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113:孟田追尾,厉潭沉的秘密(2更)

顾家别墅。

别墅区很大,里面有好几栋独栋别墅,顾家的几个儿女,每人都单独住了一栋。

虽然顾萧很早就不住那里了,但顾世连还是把属于顾萧的那栋给他留着。

顾修清把自己关在别墅里玩飞镖,她用力把飞镖扔了出去,手里的飞镖准确无误的插在了十环的位置上。

她回过头,看向身后那个体格健壮的男人。

“你刚刚说顾萧已经离开宜城了?”

声音软糯,再配上那张乖巧的脸,银色刘海遮着额头,一点攻击性都没有。

但她身后那个身材健硕的保镖显然很怕她,非常恭敬的回答:“是,四小姐,十分钟前就上了飞机。”

顾修清拿了湿纸巾,擦了擦手,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无奈的摇摇头:“哎,人都受伤了,也不知道消停一些。”

保镖身子绷的很直,不敢说话。

她忽然又起身,面上带着十分阳光的笑容:“那孟田哥哥呢?他回来了吗?”

保镖回答:“已经在从机场回来的路上了。”

顾修清很开心,蹦蹦跳跳的去拿了包,然后挎在肩上:“我去找孟田哥哥。”

保镖跟出了门。

从机场回家的路上,孟田开着车,一时没留神,车就追尾了前面的一辆白色轿车。

他停了车,从车里下来,碰上了也从白色轿车上下来的司机,是个男人,有点胖,有啤酒肚,也有点拽。

他上来就骂:“妈的,你会不会开车?”

责任非常清晰,是孟田的全责,他点头道歉,态度诚恳,绅士有礼貌:“抱歉,您的车我会全权负责。”

胖司机趾高气扬,伸手推了一下他:“你怎么全权负责?你知道我这车值多少钱吗?还有,你耽误了我的时间,产生的误工费又要怎么算?”

他的车,是辆国产小奔驰。

而孟田的车,只是辆普通的大众。

孟田说:“真的非常抱歉,麻烦您给我列个账单,我会承担您的误工费。”

胖司机得意,碰上了个冤大头,当然要好好的宰一顿:“看你态度还不错的份上,误工费你就赔我一百万吧。”

孟田说:“抱歉,请问一下,您是从事什么工作的呢?您的车估计三天内能修好,您要索要一百万的话,您一天的收入能有33万吗?”

这话,问的胖司机目瞪口呆的,他愣了半分钟,说:“你管我什么工作?我说要一百万就要一百万,老子就值这个钱,你就说吧,是不是想赖账?”

孟田依旧是好言好语的:“如果您无法提供您的工作证明的话,那我只好按照我的标准来赔偿了。您的误工费我赔偿您三千块,修车的钱我全权负责,您看可以吗?”

胖司机身边的一个朋友把他拉到一边,小声说:“这人不会是个傻子吧?说话一板一眼像我爷爷似的。”

胖司机还很气愤:“真是日了狗了,碰到个傻子。看他那样估计也拿不出一百万,算了,要个十万块落袋为安再说吧。”

说完,他扭头过来,跟孟田说:“好了,算我倒霉,你现在给我十万块,然后把车给我修好,我就不追究了。”

孟田其实就挺困的,就很想回去补个觉,是真的懒得跟他折腾,就拿出手机给他转了账,然后一起把那位胖司机的车送去了4s店,付了修车款,才离开了。

**

几个小时后,顾萧和苏遇鲤抵达了檀城后,顾萧叫张平到机场来接人,他不是在休假嘛,那肯定是百般不情愿的。

但是,谁让顾萧是他老板呢?所以,他当时就准时出现在机场了。

他眼睛很尖,看到了老板,就立马蹿了过去:“顾律师。”

看到了他牵着一个女孩子,女孩子戴着墨镜和口罩,他认不出是谁,只能靠蒙了。

“这位是老板娘吧?”

苏遇鲤摘下墨镜,微微一笑,不说话。

张平的这声“老板娘”,毫无悬念的取悦到了他老板,顾萧牵着苏遇鲤,走到车边,微微勾了唇,对张平说:“业务能力有提升,下个月给你涨薪10%。”

张平在心里乐开了花,这一趟,来的值。

张平把人送到东方御典后,顾萧把鲤鲤送回了家。

“鲤鲤,你昨晚没休息好,等会儿就乖乖在家里补个觉吧。”

她问:“你不在家吗?”

顾萧说:“我有点事情要去处理。”

她点点头,交代着:“那你要注意身体,别做剧烈运动,小心伤口裂开。”

他抱了抱她:“好,记得给手机充满电,要一直开机,不要让我找不到你。”

苏遇鲤点头。

道完别后,顾萧下了楼。

**

方悦桃把跟厉潭沉看电影的时间约在了今天,她特地调了一天休息,就为了能跟厉潭沉一起去看场电影。

白天场的电影院,人并不多,方悦桃选了一部爱情片,捧了一桶爆米花,坐在观影厅。

看电影这种风雅的行为,厉潭沉向来是不爱的,跟电影院相比,他更爱风月场。

所以,整部电影一百三十多分钟,他玩了五十分钟的手机,睡了五十分钟的觉,还剩三十分钟,也只是盯着屏幕,目光虚空,在想事情。

电影结束后,他和方悦桃走到门口。

厉潭沉停下脚步,双手插兜,“方医生,电影我已经陪你看了,以后我们就桥归桥,路归路吧。”

说完,他就径直往外走了。

方悦桃在后面叫他:“厉潭沉。”

他脚步又停了,没回头。

方悦桃问:“你为什么不能喜欢我?”

厉潭沉轻叹,然后回了头,笑着说:“我喜欢的人太多了,再多喜欢你一个的话,嫌累。”

她走过去,说:“我知道,平日里跟你腻腻歪歪的那些女人,你不会看上她们的。”

厉潭沉笑:“你怎么知道我不会看上她们?”

方悦桃也开始卖关子:“我就是知道。”

厉潭沉转身走了:“别自以为是了。”

方悦桃站在原地,低头笑了笑,也迈步往外走。

厉潭沉,你是什么样的人,我怎么会不知道呢?

那一天,我就在转角,我什么都知道。

厉潭沉走远了,手机响了。

他低头掠了一眼,是个没有见过的号码。

他滑动接听。

“厉先生吗?我是顾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