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010:顾太公钓鱼

有一个人,一直在给他打电话。

他之前关了静音,所以,没影响到他,他也就不接。

等到现在安静了,他才不疾不徐接起电话:“什么事?”

“顾狗,数数看老子给你打了多少通电话?”电话里的男人完全压不住火,一接通就气急败坏的一顿吼。

“四十九通。”顾萧也不生气,认真的查看了通话记录的条数后,心平气和的告诉段霆深。

“妈的,你是不是还想给老子凑个整数?”段霆深心里的火烧的更旺了。

“好。”顾萧轻描淡写的一个好字后,便挂掉了电话。

“我靠——”段霆深被猝不及防的“嘟嘟”声整的全然懵逼,此刻,如果顾萧在他面前,他肯定一只拖鞋砸过去了。

他忍着盛怒,又给他打了一次过去。

这下好了,凑整了。

“什么事?”顾萧兴致缺缺的问他。

段霆深总算是找到机会揶揄他了:“我找你那肯定是有大事啊,电话也不接,老子还以为你遇难了,差点报警了。”

顾萧难得正经的回答他的话:“不方便接电话。”

段霆深倒是觉得有点意思,“现在是下班时间,你一个单身汉,又从不加班,有什么不方便的?老实交代,这月黑风高的,在干嘛?”

顾萧觉得,段霆深该去看看眼睛了,今晚明明就是月朗星稀,怎么就月黑风高了?

却很耐心的回答:“我在钓鱼。”

段霆深愣了一会儿,很是不爽,又是一顿炮轰:“大半夜的钓鱼?钓鱼就不能接电话了吗?钓鱼还能比我重要?”

顾萧把这段塑料友情看的很淡漠:“你不及她的万分之一。”

事实证明,段霆深真不应该问这个自取其辱的问题。

竟然拿他跟一条鱼比,居然,还输给了一条鱼。

他懒得跟他继续这个话题了,“妈的,赶紧回来,我在你家门口,急事。”

他挂了电话,嘴里还在碎碎念:“顾萧你真的是狗。”

顾萧住在距离东方御典不足三百米的星河花园,这个小区普遍是两梯四户,两两相对。

几分钟后,顾萧从16楼的电梯出来,就见到了在1601门口杵着的段霆深了。

顾萧绕过他,伸手去门上输密码,可却提示密码锁已被锁定。

他侧头,给了旁边那人一个死亡凝视,不语。

段霆深眼神睨着右上方,假意挠了挠头,不咸不淡的说:“你不会怀疑我吧?我可是碰都没碰啊。”

顾萧收回眼神,不疾不徐从包里拿出一卷透明胶,在密码锁上轻轻粘了粘。

段霆深全然不知顾萧在干什么,就在一边老实的看着。

等他把透明胶收好,再放回包里后,才说:“有人企图来我家盗窃,这是指纹,我会报警处理。”

“我靠——”段霆深伸手去抢顾萧的公文包,“顾狗,我就试了一次你的密码,你不至于吧!”

段霆深认识顾萧十几年了,太了解他,他是真的能做出这种事情来的。

顾萧侧身,躲过他的生扑,语气不咸不淡:“就一次?”

一次输错怎么可能被锁。

段霆深脸色颓然:“五次。”

顾萧才慢悠悠的拿出钥匙打开了门,身后的段霆深也跟着进去了。

段霆深四仰八叉的躺在顾萧的沙发上,顺手拿起桌上的零食吃了起来。

顾萧睨他一眼,“找我什么事?”

段霆深才反应过来,从沙发上一跃而起,奚落他:“顾大律师不是说刚刚在钓鱼吗?钓的鱼呢?是我瞎了吗?我怎么一条鱼都没见到?”

顾萧放下东西,脱了外套,语气有点温软:“送回家了。”

“什么?你没病吧?”段霆深很不看好他,这狗肯定没钓到鱼,才故意说的云山雾罩的,不过他不跟他计较:“下次钓鱼叫上我,你段爷钓鱼的技术那可不是盖的。”

他曾自诩连鲨鱼都能钓到的。

顾萧走过来,在旁边的沙发上坐下,段霆深似乎,看到了他嘴角还有些微微上扬的弧度,他有些错愕,眨了眨眼,再次确认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我再问一次,找我什么事?”要是段霆深再不说,他就准备要开门送客了。

段霆深拉着脸,说:“我的车今天被撞了,那肇事者竟然说我全责,非要我赔偿,但我那会儿着急赶回医院做手术,没时间跟她计较了,就给她转了五万块。”

段霆深越说越气,“哼!现在我要告她诈骗,你要当我的辩护律师。”

顾萧抬眸,随口一问:“她是怎么撞的你?”

段霆深回答:“就她的车尾撞上了我的车头,我的车头严重受损啊。”

顾萧没给他好脸色:“是你追尾吧。”

说完,他看着段霆深,他脸上张狂的神色微微减弱了些。

得,他猜对了。

段霆深手舞足蹈的,“那就算是我追尾,她也不至于让我赔五万块吧,她就是诈骗。”

顾萧神色自若,面无表情:“你是缺五万块的人?”

段霆深抓起手边的抱枕,趾高气扬:“这是钱的事情吗?我这是要端正社会风气,不能助长这种碰瓷诈骗的行为,给那些以此为生的骗子团伙们敲敲警钟。”

顾萧倒了杯水,饶有兴致的说:“律师费不打折,打完官司,不管输赢,你估计,还得支付十万块的律师费。”

段霆深挤着眉毛,不爽的很:“顾狗,我们就算不是青梅竹马,好歹也算有个十几年的交情吧,你跟我还要算钱?”

“提醒你一下,交情是塑料的。”顾萧喝了口水,漫不经心:“再提醒你一下,这也不是钱的事情,是为了端正社会风气,不能助长那些社会上的关系户,不好好努力,总想走捷径的不良风气。”

段霆深咬着后槽牙,好半天才挤出几个字:“好,律师费我给。”

他抢过顾萧那杯水,一饮而尽,“一定要给我好好教训那个肇事女司机,让她给我赔得倾家荡产。”他恨不得把那女司机吊起来打。

段霆深把追尾事故拍的照片发给了顾萧,没拍到人,只拍了车,一张是他的车头,一张是那女司机的车屁股,“我跟你说,就是这辆车,在路上东窜西窜的,随意变道,才害得我追尾了。”

顾萧点开图片,是一辆红色宝马,车牌号是檀A10069。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