾萧坐在不远处的椅子上,说:“工作人员说了,你可以在这里等我,只要你不拍照就行。”

顾萧点头。

苏遇鲤就去休息室换了衣服,出来继续拍广告了。

一个小时过去了,苏遇鲤中场休息,她走到顾萧身边,看着他脸上的表情不是很好,似乎一直都是沉着脸的。

她问:“顾律师,你怎么了?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了吗?”

顾萧拿了她的围巾将她围住:“你拍广告都要穿得这么少吗?”

苏遇鲤笑了笑,把声音刻意压低:“顾律师,没想到你这么保守啊,一点都不像你在床上的样子。”

是呀,她就穿了件吊带,但还算是一件保守的吊带,该露的地方都没露。

对于出镜的尺度,她也是有自己的底线的,那些太露骨的广告,她也是一开始就谈好了的,她是不会接的。

这件吊带,算是在她的底线范围内吧。

顾萧语气认真:“我不是保守,我是不想让你被别人看。”

苏遇鲤摸了摸他的头发:“顾律师,我现在穿的这件,就是我的标准,要是有比这个更露骨的,我不会接的。”

顾萧没接话,好像还在发小孩子的脾气呢。

苏遇鲤就觉得吧,这个顾萧,有时候就像个小孩一样,没办法,要用哄的。

她戳了戳他的脸颊:“顾律师,你说过会支持我做我喜欢的事情,不是吗?”

他抬头,看着她,好半天,才回了一个字,语气还闷闷的:“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