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014:我挣的钱,几辈子都花不完

挂了电话,张平就开始找换门的师傅了,去给他家老板张罗换门的事情。

带着换门的师傅,到了顾老板的家后,他第一时间对师傅说:“先去看书房。”

以前,他也来过几次顾萧的家,每一次,书房门都是上了锁的。

因为要换门,这次就正大光明的卸了他书房的门。

书房的墙上,挂满了相片。

相片上的女人很漂亮,黑色的长发,精致的脸上,是这个世界上最纯粹的笑容。

目光再往里面看去,还有很多孩童的相片,虽然是孩童,但能看出,这满屋子的相片,都是同一张脸。

张平沉思:顾律师怕不是有恋童癖吧?

仔细看着,他觉得相片里的人有些眼熟,总觉得在哪见过,但,就是想不起来。

他等师傅把门都换好后,就给顾萧打了个电话过去汇报:“顾律师,你家的门,都换好了。”

“好。”简单而短促的应答。

张平还是忍不住他的好奇心:“顾律师,您书房墙上的相片,是……”

问到一半,他不知道怎么问下去了,就停顿了下来。

顾萧接的很快,没有一点迟疑:“是你未来的老板娘。”

不愧是他老板顾萧,老板娘果然要从小就要开始养成了。

佩服过后,张平识趣并且由衷的赞叹:“顾律师好眼光,老板娘真漂亮。”

“不该看的人,少看。”即使隔着电流,顾萧的话依然让人觉得冷冽。

吓得张平手机都掉了,他慌忙捡起来,放在耳边,只听见“嘟嘟嘟”的声音了。

-

下午两点,苏遇鲤戴着口罩,去檀城医院复查。

本来她只是个普通的运动员,不是娱乐明星,出门完全不需要戴口罩的。

但因七年前的那个采访视频,她在视频里随口说的几句话,结果就被全网黑出天际。

这些年,只要她比赛拿了奖,就会有人把七年前的旧视频翻出来,让她又活跃在了大众的视线里。

当然,是为了让她一直黑下去。

世界上总有一些人,她们看着你人又美,又有实力,非但不会真心祝贺你,反而还喜欢各种挑你的毛病,各种黑你。

其实吧,都源于那卑微的嫉妒心,嗯,就跟仇富的心理差不多。

苏遇鲤可能就是这种与生俱来的招黑体质。

秦复礼拿起笔在她的病历上潦草的写了几行字,写完后,叹了口气,眉毛一上一下,既无奈又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你是不是想让我给你开个二级伤残的证明?”

苏遇鲤不懂他的意思,秦复礼抬头,“工伤证明啊,好让你残了下半辈子不至于饿死。”

苏遇鲤搂着右肩,笑了:“我挣的钱,几辈子都用不完,秦医生多虑了。”

秦复礼把病历合上,交给她,“我当你的主治医生都几年了,都没治好你的毛病,还逐渐加重,别人会以为是我医术差。”

实际上,是她不遵医嘱,硬要训练。

苏遇鲤点点头,认真聆听秦老师的循循教诲,打趣似的,“那秦医生需要我出面帮你解释解释吗?”

“别,你要是来解释,谁都会觉得我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秦复礼不开玩笑了,表情相当认真:“追不到的梦想,换一个就得了。身体是你自己的,没必要把自己搞成伤残。”

苏遇鲤这次是发自真心的赞同:“秦医生,你说的对,我已经换了一个梦想了。”

她的梦想,已经从击剑,换成了顾萧。

秦复礼不语。

苏遇鲤收好病历,欲起身,又认真的说:“秦医生,我的肩膀,想办法帮我扛到下个月10号,我最后一场比赛。”

秦复礼面无表情,看着她的脸,用手指敲着桌上的玻璃,“还是之前的药,用法是一样的。”

苏遇鲤说谢谢,起身,问他:“秦医生就没有别的医嘱交代了?”

秦复礼抬了下眼皮,目光落在她脸上,脸很黑,“我说的医嘱,你什么时候听过?”

是啊,他说了很多次,让她不要再做剧烈运动,她从来没有照做。

苏遇鲤面上有几分愧意,“下个月10号以后,秦医生说什么,我都听。”

秦复礼低头,准备叫下一个病人的号,苏遇鲤戴上口罩,往诊室门口走。

“有什么问题随时给我打电话。”

身后却传来轻飘飘的一句。

苏遇鲤没回头,笑着嗯了一声就走了。

这个秦医生,明明关心人,却硬要装得冷酷无情。

离开医院后,苏遇鲤独自开车回家。

可这一路上,她都没有闲下来,在干嘛呢?在想做饭的事情。

第一次约顾萧吃饭,她觉得挺失败的,这一次嘛,苏遇鲤想自己做饭,想亲手做几道菜给他吃,显得更有诚意些,顺便,探探顾萧的胃口。

当然,最重要的是,能在没有第三者的情况下,跟他一起吃顿饭,才是她此番的目的。

但是——

约在哪里做,让她为难了。

如果说去他家,他会不会觉得她太唐突?别有企图?

可,如果说是在自己家……

感觉她就更别有所图了。毕竟,于顾萧而言,他们只见过两次面。

车靠路边,她给顾萧发了个信息,问他什么时候有空,想请上次欠的那顿饭。

第一次试探进行中……

五分钟后,顾萧回了信息:【要不这次,自己做饭吧。】

与她想的不谋而合,她的脸偷偷开了花,拿着手机回复:【好啊,我也有这个打算,但是,去哪里做比较好呢?】

第二次试探进行中……

锦鲤的顾律师:【去我家吧。】

顾萧的回答很简单,正好是苏遇鲤想要的答案。

她想更靠近他,更了解他,所以去看看他家,正是接下来想做的。

她大方的回复:【好的。】

第三次试探也不用再进行了。

他们最后约的是周六上午十点,在顾萧家里做饭。

从现在到周六上午十点期间的日子,苏遇鲤觉得过的分外漫长。

次日,她一大早就去了场馆训练,在训练的时候都感觉懈怠了几分,韩云昭以为她的肩伤又严重了,不停的让她休息。

她都解释说没关系,就是有点累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