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141:顾萧来了,邀宠呀~(2更)

十五分钟后,苏遇鲤和他们去了餐厅吃饭。

胡天瑞给苏遇鲤倒了杯酒:“苏小姐,今天辛苦了,我敬你一杯。”

苏遇鲤看着面前的酒,迟疑了片刻,她想起了上次喝酒的时候,就莫名其妙跑到顾萧家里去了,她哪还敢喝酒。

厉潭沉拿了苏遇鲤面前的酒杯:“鲤鲤明天还有工作,不能喝酒,胡总敬的这杯,我替她喝。”

说完,他就举杯干了。

苏遇鲤递上一张纸巾:“谢谢。”

大概十点的时候,晚餐结束了,餐厅离他们住的酒店很近,胡天瑞先走了,苏遇鲤和厉潭沉就走路回酒店。

路上,顾萧的微信来了:【鲤鲤,回酒店了吗?】

苏遇鲤回复:【没有,刚吃完饭,现在在回酒店的路上。】

顾萧:【好,路上小心。】

苏遇鲤:【嗯,别担心我。】

厉潭沉喝了点酒,走路有点晃,他看到苏遇鲤握着手机在回信息,脸上还偷偷在笑。

他低声笑了一下:“鲤鲤,走路就别看手机了,回酒店再看吧,在路上要注意安全。”

“好。”苏遇鲤才把手机收好。

他状似无意的问:“刚刚跟你男朋友聊天呢?这么开心。”

苏遇鲤点头:“嗯。”

忽然刮起了一阵风,吹的道路两旁的落叶窸窸窣窣的响,也吹乱了厉潭沉的心。

可能是喝了酒,意志被酒精掌控住了,他也不知道自己问的是个什么东西:“鲤鲤,你跟你男朋友感情很好吧?”

“嗯。”苏遇鲤点头,“阿沉你和方医生感情应该也不错吧,你们都要订婚了。”

她的这句话又将厉潭沉的意识拉了回来,他笑:“鲤鲤,我跟方医生,不是你以为的……”那种关系。

最后四个字,他咬着牙没说出口。

他跟方医生是什么关系,跟鲤鲤又有什么关系呢?他没有立场,也没有身份,跟她解释。

他看了眼她单薄的衣服:“没什么,路上风有点大,走快点吧。”

“嗯。”

明知道天很冷,明知道她穿的单薄,可他却,连把自己的外套脱下给她的勇气都没有。

五分钟后,他们到了酒店门口,门口站了个身形高挑的男人。

美如冠玉,雅人深致,是顾萧。

他穿着黑色的风衣,是她第一次在机场见他时他穿的那件,是她最喜欢的一件外套,能将顾萧的身材勾勒得如鬼斧神工一般,让所有人都为之着迷。

她朝他跑了过去,带着经久不灭的笑容,喊他:“顾萧,你怎么来了?”

她的笑容那么美,就像与春风撞了个满怀。

厉潭沉脚尖在地上稍微摩挲了一下,就抬脚,走向酒店大门,与他和她擦肩而过时,他停下了脚步:“鲤鲤,我先上楼了。”

苏遇鲤的注意力还在顾萧身上,只是随意的点了点头:“好。”

顾萧手里捧着一束花,全是红玫瑰,他把花递过来:“鲤鲤,送你的。”

苏遇鲤接过捧花,毫不掩饰她开心的情绪:“你怎么来了?刚刚电话里怎么没说你来了?”

顾萧抱着她:“打电话的时候,我刚下飞机。”

苏遇鲤问:“你今天的官司打完了吗?”

顾萧回答:“嗯。”

她牵着他的手:“那你打赢了吗?”

“鲤鲤,”他眼神认真:“你觉得,你男朋友会输吗?”

苏遇鲤笑了,他的胜负欲,又上头了。

她说:“我家顾律师最厉害了,做什么都不会输。”

他像是被哄到了,好像还有点不开心,他说:“鲤鲤,你怎么没跟我说,你是跟他一起来出的差?”

苏遇鲤踮着脚,亲了亲他的下颚:“顾萧,我也是到了机场才知道阿沉他也会一起来的。”

顾萧表情还有点生气:“阿沉?”

苏遇鲤就继续吻他,一边亲,一边去抚平他眉梢的褶皱:“顾萧,他跟方医生好像都要订婚了,方医生都没跟你提过吗?”

顾萧认真回答:“鲤鲤,我跟她从不聊私事。”

苏遇鲤笑,她忽然想起一件事来:“顾萧,你来青宁了,那招财怎么办?”

顾萧牵着她往酒店走:“送我助手家里去了,上次在机场,你见过的,他很喜欢狗。”

被安了个“很喜欢狗”的助理张表示很无奈。

“嗯,”苏遇鲤跟着他走,“顾萧,你订房了吗?”

他牵着她的手,走到酒店的电梯,按了向上的箭头,说:“鲤鲤,你要跟我分房睡吗?”

电梯门打开了,他们一前一后走进了电梯,电梯门上映着他们模糊的影子,高一些的影子扶着另一个影子,将她抵在电梯的壁上,然后把头压了下来。

苏遇鲤把头别过去:“顾萧,电梯里有监控。”

顾萧身材很高,把她手里的捧花举了起来,正好挡住了电梯角落的摄像头。

然后,他用另一只手,把她的脑袋抬了起来,把头压了下去,用力的吻她。

直到听到电梯里传来清脆的一声“叮咚”时,顾萧才放开了她。

然后,电梯门打开了。

他牵着她出了电梯,走到她房间的门口。

苏遇鲤打开门,顾萧一进门,灯都还没来得及开,就把苏遇鲤压在墙上,在她耳边的呼吸声又重了。

他说:“鲤鲤,刚刚在电话里我说想吻你。”

苏遇鲤应:“嗯。”

他将她抱了起来:“我还有最后一句没说。”

她问:“是什么?”

房间的窗帘没拉,窗外的灯光漏了一些进来,房间里有些极其昏暗的光。

他抱着她往里走,将她放在床上:“还想睡你。”

她又被他突如其来的一句话给堵的哑口无言了,他总是在最正经的时候,脱口而出一些令她失笑的话来。

没等他的吻覆过来,她别开脸,将手放在胸前,轻轻推了推他:“顾萧,我还没洗澡。”

他捉着她的两只手,举过她的头顶:“做完再洗。”

他的吻又压了过来,带着极强的攻势,边去扯她的衣服,去咬她的脖颈和锁骨,她内衣的肩带都被他咬坏了。

苏遇鲤被他压得有点喘不上气,小心翼翼的挣扎了几下,下意识的喊出了声,他才停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