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一招就倒
  • 长生成空
  • 毛不动
  • 3105字
  • 2022-01-13 00:29:05

这俩孩子当时杀了也好,现在能换长老不换,为了出气这好像不是掌门该干的事?

“换!”

出气的事来日方长,掌门终于下了个艰难的决定。

“你东启教既然掺合进来了,那就好人做到底,随五极宗长老们一起去换人,别再出岔子了。”

“关我东启教屁事,我说了只是传话!”

“行了,堂堂东启域第一大教派,现在到处跑,给人当和事佬,也不怕寒了东启域的人心!”

“既然决定了换,也出不了什么岔子,我让宗门内长老跟五极宗的人跑一趟!”

“五极宗不会感谢你!”

“也不用你感谢!”

寒柏松不虚此行,回了东启教。五极宗掌门安排了四位长老与东启教的谭长老一起,先去五极城带人,然后到破败山门交换,小得随行。五极宗掌门还严令五极城的弟子们不再纠缠黑猿族地。

破败山门这里,景天跟景族四位长老等着消息,小得得知师傅要跟五极宗长老们一起交换人的时候,他发出了传讯符箓。

唐长老跟连平法师也赶来了,六位长老押着被封禁的两位五极宗长老,过了界河来到破败山门前。等了一会儿,谭长老他们带着景瑞、福海来了。没有多余的话,直接换人。

交接完成后,五极宗长老们先走了,景天去拜见谭长老,谭长老满脸是笑。这几个孩子可是看着在成长,喜人,就是不是东启域的弟子,遗憾仍在啊。

景瑞、福海被带回宗门休养,有些小伤,精神也不怎么好。景天的爷爷一行人对着谭长老搭手一礼也离开了。

景天跟谭长老说出自己的想法,让小得去泡一个月的灵乳池。谭长老高兴啊,弟子能有这机缘,平常看着东启教的弟子能来,做师傅的都觉得心酸。叮嘱小得好好修炼,别错失良机,然后回东启教。

景天带着小得来到洞府,拜见了缺牙道人,

“老道的破败山门成了你们的交易地了?”

“前辈见谅,我也是迫不得已。这便是我说的那个孩子,东启域擂台比试照顾我们不少,修行也不易,我今天带他来了。”

小得跟着拜见缺牙道人,

“行了,这也算你的机缘,进去泡吧!”

缺牙道人挥手道,景天拉着小得,拿出了十瓶丹药给他,

“这是妖丹炼制的丹药,你就在灵乳池里修炼吧,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你自己安排。我回宗门了,不能陪你了。”

小得有点激动,说不出话,只是点头。景天拜别缺牙道人,跟小乌龟一起,朝景族飞去。

“这次要是五极宗杀了景瑞、福海,你怎么办?”

小乌龟盘坐龟甲盾前面,头也不回的说道,

“我就去拼命赚灵石,然后买很多的雷,杀光五极宗的长老,想办法整死五极宗掌门!”

景天淡淡的说。

回到景族,族长跟景天的爷爷在大殿里跟景天谈了一些事,首先让景天帮忙再建两个传讯符文阵。

一个是林家的,由于上次妖兽冲击损失太大,没顾得上。景天外公专门来景族说起的,法器也留下了。再就是景族还需要一套,一套留族里,一套带在族长身上。

族长亲口对景天说:

“丹老被劫持走,这件事于公于私,景族不能不闻不问,不管是死是活景族都应该知道。我决定亲自去趟兽界,如有可能击杀狼王,救出丹老!这件事没人知道,你要保密!”

景天眼睛红了,丹老对他恩同再造,打小就被丹老照顾,他被劫持这事一直压在心里,只是实力不够做不了什么。默默放心里一直不曾提起,今天族长说要亲自去,他打心眼里感谢族长!

“族长放心,传讯符文阵我会让小乌龟马上弄好,丹爷爷的事我会保密的。谢谢族长!”

景天说完就出去了,他打算跟小乌龟在丹峰完成两个符文阵。

小乌龟一听生意又来了,很高兴,摩拳擦掌的,

“传讯符文阵好说,长老级别以上用都可以用玉简。我画完了,法力烙印在玉简里就好了,反复使用没问题。”

说完小眼睛盯着景天,

“那个报酬,二十瓶丹药是不是可以先付?”

这货成天惦记着丹药,

“咱们不是说好的一个符文阵十瓶,你现在怎么又开始闹妖了?两个符文阵刚好二十瓶,抵账。画,我就给你欠条!”

小乌龟垂头丧气的,觉得吃亏白忙活了。景天接着说:

“别想那么容易忽悠走我的回阳丹!”

“好吧好吧,账能不能先欠着,先给我二十瓶,我好久没吃丹药了,修为很重要的。”

“你就没打算还了是吧?好不容易来活了,可以赚丹药了,你要先吃?”

小乌龟哑口无言,它觉得这二十瓶丹药的账都快压的它喘不过气来了,而且还时时刻刻被景天拿捏。

“也不是不可以,你拿你的什么《十八斩》化为一斩来换!”

小乌龟眼睛一亮,凑过来,

“起码换三十瓶!”

景天没有说话盯着小乌龟,

“好吧,都熟人熟事的二十瓶,再少不换了!”

“十瓶,换就换,不换拉倒!”

小乌龟看景天很坚决的样子,想着过了这个村可能就没这个店了,

“换!”

景天拿出了十瓶丹药,小乌龟拿出了一个玉简,成交。

“《十八斩》是武技也可配合法力,十八招融合成一招,其实也可以理解为是一个加力的过程。可能……也许消耗的法力非常非常大,可能打出此招后,你会因法力消耗太大而虚脱因而失去战力,所以慎用!但是战力超出你想象,越阶砍人也不是不可能的!”

“什么可能也许的,你没用过?那你怎么知道?还是说根本是扯淡的?”

“这个……玉简里是此招的创建过程,想法心得。你自己体会,我确实没用过!”

“尼玛,也就是说你只立了一个项目,然后跑来圈丹药的?”

小乌龟拿了丹药就跑,

“你自己看,自己体会,难道什么都要跟在别人后面拣现成的不成,那你修什么行?”

感觉被这货坑了,都没用过,还不知道有没有这回事,就拿出来卖?

小乌龟在丹老院子里画符文阵,景天找了一个空旷的地方,先把《十八斩》练习了几遍,然后查看玉简。

这应该是对《十八斩》非常熟练,在原来的基础上演化而来的想法,并非是一厢情愿想当然。而且搞不好本来就有,是在原有的基础上超脱、升华得来的这一招。

景天对《十八斩》应该算是很熟悉了,经常拿古剑使用对敌应战。他拿出古剑按着玉简演示这一招,十八招分割,慢慢演化成一个加力的过程。周围灵力随景天功法运行蜂拥而来,注入识海天地经灵台化为法力,顺着功法运行输入古剑。

古剑炽盛明亮,随着不断加力,似越来越沉重,景天全身有滞胀到爆的感觉,完成最后一招整个过程结束,景天大吼一声:

“斩!”

“轰隆”

景天身上法力狂泄,感觉古剑像是有什么东西脱离后的轻松,一团耀眼的光圈带着滋滋的法力火焰,顺着古剑所指的方向直接切向远方。所过之处,沟壑树木石块都被切开,无物能挡,光圈切入山体留下一道缝隙,在山体内部发出隆隆声,青烟从缝隙处飘出。

景天已经虚脱到无力,倒下。在他身下是一道延伸至远处山脚的缝隙,也是剑痕。

身体好像被抽空,浑身酸疼,像凡人刚做完了苦力活。景天没想到以法力恢宏、至纯至刚著称的《赤阳神功》都差点供不上,以至反噬。太吓人了,心有余悸!

不知道拿石碑经使这招会怎么样?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石碑经一直都看不懂。景天倒下,意识还在思考,这要是对敌,怕是现在等着人家来杀了!

原来不是有没有完成这招的事,而是可能小乌龟不敢用,所以一直没用过。休息了许久,景天运功恢复,拿出一瓶丹药直接倒嘴里,原地打坐炼化。

两个时辰后,景天恢复的差不多了,有种因满而触壁的感觉,难道要破境觉脉了么?

小乌龟画好符文阵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景天决定就在这里修炼了,等小乌龟画好了,再回九重山。

小乌龟在丹老院子里,边磕药边在法器上画着传讯符文阵,已是觉脉境它对这些现在得心应手了。完成后又画了些传讯符箓,至于烙印玉简这就是族长他们的事了。

景天回来它也完成的差不多了,伸手要来了欠条,从此翻身做自己的主人了,轻松的同时,整瓶的丹药当着景天的面倒嘴里嚼,景天阴着脸咬牙切齿的:

尼玛,八败!

东西画好交给爷爷,带上了丹老的炼丹炉,景天估计自己不用地火也能炼丹了。一人一龟回到九重山。

景瑞伤养的差不多了,原来他跟福海是被王家子弟认出来了,卖给了五极宗。五极宗弟子围攻俩人,还有几个比他俩境界高的弟子,抓了他们关在了五极城。

回到洞府小院,武庆、楚金童的修炼要盯紧,俩孩子勤奋,炼体之余还炼丹,楚金童已经炼体四重了,这都是她努力的结果,景天希望他俩尽快到九重境,然后筑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