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116:顾萧成了家庭主妇

苏遇见就往苏遇鲤的方向跑了去,大着嗓门儿:“姐。”

苏遇鲤现在正好在中场休息,看到苏遇见了:“你怎么来了?”

苏遇见油嘴滑舌的:“我来给你捧场啊。我姐的第一部电影,我当然得支持。”

苏遇鲤看了他两眼:“你是不是又没钱了?”

苏遇见:“……”

他的脸垮垮的:“姐,当然不是,你弟跟你之间深厚的姐弟之情啊?还需要靠钱来维系吗?”

答案是:需要的。

他手里不是还拿着他未来禽兽姐夫的信用卡嘛,省着点,每个月还是够用的。

他说正事:“姐,昨天你生日,一天都没联系上人,爸妈都担心死了,差点就雇侦探去找你了,你昨天到底干嘛去了啊?”

苏遇鲤把他拉到人少的地方:“没什么,就有点私事。”

哦,私事啊,那他可能懂了。

他猜测:“不会是跟上次那位顾大哥一起过的生日吧?”

苏遇鲤想了一下,是,也不是。

她往他身后看了一眼,后边有个人,一直傻站在离他们几米远的地方,她笑了笑:“我的事你就别操心了,你多操心操心你自己的事情吧!”

苏遇见也回头看了一眼,看到了身后的段霆可,脸色那是哀愁的很。

他交代:“姐,爸妈说让你明天回去吃饭,我们一家人很久都没有一起吃过饭了,我先走了哈。”

“好。”

苏遇见余光掠了眼身后的人,像遇到了饿狼一样,立马就往前跑了。

段霆可就去追他。

然后吧,樊露和陈小霞就在追段霆可。

苏遇鲤轻轻摇头,笑了笑。

经过刚刚苏遇见大嗓门儿的喊了声“姐”后,片场的群演,工作人员都知道苏遇鲤的身份了,原来,她的确是苏家的千金呀。

虽然他们不知道苏遇鲤的背景,但他们可都没有不认识苏遇见的。

虽然两个人的名字很相似,但长相却相差十万八千里,所以,大家也就单纯的以为,只是名字相似,仅此而已。

没想到,他们还真是姐弟呢。

然后,片场就开始传来细细碎碎的声音了。

“苏遇鲤还真是苏氏的千金呢?那她以前也太低调了吧?”

“难怪刚出道就能出演女主角,原来,还有这层关系呀?”

“哎,人家是投胎投的好,投到了个有钱人家,哪像我们呀,一出生就是平明百姓。”

“你们说,她以前参加击剑比赛,经常得冠军,是不是也是走的关系啊?”

“不会吧!这种国际性的比赛,做不得假的吧?”

“哼哼,那谁知道呢?人家她爸可是檀城首富,什么事情做不了?”

听到这里,苏遇鲤凑了过去,声音很轻,很温柔:“你们想知道的话,要不要我给你们电话,你们亲自去问问我父亲?”

几个窃窃私语的人回头见了她,就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摆摆手:“不用不用。”

苏遇鲤说的云淡风轻:“如果你们每天练习十四个小时,坚持十几年,世界冠军,你们也可以拿。”

几个人就笑着点了点头,然后灰溜溜的走了。

这从前,不知道她的身份,还能当她的面戳她两句,这现在,人家可是檀城首富的女儿,谁还敢得罪?

于未然拿了点吃的过来:“鲤鲤,怎么样?累吗?”

苏遇鲤摇头:“不累。”

于未然看着那几个悻悻而逃的人,“啧啧,这些人呀,就是自己没有,然后就喜欢酸别人。”

苏遇鲤看了眼站在那边,一个人闭目养神的谢鸣,问:“未然,你跟谢鸣熟吗?”

于未然也瞅了那人两眼:“哦,不太熟。不过据说他是童星出身,不过他无父无母,小时候是在福利院长大的。”

“哦。”那就难怪了,浑身透着一股子说不出的丧,也是个过的不如意的人。

于未然继续说:“好像是说他八岁的时候被星探发掘,才让他进了演艺圈,他跟谁都不交心,只管好好拍戏,谁也不知道他的心事,藏得深不见底。”

苏遇鲤点点头,就随口问了句:“是哪个福利院呀?”

“啊?你问这个干嘛?”于未然愣,“你不会又要给这家福利院捐款吧?”

她笑了笑:“未然,这个世界是很不公平的,如果我能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也是很幸福的。”

“好吧。”

苏遇鲤的性格于未然是清楚的,她就是博爱,温柔,三观端正,乐于助人,总之,她觉得她词穷,想不到什么特别高尚的词汇,反正品格高尚就对了。

她拿手机查了一下,说:“我给你查一下是哪个福利院吧。”

然后抬头:“这家福利院叫领航,在敏行路100号。”

话刚说完,于未然的手机就响了。

苏遇鲤嗯了一声,就继续工作去了。

下午四点,顾萧接到了一个电话。

电话里的人说,关于颁奖典礼上鲤鲤失踪的事情,有眉目了。

根据刘芹说的,她只是按照电话里的要求,到达指定的地方拿了一块涂了药的绢布,然后再去掳走苏遇鲤,她并不知道她的上线是谁,电话里的声音也做过处理。

顾萧就让人顺着绢布上的药往下查,因为,那种药,是违禁药,正规渠道是买不到的。

果然,他的人查到了几家贩卖违禁药的渠道。

有一个渠道的商家交代,前天的确有人通过他购买了一批迷幻药,但是剂量并不多,买家戴着口罩和鸭舌帽,他只知道,是个女人。

就查到这么多了。

顾萧听完他的话,对着手机,淡淡的说:“把查到的这些透给厉潭沉,不要让他发现是我们透露的。”

电话里的人:“明白。”

挂了电话,顾萧坐在办公室沉思着。

这件事情厉潭沉不是在查吗?既然他已经查到嫌疑人是个女人了,那凭厉潭沉的手段,要确认是谁,应该不太难。

既然鲤鲤不让他做危险的事情,那他就不做了。

就让别人去做好了。

他看了看时间,应该差不多可以去买菜了,晚上要回去给鲤鲤做饭呢。

鲤鲤今天想吃什么呢?

他给鲤鲤发信息:【宝宝,今晚想吃什么?我提前去买菜。】

鲤鲤很快就回了信息:【只要是你做的,我都爱。】

他回:【宝宝,今晚,把我给你吃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