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111:顾萧的不眠夜(2更)

苏遇鲤的理智在不断的提醒她,顾萧之前的那些行为,是不对的,是不被允许的。

顾萧是个危险的分子,她应该是要远离的。

她在心里拼命筑起了堡垒。

但,顾萧的一个眉头,一个笑容,一个声音,又让她节节败退。

最后,因为他的那一句“鲤鲤,你别不要我”,彻底扯断了她的心理防线,终于,溃不成军。

最后,顾萧战胜了理智。

她说:“顾萧,你答应我,之前你做的那些危险的事情,以后都别再做了好不好?”

顾萧很乖,笑着答应了:“好。”

她就静静的看着他。

也许,在这世界上,能主宰苏遇鲤的,不是伦理,不是律法,而是一个人,他叫“顾萧”。

她非常确定的是,即便他真的弄出了人命,那她也还是会喜欢他。

*

刚刚的吻里,顾萧尝到了,苏遇鲤的吻咸咸的,可能是因为刚刚哭过了,眼泪沾到了唇角。

他拍着她的后背,“宝宝,你又哭了。”

苏遇鲤别过头,不让他看到,不承认:“我没有。”

她拿了手机,离他远了一些,说:“我打个电话。”

“好。”

她拨了于未然的号码,交代她:“未然,我可能这几天都要待在宜城,你帮我照顾一下招财吧。还有,如果有工作上的事情,你帮我请个假吧。”

于未然早就猜到了是这么个结果:“好,帮你带你的狗儿子没问题,但是请假,我要用什么正当的理由呢?可以直说吗?”

苏遇鲤点头:“嗯,可以。”

得,苏遇鲤的影后之路算是要彻底毁了。

于未然有气无力的:“哦。”

电话挂了以后,苏遇鲤又去把衣服换了下来。

顾萧喊她:“鲤鲤。”

她走过去:“嗯?”

他说:“我有点冷。”

她环视一圈,问:“你这里只有一床被子吗?”

“嗯。”他回答着,“你不冷吗?”

不说她还不觉得,一说她还真觉得有点冷了。

宜城比檀城温度低了很多,再加上夜里起了风,更加凉了。

她说:“有点。”

顾萧伸手把被子的一角掀开,拍了拍旁边的位置:“床已经给你暖好了。”

她笑:“顾萧,你是个病人。”

言外之意:顾萧,你要自己睡。

他却说:“鲤鲤,病人需要照顾。”

她嗯了一声:“我会一直在旁边,你有事随时喊我。”

顾萧撒娇:“病人需要你在床上的照顾。”

苏遇鲤:“……”什么虎狼之词?

“鲤鲤,我这里只有一床被子,如果你不跟我一起睡,那我就把被子给你。”

他说完,就把身上盖着的被子掀开。

苏遇鲤还能说什么?她怎么以前就没发现,顾萧原来这么粘人的呀。

她走过去,踢掉鞋子,爬上床,故意不去看他:“顾萧,你好粘人。”

他神色严肃了一些:“你不喜欢吗?”

她还没来得及回答,他又说:“那我可以改。”

“不用改。”苏遇鲤钻进被子里,“我喜欢。”

当然不用改,只要是顾萧,不管粘不粘人,她都喜欢的呀。

她怕弄到他的伤口,离他特别远,被子中间露了一道很宽的缝隙。

“鲤鲤,你靠近一点,中间会漏风。”

苏遇鲤摇摇头:“不行,太近了我怕会碰到你的伤口。”

他说:“你不会,你睡品特别好,特别乖。”

她往他那边挪了一点点:“这样行了吗?”

顾萧说:“再近一点。”

她又往那边挪了挪:“现在呢?”

顾萧滚烫的身子贴上了她,这下满意了,笑着说:“可以。”

他吻了吻她:“今天累坏了吧,快睡吧。”

她轻轻应了:“嗯。”

她今天,是真的特别累。

他拍着她的肩膀,把灯关了,哄着她睡。

“宝宝,晚安。”

“晚安。”

也许是换了个新的环境,又或者是精神依旧是紧绷的状态,苏遇鲤闭着眼睛,却很久都没有睡着。

她不敢翻身,生怕惊动到顾萧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在黑暗中,他喊了她一声:“鲤鲤。”

“嗯?”她应了,小脑袋动了动:“你也没睡着吗?”

他说:“嗯,有点难受,睡不着。”

她被他抱着,挨的很近,身子贴在一起,一股一股的暖流在他周身游蹿。

她把灯开了,以为他是伤口疼,所以睡不着,就说:“那我们聊会儿天吧,分散一下你的注意力。。”

这样也好,他说:“好。”

她想了想,问他:“顾萧,你原本给我准备的生日礼物是什么?”

不能说,要是说了那就更不用睡了。

他说:“等我补送给你的时候,你会知道的。”

她似懂非懂:“哦,还这么神秘啊。”

不是神秘,真的不是神秘。

他岔开话题:“鲤鲤,你昨天电话里说,要正式给我正名是什么意思?”

她声音小小的:“嗯,我本来想今天带你去见我父母的,还有我姑姑。”

他歪着头,下巴在她的脑袋上轻轻蹭了蹭:“鲤鲤,你知道带男朋友回去见家长意味着什么吗?”

她点了点头:“我很喜欢你,我希望我的家人也同样喜欢你。”

这样啊?

估计鲤鲤的那个二世祖的弟弟怕是不会喜欢他的。

他说:“等我的伤好了,我多买点礼物,亲自去登门。”

她想了想:“不用买太多,我父母他们其实什么都不缺的。”

自然是什么都不缺的,就是缺个女婿和儿媳妇。

“鲤鲤,你是在心疼我的钱吗?”他笑了笑:“我不缺钱的,你跟我在一起,不会吃苦的。”

是呀,顾萧怎么会缺钱呢?律师,只是他的兼职。

只是因为她说喜欢律师,所以他才开了个律所。本来也不指望着能挣钱,倒是张平,为了律所的未来,各处施展他的鸿鹄之志。

她摇头说:“不是。只要你身体康健,就不会苦。”跟有没有钱都没关系。

他说:“嗯,都听你的。”

也不知道两个人聊了多久,苏遇鲤后半夜就睡着了。

见了鬼了,顾萧反而却越来越精神了。

他拿了手机,动作很轻,拨了孟田的电话。

那边的孟田可能才刚睡了三四个小时,三少的来电,那可是十级警报,他很快就接了电话。

“三少。”

孟田只叫了一声称呼,电话就被挂断了,他还在怀疑三少是不是打错了,就收到了一条信息:【明早七点,把早餐送过来,再去买几套女士的衣服过来,尺码你知道的。】

孟田看完信息,回了:【是,三少。】

打了个哈欠,眼角泛出了生理眼泪,他看了眼时间,凌晨三点多。

他调了一个五点三十的闹钟,一个五点四十的,一个五点五十的,然后才把手机放在离自己最近的地方,沉沉睡下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