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120:顾萧登门苏家

顾萧的车开进了别墅区,小王也看出了,后面的那辆小货车是跟着前面那辆白色玛莎拉蒂的,也就乖乖给货车放行了。

车停在了八栋门口,管家荣叔过来接待。

“鲤鲤,回来了呀。”

荣叔跟苏遇鲤打了个招呼,又看了眼旁边的男人,他不知道怎么称呼,就只是看向他点了点头。

苏遇鲤跟他介绍:“荣叔,这是顾萧。”

荣叔礼貌招呼:“顾先生,里面请吧。”

“谢谢,”顾萧把车门关好,“荣叔,后面那辆货车上还有东西,麻烦您了。”

荣叔摇头:“不麻烦,不麻烦,你和鲤鲤先进去吧,先生和太太在家里呢。”

苏遇鲤牵着顾萧的手,小声跟他说:“我妈妈的问题可能会很多,你得做好心理准备。”

“嗯。”顾萧替她扶了扶帽子,笑:“我都准备好了。”

然后,两个人进了门。

客厅里坐着三个人,是她父亲苏晖阳,母亲杜薇,还有姑姑苏瑾阳。

她紧紧握着他的手,“爸,妈,姑姑,我们来了。”

苏晖阳是个商人,在待客方面很有分寸,他起身,看向那边沙发上的空位,“嗯,请坐吧。”

顾萧走了过去:“谢谢。”

苏晖阳在泡茶,拿了个新的茶杯,放在热水里消毒。

苏遇鲤就开始介绍:“爸,妈,姑姑,这是顾萧,是我的男朋友。”

说话时,很暖,像是外面的漫天大雪都融化了一般。

杜薇和苏瑾阳稍稍打量了鲤鲤带回来的这位男孩子,两人相视一笑,表示都很满意呢。

对,她们很肤浅,就是颜控。

顾萧把今天买的东西拿了过来,“叔叔,两位阿姨,初次登门,多有叨扰,我准备了一点薄礼,还请笑纳。”

苏晖阳三人就顺着他看过去,门口的荣叔和送货的工作人员正一件一件的把东西往家里搬。

这阵势,是“薄礼”?怕不是把人家的店都搬过来了吧?

东西都搬进来了,连家里的佣人,他都准备了礼物,而且,都是价值不菲的物件。

诚意就在那里呢。

哦,还有一个人,他没有给他备礼物。

“小顾呀,”杜薇看着那些“薄礼”说,“你这也太破费了吧?”

他摇摇头:“阿姨,不破费,这些都不贵的。”

唔……

苏遇鲤大致算了一下,顾萧今天买的这些东西,没有一百万,也花了有八十万了吧。

杜薇看了看苏遇鲤,她红着脸,面上有那么点娇羞:“前几天鲤鲤过生日都没回来,是不是偷偷跟你去过生日去了?”

顾萧点头:“我前两天受伤了,鲤鲤一直陪着我,很抱歉,耽误你们跟鲤鲤一起过生日了。”

杜薇笑着,一副很懂的样子,相当的通情达理:“不打紧不打紧,鲤鲤什么时候回来都行,但生日,一年只有一次,当然要跟男朋友一起过的呀。”

苏遇鲤坐在一旁不说话。

杜薇问:“小顾呀,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顾萧回答:“我是个律师。”

“律师好啊。”杜薇笑,是个正正经经的职业。

“小顾,”这是苏瑾阳的声音:“你年纪多大了?”

顾萧礼貌的回答:“我今年二十六。”

杜薇问:“你家是哪里的呀?家里都有什么人?”

顾萧说:“我家在宜城,家里,还有一位父亲,一个哥哥和一个妹妹。”

“小顾呀……”

问题还在继续。

楼上有脚步声传来,苏遇见挠着头,打着哈欠,穿着皱巴巴的睡衣从楼上下来。

杜薇立马起身走过去:“你怎么穿这样就下来了?”

苏遇见很疑惑啊:“我每天都穿这样下来的啊。”

杜薇把他往楼上拉:“今天你姐带男朋友回来,你赶紧去换身衣服,把头发也打理一下。”

苏遇见很不情愿的往回走:“哦。”

他就觉得他家杜薇女士很偏心,要是遇到他姐的事情,这碗水呀,是不可能端平的。

他大概真的是捡来的吧。

十分钟后,苏遇见下了楼,看到家里墙角堆了很多礼盒,猜到了是那位顾大哥送来的,就走过去,跟顾大哥打了个招呼:“顾大哥,真有缘,又见面了哈。”

杜薇拉着他坐下,替他去顺他后脑勺的那一团翘起来的头发,笑笑:“你认识你姐的男朋友?他给我们准备了礼物。”

苏遇见有气无力的:“哦,都准备了礼物啊,那给我准备了啥?”

顾萧眼皮抬了一下,鹰挚的眼神落在他脸上,他不自觉的往那边缩了缩,小声说:“没给我准备就算了。”

“遇见,”苏遇鲤走过来,说:“顾萧给你准备礼物了的。”

苏遇见塌着脸:“哦,是什么?”

苏遇鲤指了指那边的一个纸箱。

苏遇见看过去:“泡脚桶?”

苏遇见无语了:“姐,你确定这不是给咱爸养生的?”

杜薇就出来接话了:“你懂什么?这个泡脚桶就适合你这种一天到晚在外面乱跑的人。”

苏遇见:“哦。”你说适合就适合吧,反正他是不会用的。

苏晖阳的茶泡好了,递了一杯给顾萧:“这是龙井。”

他接过:“谢谢叔叔。”

杜薇去楼上拿了个盒子出来,交给苏遇鲤:“这是我和你爸上个月去庙里给你求的平安符,你生日的那天没回来,现在送给你,鲤鲤,我们希望,你要一生平安、喜乐。”

苏遇鲤接了:“谢谢爸妈。”

苏瑾阳也从包里拿了个深红色的盒子出来,交给苏遇鲤:“这是姑姑送你的生日礼物,姑姑希望你,戴着它嫁给你此生的良人。”

“谢谢姑姑。”苏遇鲤打开了盒子,里面是一支和田玉的手镯,成色自然,光泽滋润。

这个手镯苏遇鲤知道,在她很小的时候,苏瑾阳就一直珍藏着了,她曾经告诉过她,如果她哪天找到那位水兵了,她就戴着这个手镯,嫁给他。

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那位水兵却杳无音信。

她当然知道,这个手镯对姑姑的意义是什么。

并不是什么昂贵的物件,那是姑姑这么些年来的精神寄托呀。

她把盒子盖好,还了回去:“姑姑,这个我不能收。”

苏瑾阳握着她的手,脸上带着笑,笑意却未达眼底:“鲤鲤,你收下吧,姑姑就想看着你,戴着这个手镯,跟你的良人平安、喜乐的生活一辈子。”

苏遇鲤眼里又有了些微的泪花,她忍住了,点头:“姑姑,那我就收下了。”

苏遇见也从旁边拿了个袋子过来,递给他姐:“姐,送你的生日礼物。”

苏遇鲤打开看,是一条围巾。

她问:“你不是都没钱吃饭了吗?怎么还有钱给我买礼物?”

苏遇见哼哼:“你管我。”

没钱的日子里呀,他还有未来姐夫的接济不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