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 137:苏遇鲤和厉潭沉同去青宁(2更)

翌日七点,天还没亮,顾萧把苏遇鲤送到了机场。

他牵着她走到航站楼,把行李箱递给她:“我帮你查过青宁的气温了,会比檀城冷一些,你出门记得戴上围巾和手套。”

苏遇鲤点头:“知道了。”

他继续叮嘱:“你一个人住酒店,不要给陌生人开门。”

苏遇鲤又点头:“嗯,我知道了。”

他还在继续叮嘱:“工作再忙,也要好好吃饭。”

他不厌其烦的提醒着,她也不厌其烦的应着他。

她只是有点哭笑不得了:“我的顾律师,我不是小孩子了,这些生活常识我都有的,不用担心我。”

“我不放心你。”

他把人送到机场了,天知道他多想把她再拉回车里给送回家去。

苏遇鲤替他顺了顺他前额被风吹乱的刘海,笑着说:“顾萧,在没遇到你的前二十五年里,我都好好的过来了,所以,你不用担心我,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顾萧的手握着行李箱的拉杆,大拇指不自觉的在上面抠了几下,他有点不确定的问:“鲤鲤,你会不会觉得我管你太多了?”

苏遇鲤摇头,笑笑:“不会,我喜欢我家顾律师管着我。”

顾萧抠着拉杆的动作才停了下来。

苏遇鲤牵着他的手:“顾萧,你刚刚叮嘱了我那么多了,现在要轮到我说了哦。”

顾萧看着她:“嗯。”

苏遇鲤说:“你在家也要好好吃饭,好好睡觉,危险的事情不要做,还有,要记得去喂招财。”

顾萧从昨晚起,兴致就不是很高,因为要跟苏遇鲤分开,他还是应着:“好,都听你的。”

苏遇鲤补充:“还有最后一件事,要想我。”

顾萧接的很快:“嗯,每天都会想。”

苏遇鲤接过行李箱:“那我去过安检了,你先回去吧。”

顾萧藏着心里的一万个舍不得:“好,等看不见你了,我再走。”

苏遇鲤朝他挥了挥手,转身往安检口走了过去。

到了候机厅,苏遇鲤还没见到于未然,她就给她打电话,打了很久却一直提示不在服务区,她就自己先去换了登机牌。

她眺望了一会儿,找了个位置坐下,就收到了顾萧的微信。

【我回去了,要照顾好自己。】

她就给他回了信息:【我知道了,注意安全。】

抬头时,眼神撞上了一个人影,是厉潭沉。

他穿着长款风衣,拉着行李箱,站在她前面。

苏遇鲤起身:“厉少,你怎么在这里?”

厉潭沉从容不迫:“你的经纪人昨天夜里家里有点突发状况,跟公司请假回老家了,太晚了,她就没打扰你。”

苏遇鲤就有点着急了:“她家里出什么事了?”

厉潭沉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这个她倒没说,你晚点跟她联系上了可以自己问她。”

苏遇鲤知道于未然老家还比较偏远落后,那里的信号也不太好,所以电话不在服务区也就解释的通了。

她看向厉潭沉:“那你为什么也在这里?”

厉潭沉语气很随性:“你的经纪人没跟你说,青宁的广告,是我谈的吗?”

看来,公司是真的重视这个广告,连厉潭沉都亲自去了。

苏遇鲤也就坐了下来:“嗯,她跟我说过了,但没跟我说,你也会一起去。”

厉潭沉左手拎着一个纸袋,里面装着一些糕点:“早餐吃过了吗?”

她回答:“嗯,在家里吃过了。”顾萧起了个大早,给她做了早餐。

听到说她吃过早餐了,厉潭沉就把纸袋放在一旁,拿出手机,靠在椅子上打开了游戏:“我先打会儿游戏,等会儿检票叫我。”

苏遇鲤说好,然后就也靠在椅子上,从包里拿了一本书在看。

厉潭沉余光看过去:“没想到你还看书啊?”

苏遇鲤的注意力还在书上:“嗯,以前我训练很忙,也没时间看,也是最近才开始看的,可以打发时间。”

厉潭沉把身子坐直了:“看的什么类型的?”

苏遇鲤把手里的书合上,把封面放在他面前,笑着说:“《霸道总裁爱上我》,厉少也要看吗?”

厉潭沉忽的就嗤笑一声:“没想到,你也喜欢这种类型的小说啊?”

苏遇鲤把书收起来,问:“你也觉得很幼稚是吧?”

厉潭沉脸上还洋溢着笑容:“还有别人说过你幼稚?”

苏遇鲤点头:“嗯,我男朋友。”

她的话音刚落下,厉潭沉脸上的笑容就在那一刻僵住了。

她低着头,继续说:“虽然他觉得我看这种类型的小说很幼稚,但他还是会给我买很多回来放在家里。”

苏遇鲤的这句话,厉潭沉就抓住了最关键的信息,“买回来放在家里”就说明了重点。

“你和你男朋友同居了?”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脱口而出,问出了这句话。

“嗯,”苏遇鲤回答完,又想起了什么,顺口问:“我们之前签的合约,没有规定不能谈恋爱吧?”

她当时签的时候,也没认真看过合约。

厉潭沉又看着他的手机屏幕,语调懒懒的:“没有,恋爱你随便谈。”

他又一个人在游戏里横冲直撞,一边乱冲,一边在骂人撒火。

苏遇鲤看向他:“怎么了?谁惹得你那么气?”

厉潭沉不以为意:“没什么,游戏里被人打死了。”他骗她的,在游戏里,明明是他把人家打死了。

苏遇鲤也就没管他了。

半个小时后,广播里传来了他们的航班登机的信息,厉潭沉起身,把手机揣进裤袋里,左手拉着自己的行李箱,右手去拉苏遇鲤的行李箱:“我帮你拿。”

苏遇鲤也起身:“谢谢。”

两个人一前一后走向检票口,谁也没有注意到,遗留在椅子上那个装着早餐的纸袋。

纸袋里,放着几个石榴味的蛋糕,几个蛋挞,还有几个蓝色包装袋的饼干,是国外的一个品牌,叫“TenderNess”,是之前苏遇鲤在那条巷子里用来喂狗的那种饼干。

机场的志愿者小哥哥看到了椅子上的纸袋,拎着东西追过去时,厉潭沉和苏遇鲤已经下电梯了,他就只好把东西放在失物招领处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