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013:给我换防火门

论地位高低,在檀城,那便是檀城的三大家族了。

位于三大家族之首的,是苏家,董事长苏晖阳,主攻地产行业。

以檀城为中心,向全国各地辐射,制霸国内地产行业三十余年,其地位,无可动摇。

位于三大家族第二的,便是饶家,以制药为主,拥有数以万计的制药厂,拥有许多制药方面的专利。

其董事长饶商信还是医学界的博士,经常到各大高校去演讲,饶氏,稳坐国内制药领域不可撼动的地位。

位于三大家族末位的,是厉家,厉家以文娱传媒为主营业务,旗下业务有娱乐公司,电影电视公司,各大娱乐场所等。

而厉家当下的掌权人,叫厉潭沉,二十六岁,下属们见了他,不管年纪大小,都得称他一声“厉少”。

世人只知道,苏家有个儿子,名叫苏遇见,吃喝玩乐从不落下,是圈子里出了名的二世祖。

而苏遇鲤,很小便进入了击剑队进行封闭式训练,所以鲜少有人知道,苏家还有个大女儿,叫苏遇鲤。

连百度百科上的资料,都没有苏遇鲤父母的信息。

这里也要提一下,百度百科上也查不到,厉家的掌权人厉潭沉,平时趾高气昂的,却有个致命的弱点,就是怕狗,非常怕狗。

于未然走后,苏遇鲤也出了门,因为住的公寓离训练场不远,她平时也都是走路去的,杜薇送她的车,她平时根本用不上,所以,就直接给于未然去开了。

她来的很早,但还是没有韩云昭到的早。

“来了?”韩云昭把场地稍微打扫了一下。

“教练,早。”苏遇鲤把于未然买的早餐带过来了,是豆浆和烧麦,是她喜欢的。

韩云昭转身去了储物柜,拿了什么东西递给苏遇鲤,带着很阳光的笑,“这个给你,不用谢。”

苏遇鲤接过一看,是三张世锦赛的门票,座位是第三排,非常好的位置。

“谢教练。”苏遇鲤欣喜,拿着门票,小心放进包里,“我就说,没有什么是你搞不定的。”

马上就要开赛了,在这个时候,韩云昭都能搞到那么好的票,她确定,她之前是多虑了,等她退役了,韩云昭肯定不会失业的。

有这本事,哪里还会失业?

她当然不知道,这三张票韩云昭是怎么搞来的,几乎花了一整个晚上,把负责票务的管理层,和比赛主办方的负责人的电话都打爆了。

亏得他培养了一个世界冠军,他们才卖个面子给他,不然,大半夜的电话轰炸,扰人清梦,他们肯定要把他给揍掉八颗牙。

韩云昭只是满面春风,轻描淡写:“小事一桩。”

苏遇鲤才看到他眼睛下面挂着黢黑的黑眼圈,还有厚重的眼袋,她问:“教练,昨晚没睡?”

他估计也意识到自己的黑眼圈和眼袋,解释着:“昨晚吃饭的时候,茶喝多了,夜里起了好几趟。”

苏遇鲤点头:“那茶可真能排毒。”

但其实,韩云昭昨晚根本就没去吃饭,他在场馆不远处,一直等着,直到看到一个男人来接她,她小心翼翼上了那人的车后,他才回了场馆,去把门锁了,而后,就回了家。

“所以,我今天得翘个班去补个觉,你就自己先练练吧。”他拿了外套,挂在肩上,回头,“记住,别太逞强,肩膀痛就别练了。”

“好。”苏遇鲤朝他点头,“开车小心。”

上午九点,顾萧从家里出门,等电梯。

他住在中楼层,电梯门开时,里面已经站了两个人了,都九点了,该出门上班的早就已经出门了,这个点才出门的,应该就只有他,还有,出去晨练的大姐们。

他进了电梯。

明明离得那么近了,大姐们还非要扯着嗓门儿唠嗑儿,顾萧想假装听不到都做不到。

穿红风衣的大姐:“1701的事情你听说没?”

穿绿毛衣的大姐好奇:“什么事?”

1701的住户顾萧见过,是一家三口,年轻夫妻和一个几岁的孩子。

有一次夜里他们在屋里吵架,把家里的瓶瓶罐罐砸了个遍,实在太吵,顾萧才穿上外套,到楼上敲了门。

那家的男主人生的俊朗,女主人虽然五官端正,但却并不多艳丽。

红风衣大姐:“听说呀,老公出轨了,女的呀,闹着要自杀呢。”

绿毛衣的大姐有点惊:“那女的我见过,长的吧,倒还算中规中矩,没想到性子那么烈呀。”

“那可不,上次好像就是割腕,被救下来了,但好像都开始有点厌世,不知道还会搞出什么更大的阵仗来。”红风衣大姐继续危言耸听。

绿毛衣的大姐听到有点担忧:“那可要不得呀,万一真死在我们楼里,那谁还敢住啊?”

红风衣大姐:“谁说不是呢?也不知道警察是怎么调解的,那个女的看起来也不是好惹的,我前天看到她提了几个油桶回来。里面装的怕不是汽油吧?”

绿毛衣大姐瞪大了眼,像鱼眼:“妈呀,这多吓人呀,可得赶紧去告诉物业去,可得让他们好好检查检查,别真出了什么事。”

电梯到了一楼,顾萧退后,让二位大姐出了门,他就不耽误她们去找物业了。

而,对于她们二人说的这番骇人听闻的言论,顾萧一点也不感兴趣。

到了负一楼,进了车门,顾萧从裤袋里摸出电话,拨了号码:“张平,找人替我检查一下,我家的门能不能防火?”

得,好像也并不是一点都不感兴趣,而且,还把重点听进去了。

张平懵了几秒,“好的。”张平拿不准他的想法,“是每扇门都要看?还是只看入户门?”

顾萧眸子收紧,目光如炬:“其他的无所谓,如果书房门不防火,马上给我换成防火门。”

“好的。”张平挠着头,自他入职以来,好像他老板给他安排的杂事比正事还多,比如替他送被子去干洗,帮他查航班信息,帮他去洗车等等,现在还要帮他换门。

本着极其负责的态度和与生俱来的良善,还是硬着头皮提醒他老板一句:“顾律师,别忘了十点开庭。”

“嘟嘟嘟——”

张平抽了抽嘴角,话太多了。操心太多果然不是个好现象。

回首过去,他面试的岗位,可是助理律师,不是律师助理。

顾萧接案子,从来都只凭心情,心情好时,不管案子难度大小,他眼睛都不眨就接了,张平自然拿不准他接案子的标准。

不过,回过头来,似乎,又遇到难题了,老板的书房里到底藏着什么矜贵的东西,还要用防火门保护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