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110:鲤鲤放弃抵抗,给顾萧包扎上药

顾萧听的很认真,他对她的认知没有错,鲤鲤真的是个很善良的女孩子。

最后,她说:“你把手机给我,我让孟田过来照顾你。”

他不给,着急了:“那你呢?”

她说:“你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他说:“旁边有间书房,你可以去书房,我不会打扰你的,但是,你不要走好不好?”

苏遇鲤摇摇头,没说话,只是从床边站了起来,去了卫生间。

顾萧的眼神追着她过去,两分钟后,她换上了她来时穿的那件黑色礼服,披了件白色披肩,往门口走。

“鲤鲤,你不要走,不要走好不好?”

顾萧直接从床上起来了,去追苏遇鲤,也顾不得腹部的伤口了,他只想去把他的鲤鲤抱住。

苏遇鲤停下了:“顾萧,你不要命了?”

他抱着她,紧紧的抱着,恨不得用身子将她整个都包住。

他说的理直气壮:“鲤鲤,我的命都是你的了,如果你都不要我了,我还要这条命来做什么?”

“顾萧,你别激动,小心伤口。”苏遇鲤用了点力,将他推开:“先回床上躺着。”

顾萧没放开她:“鲤鲤,你不要走。”

她拍了拍他的肩膀:“顾萧,听话,先回床上躺着。”

顾萧撒着娇:“我不要躺着,我要你别走。”

苏遇鲤真是拿他没办法了,她说:“好,我不走,你先回去躺着。”

顾萧依然噤若寒蝉:“鲤鲤,你不要骗我。”

苏遇鲤反过来哄他:“嗯,不骗你,快回床上去。”

顾萧才松开了,苏遇鲤把他扶回了床上。

他的伤口果然又出血了,新鲜殷红的血渍往白色绷带的外侧蔓延过去。

苏遇鲤的白色披肩上也染了血。

她看到他身上的血时,面色里有惊和乱:“顾萧,你打电话给孟田,让他找医生过来。”

顾萧摇摇头拒绝:“不用找医生。”

她顾不了那么多了,伸手去拿他的手机,“顾萧,你的伤口在流血。”

顾萧说:“鲤鲤,就算你叫了医生,一时半会他也到不了。”

苏遇鲤没见过那么多血,她很难想象,一个人流了那么多血,他会有多疼:“那现在怎么办?”

他看着她,认真的说:“鲤鲤,你帮我。”

苏遇鲤没有犹豫,点了点头:“好,我应该怎么做?”

她把身上的披肩脱了,扔在一边,走到床边,看着顾萧。

顾萧指了指旁边的药箱,说:“药箱里,有止血海绵,棕色瓶子里,是清创的药。”

“好。”苏遇鲤把药箱的盖子打开,看了看里面的药,然后把药箱搬了过来。

“鲤鲤,你先帮我把绷带拆下来。”

他说话的时候,额头的细汗就没停过,嘴唇也没了血色。

“好。”苏遇鲤替他把身上的衬衫脱了下来,小心翼翼的去拆绷带。

“疼吗?”她也一直绷着线,生怕断了。

他看她:“你拆的话,就不疼。”

都什么时候了,他还不正经呢,苏遇鲤轻轻柔柔的把他腹部的绷带一圈一圈拆下来。

看到伤口的那一刻,她条件反射的怔了一下。

伤口的长度大概有两公分,深度她不知道。

他看到她刚刚的反应了,小声问:“鲤鲤,会害怕吗?如果害怕,我可以自己来。”

她没见过那么严重的伤口,自然是有些慌乱的。

苏遇鲤摇头:“是你的话,就不怕。”

顾萧笑了笑:“你先用止血棉花涂抹在伤口上。”

“嗯。”苏遇鲤照做了。

很快,一团又一团被染红了的棉花被扔在垃圾桶了。

她边朝他的伤口吹气,边问:“疼吗?”

顾萧还是摇头。

血止住了,她就开始帮他清创。她不知道那瓶棕色药水的成分是什么,她只是乖乖听他的,给他涂在伤口上,然后用棉签轻轻的擦。

清完创口,她再用绷带一圈一圈的替他把伤口包裹好。

整个过程,顾萧皱紧眉头,一言不发。

她问了他好几次,疼不疼,他都说不疼。

还夸她,说她的手法很专业,绷带缠的很漂亮。

她说别闹。

折腾一番下来,已经晚上十一点半了。

她把旁边的医用垃圾收拾了一下,再回来时,发现顾萧开了投影仪,微弱的光束撒在对面的墙上。

她走过来,问:“很晚了,你是要看电影吗?”

“鲤鲤,生日快乐。”顾萧笑着说:“幸好,还没过十二点。”

早晨睡醒时,阳光很好。

她原以为,今天会是个很温柔的日子,却不想,一整天下来,发生了这么多事。

看着床上那个已经伤痕累累的“病患”,苏遇鲤的鼻头忽然又泛起了一阵酸涩:“顾萧,谢谢你,还记得。”

刚刚她对他的态度不是太好,他却记着她的生日呢。

顾萧笑得很温和:“我身边所有的一切,都在提醒,今天是你的生日,就连我保险柜的密码,都是你的生日,我怎么会忘。”

他把投影连接了手机,点开了一个视频。

他说:“鲤鲤,本来给你准备了一份生日礼物的,但我现在这个样子,没法亲自送给你了。就送你一个视频,作为补偿的礼物吧。”

她问:“是什么视频?”

他没有回答,而是说:“看屏幕。”

她就乖乖的盯着屏幕,画面里,出现的是顾萧的身影,他穿着黑色燕尾服,坐在椅子上,前面放着一架大提琴,他认真拉着大提琴。

画面里的顾萧,他的脸还有些青涩,年纪应该不大。

大提琴低沉的旋律充满了整个屋子,她安静的听着。

一曲结束,画面的人说:“我是顾萧,鲤鲤,生日快乐。不知道什么时候你才会看到这个视频,也可能,我根本没有机会给你播放这个视频。不管你以后会不会看到这个视频,我每年的今天,都会给你录一首曲子,希望你会喜欢。”

听到这里,苏遇鲤忍了一夜的泪,终于不听话的掉了下来。

他哄她:“鲤鲤,不哭。”

她擦了眼泪:“顾萧,这个视频你是什么时候录的?”

顾萧抚摸着她:“这个是我十九岁的时候录的,之后每一年的今天,我都会录一段。”

她吸了吸鼻子,然后俯下身子,凑到他的唇上,用力的亲他。

她不太会接吻的技巧,动作显得有些笨拙僵硬,但顾萧却很喜欢这样的鲤鲤,接吻时,像乖顺的小绵羊,他搂着她的头,轻轻的吻着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