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123:饶商信曾经做过的恶(4更)

半个小时后,他们到了于未然的小区。

于未然牵着招财,在楼下等着。

招财见到了苏遇鲤,立马就扑了上去,在她脚边转来转去的。

“嗷呜嗷呜~”

好像是在发泄着这几天主人不在身边的伤心和难过。

苏遇鲤蹲下摸了摸狗:“未然,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

于未然哦了一声:“明天早上我去你家接你。”

“好。”

这时候,于未然的手机又响了。

她看了眼来电显示,就气冲冲的把电话给挂了。

苏遇鲤问:“谁呀?火气这么大?”

于未然闷闷的:“还记的上次我跟你说的那个撞了你的车的傻子吗?不知道从哪搞到了我的电话,隔三差五的来骚扰我。”

苏遇鲤笑:“他为什么骚扰你呀?”

于未然骂骂咧咧的:“还不是因为我上次坑了他五万块钱嘛,他还记着一辈子了。”

苏遇鲤说:“那你把钱还他好了。”

于未然不服气:“不行,那不就是承认我坑他了吗。”

“那你就自己处理吧。”

说完,苏遇鲤上了车。

车上,顾萧说:“你朋友说的那个傻子,是我发小。”

刚刚他就在旁边,听到她们的对话了。

想到刚刚于未然叫人家“傻子”,她有点抱歉了:“嗯,抱歉啊,未然这个人就是,嘴快,其实心不坏的。”

顾萧的手扶在方向盘上:“嗯,其实我也觉得他是个傻子。”

苏遇鲤:“……”

**

晚上七点半,饶商信还在家里吃饭,饭桌上还有妻子林氏和女儿饶绮之。

饶绮之的手机忽然响了,她拿了手机到阳台去接。

电话是丁米拉打来的,她声音很急:“饶绮之。”

饶绮之语气淡漠:“什么事?”

丁米拉开门见山:“我告诉你,现在已经有人查到那个迷幻药的渠道商了,他们顺藤摸瓜,很快就会查到我的。”

饶绮之把落地窗关上,没让客厅的人看到:“所以呢?跟我有什么关系?”

丁米拉提了嗓门:“怎么跟你没关系?要不是为了帮你,我至于弄成这样吗?”

饶绮之纠正她:“你是为了你自己,还有,谁让你那么蠢,买个药品都能留下痕迹。”

丁米拉急了:“要不是你不肯给我药,让我自己解决药品问题,我用得着去买吗?你们饶氏本来就是做制药的,你那里什么药没有?”

饶绮之需要明确的撇清关系:“你说话最好注意一点,我们饶氏一向都是正正经经制药,本本分分经营,违法乱纪的事情可从来不做。你要的那种药,是违禁药,我们怎么可能会生产?”

丁米拉为了自保,开始威胁她:“饶绮之,我不管,反正如果他们查到我头上来,你最好想办法来捞我。不然,我不好过,你也别想好过。”

饶绮之毕竟在商场混迹多年了,也见过一些尔虞我诈,她冷笑:“你还有脸说,让你做的事情你给我办砸了,我一点好处都没捞着,怎么,还想把我绑在一起,笑话。”

那丁米拉就鱼死网破:“行啊,那就走着瞧,反正,那天在酒吧我们说的话,我都录音了。”

饶绮之迟疑了片刻,居然被丁米拉录音了,那是她失策了。

她压着声音说:“你最近给我安分点,不要轻举妄动。”

她挂了电话,思考了一会儿,又拨了一个电话。

客厅里,林氏和饶商信在说话。

林氏问:“今天我打电话去你办公室,你秘书说你一个下午都不在公司,是出什么事了吗?”

饶商信继续吃饭:“没什么,下午去工厂了。”

他下午去了领航福利院。

“嗯。”林氏继续吃饭。

她把碗放下,精神有点蔫:“最近我又做噩梦了。”

饶商信面向她,“你应该多出去走动走动,成天待在家里,就容易瞎想。”

林氏有点慌:“老饶,你说,她说的话会不会成真啊?”

很多年前,饶商信做了一件恶事。

那时,他父亲很疼他的妹妹,把饶氏百分之八十的股份都留给了妹妹。

他为了得到饶氏全部的股份,做了很多见不得光的事情,最后,还狠心的买了凶,开车去撞了他的亲妹妹。

妹妹的秘书后来查到了真相,就说了一句:“饶商信,有一天你一定会遭报应的,就算报应不到你,也会报应到你家人身上。”

后来,这位秘书也在人间蒸发了。

林氏越想越怕,她抓着饶商信的手臂:“那个秘书说的报应,没有报应在我们身上,你说会不会报应到咱们之之的身上啊?”

饶商信放下筷子:“这世界上哪有什么报应,好好吃饭,别瞎想。”

林氏才又拿了筷子吃饭。

饶绮之从阳台回来,他们注意到了她的脸色不太好,林氏问:“之之,你没事吧?”

饶绮之摇头:“没事,公司的事情。”

饶商信问:“公司的什么事情?”

饶绮之笑道:“没什么大事,我能解决的。”

在工作上,饶商信很认可女儿的能力,既然她说能搞定,他也就没再说什么。

饶绮之放下筷子:“我吃好了。”

她离开了餐厅,上了楼。

饶商信和林氏也没有食欲了。

佣人把餐具收进了厨房,饶商信说他有事要去书房,让他们都别去打扰他。

饶商信进了书房,把门反锁了,把书房的抽风打开。

再走到书架旁,把第四层的书都拿了下来,把里面的那块木板推了上去。

里面是一个凹进去的壁龛,上面摆着一个牌位和一张相片。

他点了三支香,朝相片鞠了三个躬,把香插在里面一个小型香炉里。

林氏说他们的报应还没来,担心会报到之之身上。

虽然他嘴上一直说着世上不会有什么报应,可是,他从很多年前,就在这个书架后面开了一个壁龛,供着这张相片和牌位了。

报应在很多年前就已经来了,而且,已经报应在他的身上了。

微弱的灯光下,相片上的女孩子穿着白色连衣裙,特别漂亮,是那种婉约的美,在壁龛的阴影下,影影绰绰的。

牌位上刻了个清晰的名字——饶玉桐。

是他的亲妹妹,也是他在二十三年前买凶将其撞死的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