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104:鲤鲤得救,方悦桃求约会(4更)

杨经理带着厉潭沉一行人,乘电梯到了803门口。

杨经理掏出备用钥匙要开门,厉潭沉制止,他小声说:“未然,等会门开了,你先进去看看情况,如果里面有危险,你就大声喊。”

刚刚刘芹支支吾吾的交代了部分经过,鲤鲤是被她们下了药带到803的,至于他们的目的,相当明显。

假设鲤鲤真的已经出事了,那他们一群男人冲进去,那鲤鲤以后要怎么办?

于未然点头说好,杨经理小心翼翼的开了门。

门打开,于未然就冲了进去,就见着一个一身油腻的大叔从卫生间里出来,他上身没穿,下身裹了条浴巾,嘴里还哼着小曲儿。

于未然没理他,跑去里面找人去了:“鲤鲤,鲤鲤。”

雪白的大床上,苏遇鲤正躺在上面,她脸上的妆有些花了,但是身上穿的礼服还好好的。

谢天谢地,鲤鲤没出事。

于未然上前去叫她,苏遇鲤只是挪动了一下身子,也没应她。

她就去把苏遇鲤扶起来,往外走。

身后的那团肥腻就冲着她喊:“你是谁?你要做什么?”

于未然扶好鲤鲤,才抽空看了眼那个胖乎乎的男人,语气是十足的厌弃:“你还管我干什么?也不看看你惹了什么人,你死定了!”

说完,她大喊:“厉少,鲤鲤没事,你们进来吧。”

门口那几个人才冲了进来,厉潭沉从于未然手里接下了苏遇鲤:“鲤鲤交给我吧。”

他把苏遇鲤打横抱起,就往外跑,到门口时,他停下脚步,回了头:“杨经理,这里的事情,就交给你了。鲤鲤是个艺人,希望今天的事情,别向外透露一个字。”

杨经理点头:“厉少您放心,我明白。”

之后,厉潭沉才继续提了步子,于未然和李新新也相继追了过去。

杨经理走过去,按住了那位胖乎乎的客人。

厉潭沉出了酒店,直接把苏遇鲤抱到他的车上,然后启动了车子,往檀城医院的方向开去了。

于未然跟在后面,也上了她们的那辆保姆车,跟司机明叔说:“明叔,快,跟上厉少的车。”

明叔点头:“包在我身上。”

明叔就开始跟着前面那辆蓝色的宾利了。

可是吧,前面的那辆豪车,真不愧是豪车,提速特别快,明叔踩了很重的油门,可是跟前面那辆蓝色宾利的距离越来越大了。

眼看就要跟丢了,于未然着急死了:“明叔,你开快点啊。”

明叔就又把油门加重了许多,可是厉潭沉的车却越来越远了。

于未然喊:“明叔,快给油啊,给油啊!”

“这条路限速60,厉少的速度,起码飙到120了,”明叔还在有理有据的分析着:“呀,厉少超速了呀。”

这一刻,于未然也不管超不超速了:“明叔,你快点啊,快跟上啊。”

明叔脸皱的跟苦瓜似的,很无奈:“咱们的这辆本田,哪里能跟厉少的宾利比啊?”

就算能比,他也不能违章超速啊,被吊销驾照是小,他可不得为了他一家四口,要惜命呢。

最后,于未然在绝望中,把厉潭沉的车给跟丢了。

**

厉潭沉在车里给方悦桃打电话。

接到厉潭沉电话的方悦桃有些诧异:“厉潭沉,有什么事吗?”

他开门见山:“方医生,我一会儿送个人去你们医院,能不能麻烦你走一下绿色通道?”

方悦桃知道厉潭沉是娱乐圈的人,若是带人去医院会诸多不便,她很理解:“你先跟我说说病人是什么情况,我提前安排接诊的医生。”

厉潭沉说:“应该是被人喂了迷幻药,可能需要洗胃。”

方悦桃问:“病人现在怎么样?”

厉潭沉看了她一眼:“还晕着。”

“好,”方悦桃看着电脑屏幕:“你等下直接从医院的三号停车场进来,我们在三号停车场的电梯口等你们,我待会儿会跟保安打个招呼,你到时报我的名字就行。”

厉潭沉说了句谢谢就挂了。

到檀城医院,本来正常要四十分钟车程的,厉潭沉二十分钟就到了。

车从三号停车场进去后,他就看到了站在电梯口的几个医生,都穿着白大褂。

车停好后,厉潭沉把苏遇鲤从车里抱了出来,那边的医生也跑了过来,把人扶上了推车,推进了电梯。

经过几个小时的忙碌,方悦桃从苏遇鲤的病房里出来。

厉潭沉坐在病房外的椅子上,于未然和李新新也在,见到医生出来了,于未然赶忙上前问:“医生,人怎么样了?”

方悦桃把乳胶手套和口罩摘了下来:“已经给她洗过胃了,现在输点营养液,补充点体力,应该很快就能醒,你们可以去病房了。”

于未然点头道谢:“哦,谢谢你啊,医生。”

于未然和李新新一前一后进了病房。

方悦桃看向还坐在椅子上的厉潭沉,神色疑惑:“到底怎么回事?怎么好好的就弄到医院洗胃来了?”

厉潭沉没回答她的问题,反问她:“方医生,你跟鲤鲤之前就认识?”

鲤鲤?喊的很亲昵呢。

方悦桃说:“她前不久在宜城受伤了,我是她的主治医生,打过几次照面,但不熟。”

他问:“那她今天给你打电话,说了什么?”

方悦桃又问:“你怎么知道她今天给我打过电话?”

厉潭沉说:“你的联系方式,是我给的。”

方悦桃轻轻点了点头,问:“她洗胃的事情,跟她给我打电话的事情有关系?”

厉潭沉不确定,只是把右手指尖放在椅子上,有节奏的一下一下敲着,没说话。

方悦桃想了一下,说:“我跟她不太熟,我跟她男朋友比较熟,她今天给我打电话问了他男朋友的事情。”

空气中清脆的敲击声忽然就停了。

他起身,扯了扯西装,声色极其淡漠:“今天谢谢方医生,我先走了。”

她叫住他:“厉潭沉。”

厉潭沉站在原地,等着她的下文。

她说:“如果你真想谢我,能来点实际点的吗?”

厉潭沉顿了几秒钟,说:“除了结婚,其他的要求,你可以尽管提。”

“放心,我不会趁火打劫,逼你就范的。”方悦桃笑:“上次我就说了,如果你的人生规划里没有婚姻,我也可以没有。”

厉潭沉看向她的脸,这一次,他比前几次见她都认真了些:“方医生,我这样一个浪荡的烂人,你看上我什么了?要这样拼了命的往南墙上撞。”

方悦桃不以为意,她看着他,是很认真的表情:“你一点都不烂,你是很好的人。”

厉潭沉摇摇头,轻笑:“很好的人?”

这年头眼瞎的人那么多?他明明已经那么烂了,居然还会有人说他好。

傻子!

方悦桃说:“厉潭沉,你不是让我提要求吗?那我就不客气了,抽个时间,跟我去看电影吧。”

厉潭沉转身,头也没回的走了:“时间你定。”

方悦桃站在原地,看着他的背影,他的肩膀很厚,应该是一个能撑起所有苦难的肩膀,可现下看来,却显得愈发孤寂。

他明明应该是天之骄子,却把自己硬生生活成了滥情的浪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