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012:谁让他倒霉,碰瓷他于祖宗

次日清晨,苏遇鲤正要出门去场馆,一打开门,就见到门口站着一个姑娘。

白色雪纺衬衫,黑色西装直筒裤,一头卷发分外惹人。

“早安,苏老师。”于未然抿唇,笑得可人,举起手里提着的袋子,“给你送早餐。”

苏遇鲤侧身,让她进门:“你怎么这么早?职业记者不是都要熬夜写稿子的吗?”

于未然伸出手,打了个哈欠,“别提了,我又被那个马后炮主编赏了一篇又臭又长的检讨要写。”

苏遇鲤回到客厅坐下,对于未然的检讨早已经见惯不惯了,“这次又是因为什么?”

于未然摆摆手,一个“你不会懂”的表情,很是无奈:“我前两天发表的一篇新闻被人投诉了,说我写的稿子真实性有待考证,没有真凭实据,都在胡编滥造。”

苏遇鲤笑,“你们这个职业不就这样的吗?”

“我是真的难,”于未然一副壮志难酬的表情,“写得规规矩矩的吧,主编大人又说我写的没有看点,没流量,添油加点醋吧,又说我胡编乱造。哎,哪有那么多有凭有据的猛料可以挖啊,不过嘛——”

她顿了顿,看向苏遇鲤那张精致的脸,继续说:“如果咱们的世界花剑冠军苏老师能赏我一点猛料,那我倒是可以火一把。”

苏遇鲤摇头,“我有什么值得你写的?”

于未然一脸贼笑,挑着眉毛,笑的邪肆,“昨晚,世界花剑冠军跟想泡的男人共度了一夜,这个新闻呀,肯定爆!”

“未然,”苏遇鲤表情很认真,“这个你不准写。”

“哈哈哈哈,我逗你的。”于未然笑道:“我认识你那么多年了,要是我想爆你的料,我估计现在早就当上主编了。”

“哦。”苏遇鲤放下心来,脸上竟然有了几分淡淡的愧疚:“我阻碍你事业进步了。”

于未然无语了,“我的意思是,我不是那种为了上位而出卖我的良善的人。”

苏遇鲤懂了:“哦,那你因为胡编乱造被罚写的检讨是怎么回事?”

于未然耷拉着脸,无视她的揶揄,言归正传:“说说吧,见到你的心上人了,是你想象中的样子吗?”

苏遇鲤立马就眉眼弯弯,心里的高兴全都露在脸上了:“他比想象中更好看,声音很好听,很温柔,也很厉害。”

于未然手托着腮,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这样的苏遇鲤,说起她的那位心上人时,脸上露出的娇羞模样,十足少女怀春。

她带着笑,忍不住故意逗她:“你说他哪里厉害?”

还沉浸在少女春梦里的苏遇鲤没听出她的真实意图,很认真的回答她:“他是律师,打官司很厉害。”

于未然还在笑,“男人嘛,打官司厉不厉害不重要的,打飞机厉害就行。”

苏遇鲤脸上微微染上了绯色,瞪她一眼,才反应过来:“于未然!不准拿他开玩笑。”她捧在心尖上十五年的男人,怎么能成为于污婆黄色段子里失了身份的男主角呢?

“好好好,不逗你了。”于未然敛着笑,从包里拿出一串钥匙,扔在桌子上,“昨晚把车连夜给你修好了,那个撞了我的傻子还赔了五万块钱,等会转给你。”

“赔了五万?”苏遇鲤面色迟疑,“那得撞得多严重啊?一个晚上就修好了?”

于未然解释,“倒不是撞得严重,是你的车矜贵。”

“钱我不要。”苏遇鲤倒是很了解她:“你是不是又坑人家了?”

于未然面不改色:“谁让他倒霉,敢碰瓷他于祖宗。”

“未然。”苏遇鲤想了想,决定把即将退役的决定告诉她:“下个月的世锦赛结束后,我就打算退役了。”

于未然显然很惊讶:“以前你不是不管怎么说,信念都坚定得雷打不动吗?怎么,现在想通了?”

不等苏遇鲤回答,她恍然大悟,“哦……我明白了,你是想退役,好有时间去追你的心上人吧?”

苏遇鲤觉得她说的倒也没错,就大方点头,说是。

于未然瞥她一眼,觉得她没出息到了极致,“你这换份工作可真不容易,你爸妈隔三差五的苦口婆心,都比不上那个男人的一面之缘。”

“未然,他有名字,叫顾萧。”苏遇鲤见不得别人说他一点不好,就连称呼,都要斤斤计较。

于未然打趣:“顾萧?这名字也太女人了吧?你之前说他像妖精,不会真长了一张娘炮脸吧?”

苏遇鲤很正经的回答:“他很好看,但是一点都不娘。”

“那行,等你们感情稳定了,让我见见他本尊吧。”于未然也就不打破砂锅问到底了。

苏遇鲤只回了一个字:“好。”但是呀,于未然说的,等他们感情稳定了,再让她去见见他,她估计呀,还要等很久很久。

于未然起身,“就给你送个钥匙,顺便送个早餐。”她伸手拿起了包,“我先走了,得出去蹲点,不然今天又没新闻可写了,下个月就没奖金了。”

刚到门口,苏遇鲤叫住了她:“未然。”

她认识她很多年了,自然也知道,这些年,她其实越来越不喜欢现在这份工作了,从最初的幕前记者,混到现在,成了个专职狗仔。

如果说,起初真的是因为热爱记者这个职业而矜矜业业的打拼和付出,那么如今,期初的美好追求,就被活生生的现实给磨灭了。

一个本来皮肤白皙的姑娘,因为整天出去蹲新闻,被晒得都黑了一圈。

在生存面前,热爱,又算什么呢?

于未然回头问:“怎么了?舍不得我走啊?”

苏遇鲤走近她,眼神里带了几分深情,“你就穿成这样去蹲点?”低头,看了看她的衣着。

于未然看着自己的正装解释:“我穿这样才不会被人怀疑。”

苏遇鲤意味深长:“我都要换工作了,你也换一份工作吧。”

于未然摆摆手,强颜欢笑:“我工作好的很,不需要换。”

虽然她因七年前的那场采访,跟苏遇鲤算是成为了无话不谈的朋友,但是,于未然跟苏遇鲤到底是不一样的。

苏遇鲤是檀城三大家族之首,苏家的千金。而她,只是一个从小乡村里走出来的女学生。

苏遇鲤知道于未然自尊心很强,虽然关心她,却也从来没敢正面帮助过她。

“走了。”于未然转身,笑着出了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