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103:鲤鲤也失踪了(3更)

方悦桃就给段霆深打了个电话过去,言简意赅:“段霆深,顾萧失联了。”

会客厅有点吵,主持人正在宣布获得“网络剧最佳新人奖”的演员,他没太听清:“什么失联了?”

方悦桃又重复了一遍。

会客厅忽然就掌声雷动,然后传来一道尖锐的女声:“啊——是我,是我,哥,我获奖了!”

方悦桃把手机拿远了一点,差点把她的耳膜震碎。

这声音,不是段霆深他亲妹嘛。

估计段霆深这会儿也没工夫听她讲电话了,顺势就把电话给挂了。

苏遇鲤还站在走廊的转角,她犹豫了片刻,拨了一个号码。

电话通了,她说:“凌宇,你帮我找个人。”

电话那头的凌宇应道:“好。”

凌宇是苏遇鲤的姑姑苏瑾阳御用的侦探,这些年他一直在帮着苏瑾阳找三十多年前的那个水兵。

她也就认识了。

事情交代清楚后,她去了趟卫生间。

从卫生间出来时,旁边就忽然蹿出了一个人,拿了一块布捂住了她的嘴,那块布上有药,她挣扎了两下,很快就没有力气了,整个身子就瘫软下来了。

**

二十分钟后,李新新见苏遇鲤还没从卫生间出来,就跑到卫生间去找人,却发现,卫生间里根本一个人都没有。

她慌忙的给鲤鲤打电话,却提示关机了。

她着急了,就跑回了会客厅,找到了于未然,声音很慌:“未然姐,鲤鲤姐回来过吗?”

于未然看她一眼:“没有啊,怎么了?”

李新新说:“刚刚她说去洗手间,可是刚刚我去洗手间找,里面都没有人。”

于未然就拿出手机打电话,李新新说:“我刚刚打过电话了,关机了。”

果然,手机里是提示关机的声音。

于未然才把电话挂了,往外走:“走,再去洗手间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

李新新乖乖的跟了出去。

坐在第三排的厉潭沉,稍微一回头,就看见于未然和李新新出了会客厅。

他也起身,跟了出去。

他步子迈的很大,跟上了她们。

他压着声音问:“出什么事了?慌慌张张的。”

于未然照实汇报:“老板,鲤鲤不见了,电话也打不通了。”

厉潭沉:“二十分钟前,我还见过她。”

李新新急的都要哭了:“鲤鲤姐就是二十分钟前说要去洗手间,然后就联系不上了。”

厉潭沉安排:“你们先去洗手间看看,我去找酒店管理调监控。”

“好。”

于未然和李新新跑进了洗手间,厉潭沉去找了酒店经理。

洗手间显然是有人清扫过,里面干净得一尘不染,什么痕迹都没有,于未然这边一无所获,还是不断的在给鲤鲤打电话。

他们去了监控室,与厉潭沉碰了头。

于未然说:“老板,洗手间应该是被人清理过,什么痕迹都没留下。”

厉潭沉点头,让经理打开了监控。

监控只拍到了半个小时前,苏遇鲤从会客厅出来,然后厉潭沉也跟了出来,与鲤鲤交谈了几句,后来,他就回了会客厅,没过几分钟,苏遇鲤也离开了监控。

再然后,所有的监控里,都没再出现苏遇鲤的身影了。

厉潭沉看向酒店经理,神色凝重:“杨经理,厉氏的艺人在你们酒店失踪了,而且,还能避开所有的监控,我怀疑——”

杨经理明白他的意思:“厉少,你放心,我们一定会严查到底的。”

说完,他扭头吩咐:“把今天所有值班的员工名单给我,还有,立刻将酒店各个出口都封了,出入一律严查。”

后面的随从应了一声就退下了。

五分钟后,杨经理拿着ipad,递到厉潭沉面前,是今天酒店值班的人员的信息。

厉潭沉大致掠了几眼,也看不出什么所以然来,就有一个服务员,进了他的视线。

他问:“杨经理,这个刘芹,平时工作怎么样?”

杨经理说:“哦,刘芹啊,这个姑娘家里条件特别不好,她爸是个植物人呢,但是她特别孝顺,她工作也是特别认真,就想多挣点钱贴补家用。”

说到一半,他忽然想起来了:“哦,本来她今天是调休的,昨晚她临时取消了调休,又回来上班了呢。”

厉潭沉当即指着她:“查她的监控。”

监控显示,半个小时前,刘芹从工作岗位离开,进了三楼的休息室,接着,她就换了一身黑色的衣服,戴了顶渔夫帽从休息室出来,往洗手间的方向去了。

然后,跟苏遇鲤一样,监控里就再也没有出现过她的身影了。

杨经理拿出手机,要给刘芹打电话,被厉潭沉拉住了:“杨经理,说话小心点,别打草惊蛇。”

“好。”杨经理拨通了电话,开了免提。

刘芹接了电话:“杨经理,你怎么会给我打电话,是有什么事吗?”

杨经理说:“没什么,就是看你最近工作上特别认真,连续上了二十几天班了,提醒一下你,工作虽然很重要,身体也很重要的,要好好注意身体。”

刘芹:“好的,谢杨经理关心,我知道了。”

杨经理说:“我看排班表,今天是你值班啊,我刚刚例行巡视,都没看到你啊?”

刘芹说:“不好意思,杨经理,我刚刚有点肚子痛,到楼下药店买了点药,现在回来了。”

杨经理:“好,你赶快回来吧。”

杨经理本来想挂电话的,手机就被厉潭沉给抢了过去,他声色俱厉,对着手机的话筒:“刘芹,我知道你有一个植物人的父亲在檀城医院,巧了,我未婚妻就是院长,如果你还想你父亲活命的话,立刻告诉我,鲤鲤在哪里?”

被抢了手机的杨经理:不是说的不要打草惊蛇吗?

刘芹那边沉默着,没有说话。

她没有否认,而是沉默。

厉潭沉猜的没错,这个刘芹肯定有问题。

他再加一把火:“我给你五秒钟的时间,如果你的回答不是我想要的答案,或者,你不回答。你可以试试,是你父亲的输液管和氧气罩被拔的快?还是你跑的快?”

“你们不要伤害我父亲。”电话那头终于不沉默了,招了:“苏遇鲤在803房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