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100:鲤鲤生日,于未然的孽缘

顾萧到机场时,忽然下起了暴雨,风特别大。

为了安全,航空公司停运了所有的航班。

他站在航站楼里,给苏遇鲤打电话。

他话音里透着很不乐意的味道:“鲤鲤,航班停运了。”

意思是:我今晚回不去了。

檀城也下暴雨了,她看了眼阳台:“嗯,你在那边要注意安全。”

“鲤鲤,”他把右手握紧,因为今晚回不去了,他心情不大好,手里的机票被他捏得皱巴巴的,“我想你。”

这句话的全文是:我想见你。

苏遇鲤说:“嗯,我也想你。”

她叫他:“顾萧,我明天要去参加一个颁奖典礼。”

顾萧说:“嗯,重活累活都别做,都让你的经纪人去做。”

苏遇鲤笑:“哦,好。”

“鲤鲤,”他像照顾孩童一样提醒她:“晚上睡觉要把门关好,窗别关的太严,留点缝隙通风。等天气好转,航班正常运行了,我就回去。”

苏遇鲤点头:“好。”

他把机票塞进手提包里:“鲤鲤,早点睡,不要等我。”

她说好。

要等的,要等雨停,等风停,要等他归来。

挂了电话后,她就躺在沙发上看着视频,等他。

晚上十二点,风还是很大,雨也没停。

她迷迷糊糊的就睡下了。

次日清晨,天气很好,她看到了那边的天空有日出,是很暖很暖的鹅黄色。

顾萧还没有回来。

于未然一大早就来接她去颁奖典礼的会场。

“未然,我刚入行,还没有作品,为什么也会受邀出席这次的典礼?”

坐在车里,苏遇鲤问于未然。

于未然在车里吃早餐:“虽然这只是个比较小型的颁奖典礼,但很多知名导演和编剧都会去,老板说你刚入行,让你去露个脸,让那些知名导演认认人。”

苏遇鲤递了一瓶水给她:“嗯,那我不需要全程都要在场吧?”

于未然说:“是可以,不过,这次是个不错的机会,如果你真的有事的话,我建议你别失联太久。”

“好。”

苏遇鲤听着,拿着手机给顾萧发信息,说她已经出门了。

颁奖典礼是在一家五星级酒店的会客厅里举行,于未然说她先去会场打个招呼,让李新新带鲤鲤先去做造型。

化妆的时候,苏遇鲤接到了杜薇的电话。

“鲤鲤,中午回来吃饭吧,我还叫了你姑姑。”

苏遇鲤不确定颁奖典礼大概什么时候会结束:“我今天有工作,如果结束的早,就回去,如果结束的晚,你们就先吃,不用等我。”

杜薇觉得鲤鲤的老板很不近人情:“你这什么工作呀,今天日子特殊,不能请假吗?”

苏遇鲤说:“有个挺重要的典礼要参加,缺席不太好。”

今天的确是个特殊的日子,也是个好日子,是苏遇鲤的生日。

阳光很好,空气很好,所有的事情好像都很好,唯独,顾萧不在。

杜薇说:“那你工作也别太辛苦了,要是结束早,就回来。”

“好的,妈。”苏遇鲤说,“如果可以,我带上男朋友回去。”

杜薇弯了唇角,笑着说:“好。”

挂断电话后,苏遇鲤又看了眼微信,顾萧依旧没有回复。

她不知道他是不是还在忙,也没给他打电话。

他昨晚说过,等天气好了,他就回来。

等她的妆化好了,造型也做好了以后,李新新才带着她往会场去。

**

于未然在会场东窜西窜,要提前打探一下今天来的知名导演和编剧都有谁,她好做功课,然后再借机把苏遇鲤带过去混个脸熟。

她胡乱的往前走,注意力一直在远方,也没太注意近处,这一转身,就撞到了一个男人,她手里的红酒就洒在了那人的身上。

她回头,慌慌张张的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然后扯出包里的纸巾替他擦着墨蓝色西装,抬头,见到了那人的脸。

哦,熟人啊。

那她的语气就不那么客气了:“是你呀?抱歉啊。”

被于未然泼了一身红酒的男人,不是别人,不正是段霆深嘛。

他这次是被她妹段霆可给拽来的,说是要让他这个做哥哥的,亲眼见证他亲妹获奖的高光时刻。

他抢了于未然手里的纸巾,自己在擦。

“咱们还真是有缘啊,于小姐也在呢!”

他擦干西装上的红酒,往于未然身后看了一眼,揶揄着:“一个人来的?你上次那个小男朋友呢?”

于未然愣了几秒,她的小男朋友?

她努力的回忆呀,他说的难道是苏遇见?

她瞪他一眼:“关你屁事!”她转身就要走。

段霆深抓住她的衣袖:“把我的西装弄脏了,就要走?”

于未然今天穿的是一件白色泡泡袖的连衣裙,低胸款的,上面还镶了碎钻。

是很漂亮的一条裙子,是她一大早特地花了大价钱租的。

好看是好看,就是不好穿,低胸装,她得穿隐形内衣,费了老大劲才穿好的。

不怪她,怪她的胸太小。

于未然停下:“那你要怎么样?”

段霆深总算找到机会报他之前被坑了五万块的仇恨了,他笑着说:“让我也泼你一杯酒,要泼在跟我同样的位置上。”

她的酒,是泼在他的胸上的。

于未然懒得甩他,扔了一句:“流氓!”就又转身走了。

段霆深追上去:“于小姐。”

于未然不理他,继续往前走。

段霆深捧着一杯酒,继续追。

她的裙子有点长,裙摆拖在地上,段霆深步子迈的比较大,然后吧,就不小心踩在她的裙摆上。

“啊——”

于未然喊了一声,身上穿的那条白色泡泡袖连衣裙就被踩掉了。

于未然当场愣住,几秒后,立马伸手去抓她的裙子,挡在胸前。

附近的人听见动静,都往这边看,这群人里有记者,看到好像有看点可以发了,就举起相机在拍照。

段霆深走到她前面,用自己的身体替她避开镜头。

他把西装外套脱了,给她披着。

他把于未然挡在身后,面向记者:“麻烦,请不要拍照。”

记者们拍照的动作却更麻利了。

于未然没管那些记者,脸色已经青了,给气的。

从来只有她拍别人的份,今天,竟然还成了别人相机里捕捉的主角了。

但她更气的,是这个全身带了毒的段霆深。

但是,她不能动怒,现场这么多人看着呢,有知名导演和编剧。

她是鲤鲤的经纪人,她代表的不是她自己,而是鲤鲤。

她忍着,用铁青的脸挤出了一个笑容,朝记者们点点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