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109:顾萧的“罪状”

顾萧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苏遇鲤,在他的印象里,她是温和的,是性子极好的,也是极好说话的。

可此刻的她,冷静,沉着,理智得让他害怕。

他什么也不说了,先认错:“对不起,鲤鲤,我没想那么多。”

苏遇鲤咬着下唇,“顾萧,你知道吗?你这是在犯法。”

他是律师,他怎么会不知道?

还知法犯法,罪加一等。

他看着她:“鲤鲤,你别不要我,好不好?”

他终于服了软,在苏遇鲤面前:“只要你别不要我,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苏遇鲤已经开始左右他的意识了。

看着顾萧那张没什么血色,还堆满了细汗的脸,苏遇鲤还是心软了,她从顾萧手里抽出一只手,抽了纸巾替他把汗擦干。

“顾萧。”

他像受了惊的猫儿,时刻绷着一根弦,他应的很快:“嗯,鲤鲤,我在。”

她问:“除了洛导的事情,你还有没有事情瞒我?”

顾萧低了头,如实回答:“有。”

苏遇鲤问:“也是跟我有关的吗?”

顾萧应:“嗯。”

“是什么?”

顾萧抓住了替他擦汗的手,攥得很紧,他说:“那个姓林的女击剑选手,她的右手是我打断的。”

苏遇鲤知道他说的是林婉意,她问:“为什么?”

他回答:“因为她害的你在比赛前一天受伤了。”

苏遇鲤眉间的褶皱就一直没有舒展开,她压着声音:“还有吗?”

“嗯。”顾萧说的很轻,“还有那个前不久跟踪你的男人,”他偷偷看她,小声说:“也是我做的。”

他说的是费中华,肋骨被打断了四根,门牙掉了,还重度脑震荡的那个。

苏遇鲤安静的听着,呼吸声却愈发的加重了。

“还有,之前抢了你包包的人,我把他扔进海里了。”

“还有,之前调戏过你的商店老板,我套了麻袋把他打了一顿。”

“还有——”

“顾萧。”苏遇鲤闭着眼睛,打断他:“你别说了,我只问你一句,你弄出过人命吗?”

他的回答很坚定:“没有,真的。”

他的力气很大,攥的她的手腕有些疼,她轻轻挣扎了一下,顾萧却攥得更紧了。

她说:“顾萧,疼。”

“对不起。”他才松开了她的手:“鲤鲤,你别不要我,好不好?”

他松开手,心里的不确定却更加重了。

爱的越深,就会越害怕失去。

他说:“鲤鲤,我都可以改,你别不要我。”

鲤鲤,你别不要我,我已经没有母亲了,如果你也不要我了,我就一无所有了。

“顾萧。”苏遇鲤浅浅的笑了:“在我还不知道喜欢的年岁里,我就想着,能再见你一面。”

“后来,你终于出现在我的生活里了。温文尔雅,芝兰玉树,璨若星河。”

“原来,我见到的样子,只是我以为的样子。”

听到这里,顾萧很慌:“鲤鲤,不是的,你听说我——”

“顾萧,”她打断他:“你先听我说完。”

顾萧闭了口,不说话了。

“可是如今的你,让我感觉到害怕,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又会做出什么让我无法接受的事情。”

“你刚刚说的那些人,虽然他们曾经或多或少是伤害过我。”

“但每个人的生活,不可能都一帆风顺,都会遇到一些生活上的添加剂,而这些,都是我能够承受的范围。”

“他们或许会得到应有的惩罚,但不应该,由你去给他们定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