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001:再见时心如鹿撞(点点收藏吧)

“如果你不知道他的名字,也不知道他的联系方式,而且后来,你们再也没有遇见,但你很想找到他,你会怎么办?”

“我会成为世界冠军,站在最高领奖台,在国际新闻里反复出现,用他能看到的方式让他注意我。”

“就算他注意到了,但他不联系你怎么办?”

“我都那么优秀了,他一定会来找我。”

-

秋风生凉意,微光暖人心。

——苏遇鲤

檀城国际机场。

深秋微凉,空气里糅着湿意,天空有些灰蒙,像要下雨,耳畔有飞机的轰隆声。

航站楼大厅站着一个年轻的男人,他有一张极其温润的脸,眉目清秀,像江南女子特有的眉眼,虽然温婉,但眉宇间却也不失英气,远远看去,像隔着山水云雾一般,朦朦胧胧,温柔至极。

男人身材高挑,穿着黑色及膝风衣,休闲裤,白色板鞋。

他站的很直,目光落在远处的旅客出口,似是在等人,似乎,有些焦急。

他低头看了看手腕的表,之后,又将目光继续落在旅客出口处。

这已经是他第三次看表了。

一个小时后,他似乎还没等到他要等的人,眉心的褶皱加深了许多,脸色也沉了下来。

即使脸色不好,但却丝毫不影响他那张妖冶惑人的脸,仍是一如既往的好看。

他拿出手机,拨了个电话:“马上给我查LX1099次航班,为什么还没落地?”

接到电话的张平表示很懵,他也不敢多问,领命照办:“好的。”

他家老板的喜好和行事他是摸了几年都没摸清,这也算是他的失职吧,他摇了摇头,开始执行他老板交代的任务去了。

二十分钟后,有熙熙攘攘的乘客从旅客出口出来,应该是有航班抵达,落了客。

那边,是一个马尾高高扎起的姑娘,穿着灰色连帽卫衣,下身配了条白色短裙,踩着黑色帆布鞋,戴着口罩,露出一双大大圆圆的眼睛,睫毛很长,扑闪扑闪的,是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

她拉着二十寸的行李箱,有条不紊的朝外走。

低头时,手机铃声响了,她接了电话。

“刚刚打你电话一直不通,现在落地了吧?”电话里,是一道乍乍呼呼的女孩子的声音。

“嗯,天气不好,延误了一个小时。”女孩子反问,“未然,你在哪里?”

“刚刚车被一个傻子给撞了,不严重,人没事,不过还没到机场。”电话里的女声听起来有些沉闷,应该是车被撞了,不太高兴。

女孩子在原地停下,皱了皱眉,接着话说:“早告诉你了,不用来接我。沾上我的,没什么好事。”

不是开玩笑,是十分肯定的语气。

“你第一天认识我?我遇神杀神,遇魔杀魔,你还能比神万能?比魔鬼凶狠?再等我二十分钟,准时到。”

“我可以自己打车,你先去修车吧。”女孩子声音很温柔,怕是任何一个人听了都会被软化,融进心里。

但是,于未然不一样。

“你的航班信息已经泄露了,自己身上多少黑料你不知道?还敢自己一个人打车?就在原地等我。”

于未然是命令的口吻,她一边说,一边开着那台被人撞歪了屁股的红色宝马,在路上横冲直撞。

航站楼的女孩子握着手机,低声长叹,“这都是拜谁所赐啊?”

心里默默腹诽:哎,交友不慎。

“所以,我这不是来做售后了吗?记得,等我啊。”于未然是性子很急躁的人,她火急火燎的,话说完,也不给对方拒绝的机会,直接挂了电话,踩了一脚油门。

航站楼里的女孩子,个子不算矮,有一米六五,她朝外眺望了一会儿,看到了一排空着的椅子,便拉着行李箱,往那边走了过去。

刚坐下,手里握着的手机又响了,她又接起了电话。

“鲤鲤,你回国了?怎么都不跟我们说一声,现在落地了吗?我跟你爸去接你。”

来电话的,是苏遇鲤的母亲,杜薇。

她是在看新闻的时候,刷到了女儿苏遇鲤今天回国的消息。

“不用了,我全国各地飞惯了,你们接不过来。”苏遇鲤说的也是实话,“我朋友会来接我,一会儿就到。”

其实哪里是什么朋友啊?大概是她的灾星吧。

杜薇如是说:“好,那你等会儿直接回家吧,我和你爸在家等你。有件事情,我们认为,有必要跟你认真谈谈了。”

苏遇鲤想都不用想,也能猜到杜薇想跟她谈什么,这些年,每每提及此事,她总是选择逃避,总是轻描淡写的一笑置之。

但是,总逃避,也不是办法,再者,就算逃避得了父母,那她自己呢?总得给自己二十五年的人生一个交代了。

她沉默了几秒,认真的答应了:“嗯,好。”

听到女儿答应了,杜薇算是松了一口气,“那你路上注意安全,我和你爸在家等你。”

“好。”苏遇鲤声线柔和,一点也听不出,藏在心底里那份卑微的失落。

不远处站着的,刚刚还神色焦急的男人,此刻,眉眼已舒展开,面容恢复了刚来时的模样,清秀的眼里,像是漏进了光,很温和。

大概是他等的人已经到了。

苏遇鲤理了理褶皱的裙摆,不经意的抬头,就见着,前方出现了一个模糊的人影,正朝她慢慢靠近,从模糊逐渐变得清晰。

他的手机震动了,屏幕上显示着:张平。他神色如常,接起电话。

“顾律师,你刚刚让我查的——”张平的语速很快,就刚刚的情形而言,估摸着他家老板应该很在意这个航班的情况。

可才刚刚开始汇报,便被他老板无情的打断:“你已经走了?”

张平:“?”懵逼了几秒后,他支支吾吾的答:“顾律师,我没走啊。”

“好,那我直接开车过去,在凤栖湾对吧?我认识路。”男人说此话时,已经走到苏遇鲤旁边,在她旁边的椅子坐了下来。

苏遇鲤用余光看他,他穿着黑色的风衣,白鞋,特别配他高挑的身材,声音特别温柔,像勾人的狐狸,丝丝入心。

看清他的脸后,苏遇鲤微怔,而后,她听到了自己心跳的声音,很重很沉的声音,怦怦——

电话那头的张平,完全没搞清楚状况,他在绞尽脑汁,这又是什么暗号啊?

他满脸愁容,战战兢兢:“顾律师,你,是需要我配合什么吗?”

这位顾律师声线沉沉:“你可以滚了。”

张平当场卒。

男人说的最后一句话,应该是在训人,但是,从他嘴里说出来时,太温柔了,没有训人的粗鲁和轻狂,简单几个字,又冰冷到了极致。

连训人的时候,他都是温柔的。

最重要的是,这张脸——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