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140:鲤鲤被刁难

于未然把段霆深带进了家门,段霆深顺手把门给带上了。

于未然扭头看他,小声说:“我爸已经睡下了,你动作轻点。”

段霆深把手机的电筒关了:“好。”

“坐吧,”于未然给他拿了个椅子来:“我这里就这环境,不适合段大医生落脚。”

段霆深笑笑:“没关系,这里挺好的。”

于未然也坐下:“我们这里车进不来,走路的话要两个小时,段医生这个样子,怕是走了不止两个小时吧?”

段霆深一本正经的扯谎:“嗯,我走得快,也没走多久。”

于未然给他倒了杯水:“鲤鲤告诉你我在这里的?”

段霆深喝了口水:“嗯,我问了你闺蜜。”

寒暄完,于未然也给自己倒了杯水,很认真的看着他:“段医生,我们好像也没这么熟吧?你特地跑来这里找我干嘛?”

段霆深放下杯子,他看着于未然,踟蹰了一会儿,眼神像是带了电一般:“你没看出来吗?”

于未然端着杯子喝水:“看出什么?”

段霆深单刀直入:“我在追你啊。”

“咳——”于未然一口气喷了出来,她捂着嘴巴,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小一些。

段霆深就把外套的袖子撩了上去,用里面那件卫衣的袖子替她擦她嘴角的水渍。

于未然把脸别开,挡着他的手:“你给我放着别动。”

段霆深就乖乖把手放在空中僵住了。

她反问他:“你说你追我?”

段霆深点头。

于未然笑了一声:“段医生口味很特别啊,我都不孕了,还追我,不怕断了你们段家的香火啊?”

段霆深把手放在桌上:“你要是真的不孕,我会给你治好的。”

于未然哭笑不得,又想喷水了,她懒得理他说的那些瞎话:“你也看到了,我这里条件就这样,只有两个房间,我爸睡一间,还有一间就留给你吧,毕竟你远道而来,是客。明早天一亮,你就给我走。”

段霆深就问:“那你睡哪里?”

于未然语气蔫了吧唧的:“拜你所赐,我只能在这张椅子上靠一夜了。”

“那怎么行!”段霆深说,“你去睡床,我睡这张椅子吧。”

于未然看着他,语气生硬的很:“这是我家,要听我安排。”

段霆深就愣了两秒后,憋出了一个“好”字。

于未然去屋里拿了张毯子出来,铺在椅子上。

段霆深看着她整理毯子,问:“你为什么忽然就回老家了?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于未然声音很小:“别问,你问了也没有答案。入乡随俗,自己去屋里睡觉,晚安。”

段霆深拿着手机,语气特别坚定:“于未然,我已经跟医院请假了,我明天是不会回去的,我会等你把你的事情处理完,再陪你一起回去。”

于未然瞥他一眼:“你倒是不客气的很啊,还打算让我睡多久的椅子?”

段霆深当然不是这个意思,解释着:“是你非要睡椅子的,明明有床,你不睡。”

于未然靠在椅子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少废话,赶紧去睡觉。”

段霆深就往屋里走,就觉得,他这一趟吧,来了,又好像没完全来,什么事也没问出来,还霸占了人家姑娘的床。

他看了眼那张床,回了头:“未然,要不我们一起睡床吧,我看那张床还挺大的。”

“跟你没那么熟,别叫我未然。”于未然把毯子拉起来,盖在头上。

**

苏遇鲤的广告拍到很晚,结束时,收到了段霆深的信息,说他已经找到未然了。

她把拍广告穿的品牌服饰脱了下来,换下来后,才发现,衣服不小心蹭到了口红。

品牌方的一个工作人员刚好见到了,赶忙跑过来,语气尖酸刻薄:“呀,你怎么把衣服给弄脏了?你知道这件衣服价值多少钱吗?”

那工作人员胸前别了个铭牌,写着:“首席设计师-韩玥。”

韩玥抱着那件衣服,拿了纸巾轻轻在擦布料上的口红印。

苏遇鲤有些抱歉:“抱歉,衣服我送去干洗吧。”

韩玥还是得理不饶人的语气:“这个系列的衣服是为了这次广告特地订做的,要是拿去干洗了,拍出来就达不到我们预期的效果了。”

胡天瑞刚好从旁边走了过来,接了韩玥手里的衣服看了眼,又看向苏遇鲤,也没说话。

韩玥收起了刚刚的利刺,礼貌的喊了声:“胡总。”

苏遇鲤不慌不忙的:“抱歉,衣服是我不小心弄脏的,如果没办法干洗的话,给品牌方造成的损失,我愿意全额承担。”

胡天瑞又扭头看了看厉潭沉,用眼神问他:你觉得应该怎么处理?

厉潭沉走过来,也看了眼衣服上的口红印,不咸不淡的问:“拍广告,非要用这件衣服?”

韩玥很快就回答:“这件衣服跟这次广告的所有服饰都是一个系列的,少一件都不完整了。”

胡天瑞把手里的衣服扔在一边,随口说:“没事,少一件也不会死人。”

韩玥看着胡天瑞汇报:“可是胡总,我们这期主打的就是这个系列——”

胡天瑞打断:“韩玥,别忘了你的身份,你只是个设计师。”

韩玥低头退了两步:“是,韩总。”

胡天瑞扭头看向苏遇鲤:“苏小姐,今天拍摄辛苦了,都还没吃饭,等会儿一起去吃饭吧。”

苏遇鲤自知理亏:“好,胡总,今天真的是非常抱歉,给品牌方造成的损失,我都可以承担的。”

胡天瑞笑着说:“不用,一件衣服而已,也没什么损失。”

说完,他转身往外走,让助理去订了餐厅。

出了门口,胡天瑞小声跟厉潭沉说:“那件衣服五十万,厉少就看着赔咯。”

厉潭沉掠了他一眼,拿出手机给他的私人账户转了八十万过来。

胡天瑞收了钱,心情好的很。

厉潭沉把手插在裤袋里,语气平平淡淡:“我觉得,你刚刚的那个员工,对于紧急状况的应对能力很差,给你个建议,把她换掉吧。”

胡天瑞笑他:“你的建议,这是于公,还是于私啊?”

厉潭沉冷笑:“换不换你随意,我只是提个醒。”

苏遇鲤在楼梯口,给顾萧打了个电话。

电话通了,顾萧问:“拍摄结束了?”

苏遇鲤应:“嗯。”

他问:“累吗?”

苏遇鲤很诚实:“有点。”

顾萧说:“那你赶快回酒店休息吧。”

苏遇鲤声音有点累:“可能要晚点,等会儿要跟品牌方一起去吃饭。”

顾萧提醒:“嗯,那你吃东西要注意,生冷的不可以吃。”

“嗯。”

“也不可以喝酒。”

“嗯。”

“鲤鲤。”

“嗯?”

“把你酒店的地址和房号告诉我,我需要确保你是安全的。”

苏遇鲤就把酒店地址和房号告诉了他。

“鲤鲤,我想你了。”

“嗯,我也想你。”

“还想吻你。”

苏遇鲤笑了一下,藏着偷偷泛红的耳根:“我也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