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114:顾修清的本来面目

厉潭沉在原地停了步子,沉默了几秒:“我知道你。”

是鲤鲤的男朋友。

“厉先生方便出来谈谈吗?”

“好。”

半个小时后,厉潭沉来到了约定的地方——檀城码头。

码头的风很大,海浪被卷的厉害。

厉潭沉目光落在顾萧脸上,一张温婉中藏了英气的脸,还有一双看谁都温柔的桃花眼。

漂亮的不像话。

这是厉潭沉对第一次遇见这个男人的评价。

他说着开场白:“你好,我是厉潭沉。”

“你好。”顾萧话不多说,直接进入主题:“昨天我女朋友在酒店出了点事情,是你送她去的医院?”

厉潭沉点头:“对,是我,她是我公司的艺人。”

“谢谢厉先生的相助,”顾萧问,“那厉先生查到是谁做的了吗?”

顾萧知道,厉潭沉私底下在查这件事情。

风特别大,厉潭沉拉了拉外套:“我只查到,是一个叫刘芹的服务员做的。”

顾萧不以为意,他面不改色,眼睛却换了一种神态,像夹了冰粒:“厉先生也知道,那个服务员并不是真凶,幕后还有推手。”

厉潭沉倒是有些好奇:“我已经让酒店封锁了所有消息,顾律师你是怎么知道的?”

顾萧的话也是冷的:“这个厉先生不用管,如果方便的话,还请厉先生告诉我,你还查到了什么?”

昨天,厉潭沉从檀城医院离开后,就去了云峰酒店,去查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

厉潭沉说:“刘芹说,她是前一天下班的时候,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说让她帮忙做件事,事成之后,会给她五十万作为酬劳。”

顾萧问:“是谁?”

厉潭沉摇头:“那个号码查过了,是一个八十岁老太太的身份证办的,老太太是位失独老人,电话卡,应该是从老太太那里买来的。”

还没有查出什么头绪。

顾萧听着,像在思考。

厉潭沉拿了盒烟,递过来:“我查到的就这么多了。”

顾萧用手挡了,并未看他:“烟我就不要了,谢谢厉先生今天告诉我这些。”

他侧身,看了眼并不平静的海面,然后冷冰冰的语气:“也希望厉先生,以后可以离我家女朋友远一点,厉先生身上的绯闻实在太多。”

厉潭沉自己从烟盒里拿了支烟出来,放进嘴里,点着了火,笑了。

这个男人,不仅漂亮,还危险。

**

下午五点半,苏遇鲤睡醒了,出来时,看见顾萧已经在厨房忙活了。

她走进厨房:“顾萧,你的伤都没好,我来做饭吧。”

顾萧转过头看她:“做饭不是剧烈运动。”

她把袖子挽起来,去拿了菜,“那我帮你摘菜。”

“鲤鲤,”他看着她,“你喜欢吃我做的菜吗?”

苏遇鲤点头,“喜欢啊,你做的菜很好吃。”

顾萧又被哄到了:“那以后我只给你一个人做。”

苏遇鲤笑着继续摘菜。

宜城。

晚上十点,一条暗黑的长巷,特别偏僻,方圆几十里,都没有人。巷子里没有路灯,只有很浅的残月挂在天边。

有阴风凛凛,有风吹落叶的声音,窸窸窣窣。

在原本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清晰,有些瘆人。

残月洒下了黯淡的光,照亮了巷子尽头的三个人。

两男一女。

女孩子是顾修清,穿着蓝黑色蕾丝连衣裙,披着一头银色的发,站在月光下,像黑精灵。

其中一个男人穿着黑西装,站的笔直。

另一个男人,身形有些胖,他被绑在了一根柱子上,柱子是木的,他眼睛睁的很大,瞳孔都被放大了。

他身子有些抖,声音颤颤巍巍的:“你,你们要干什么?”

顾修清手里拿着飞镖,摊在掌心,上下抛着把玩,笑着回答他:“我要干什么,你看不出来?”

被绑在柱子上的男人吓坏了,声音继续颤:“你要拿我当飞镖靶?”

女孩子笑笑:“不可以吗?”

柱子上的男人脸色煞白,快速在脑子里搜索了一圈记忆:“我没得罪过你啊,为、为什么?”

顾修清往前走了几步,笑的特别甜:“看来,你的记忆力不太好啊,你好好想想,你今天得罪过谁?”

男人绞尽脑汁,冥思苦想,想破了头,也只想到了今天他的车被追尾了,他让那个肇事者赔了十万块钱。

他立刻就懂了,说的迅疾:“那个钱我一分都没动,我马上还回去,真的,你放了我,我马上还回去。”

顾修清停下了把玩飞镖的动作,把飞镖拿在手里。

“蠢货!”

柱子上的男人真的不知道啊,他支支吾吾的:“还请,请女侠明示,我到底哪里得罪女侠了?”

顾修清做了个要扔飞镖的姿势,男人闭着眼睛大喊:“女侠饶命啊,女侠饶命啊!”

顾修清扔了飞镖,男人“啊~啊~”大叫。

飞镖不偏不倚的钉在了柱子上,位置正好在男人头部以上两公分的位置。

男人喊的撕心裂肺:“啊——女侠饶命啊,女侠饶命啊。”

顾修清回头看了眼身后的保镖,保镖大哥会了意,就从地上的筐里拿了一个飞镖,递了过去。

顾修清脸上的笑容就一直没停过,可从她身上,却由内而外透着股令人窒息的气息。

“再给你一次机会吧,好好想想,你到底做了什么错事?”

男人很慌,只得乱猜:“我不该让那个肇事司机赔钱,也不该撞他的车,女侠饶命啊,女侠饶命啊!”

顾修清又一个飞镖扔出去:“蠢货!你还推了他。”

“啊——”

飞镖又钉在了男人右边肩膀上方两公分的柱子上,男人拼了命把身子往左边挪。

“女侠,我不敢了,我不敢了,我道歉,是我的错,我不该推他,你饶了我吧,饶了我吧!”

他的腿都已经软了。

顾修清瞪了他一眼,眼神是十足的嫌弃:“你怎么可以推我的孟田哥哥?”

她的手空了,身后的保镖大哥又递了一个飞镖过来。

她接了:“再拿一个过来。”

保镖又递了一个过去。

顾修清手上拿着两个飞镖,对着柱子上的男人:“这一次,我要扔两个了哦。”

还不等男人反应,飞镖就逆风飞了过去。

男人在一声惨绝人寰的叫声中,晕了过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