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气不顺 打不赢
  • 长生成空
  • 毛不动
  • 3080字
  • 2022-01-13 00:26:39

小得也知道景瑞、福海被五极宗抓的事,包括虎行风也知道,这小老虎不在自己家城里呆着,说没意思到处跑。他俩正愁没办法通知景天呢。

小得告诉景天,景瑞、福海可能被关在五极城里,现在五极城有两位长老驻守。另外,五极宗与黑猿族的战斗还在继续,双方互有伤亡,都是弟子。现在说战斗胶着其实更像五极宗在耍赖,长老们在一旁看着,都是弟子们在战斗。

而且,五极宗还怂恿别的宗门家族弟子参战,似有拉人下水的意思。

“你说与黑猿族的战斗那里有两位长老?”

景天问道,小得解释说:

“确实是两位,五极宗也不隐瞒,上次元贞的事情发生后,五极宗就增加了这边的长老。”

现在已经是天已经大亮了,东启教弟子都在忙进忙出的修行。

“你师傅还在东启教吗?”

景天突然问小得,小得都感觉有点不着边际了,

“是的。”

景天拿出了符箓输入法力:

“爷爷,速去黑猿族地,拿下五极宗的两位长老然后撤回到界河口,确保大哥跟福海不会遭不测。小乌龟知道地方。”

放飞符箓,小得两眼盯着景天,景天一笑:

“都是被逼的,假如大哥跟福海有个三长两短,那就豁出去了,也没什么好顾忌的了。”

景天的爷爷这边都在焦急的等着,小乌龟身边灵光一闪,景天的消息传到。几位长老商量,现在情况不明,保证景瑞、福海的性命不受威胁最重要。长老们决定按景天说的办,出发前给族长发了个符箓说明了一下。

在小乌龟的带领下,长老们差不多用了半个时辰到了黑猿族地。

又是新的一天,弟子们又开始了跟黑猿的战斗,此处倒打成了五极宗历练弟子地方,只不过大家知道,空中有两位本宗门的长老。

黑猿族这两个月也是被搅得行坐不安,进退两难,只有硬撑着。空中五极宗的两个长老隔了数丈相对盘坐,斜看着下面弟子们的战斗。

突然两人同时瞪眼互看,俩人身后都被一股巨力笼罩,法力手掌同时袭击俩人后背,

“砰砰”

两声闷响,地面的弟子都停下战斗,望向天空,俩长老大口吐血,意识到有人突袭他们,首先怀疑到可能是黑猿族发动偷袭,他们准备飞起脱离此地,却被由上而下的大手掌再次击飞。

看清楚攻击手段,判断不是黑猿族却不知道来者是谁,心中大骇,运功反抗,面对两个不弱自己的人围攻,他俩接连被重创。对方出手果断、下手狠绝,打的五极宗的俩长老毫无还手之力。

过了会天空中剧烈的打斗声停止,一切都安静下来,就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地面有精明的弟子预感到不对,立马撤出战斗,不一会儿所有弟子都退出战斗,朝五极城飞去。

吵闹两个多月的战场瞬间平息了,连黑猿族都觉得莫名其妙。消息开始传回五极城,接着各大宗门家族都知道,在黑猿族地俩五极宗长老莫名的消失了。根据弟子描述断定被劫走了。

东启域最先得到消息的应该算小得,此时的他在客栈跟景天喝着茶,聊着修行的事,景天还送了他两瓶丹药。

街面上已经有消息传开了,在黑猿族地还有其他宗门家族弟子看热闹。小得走上街道随便拉住在议论的弟子问询,回头看景天,知道他得逞了。

回到客栈里,小得问景天: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景天看着小得说道:

“小得,你我虽还小,但我还是请你帮个忙。”

“景天你说,能帮忙我一定帮,我能有今天多亏你们几个。”

“帮我带句话给寒柏松,你也不用去找他,你只要跟你师傅说:五极宗的长老是景族劫持的,他们只想换回景瑞、福海就成。我们在破败山门等着。”

“我只跟师傅说出你们的想法就可以了吗?”

“对,这就算帮我大忙了。”

“行,没问题,我这就回宗门。”

“谢谢你,小得。他们来的时候你跟着一起来吧。这是两张传讯符箓你留着,有什么情况联系我,你知道怎么用吧?”

小得接过两张传讯符箓,不明白景天为什么要他跟着,没多问愣了一会就匆匆出去回东启教。

景天也出了东启教的城池,飞回界河口,与爷爷他们汇合,最后在破败山门等待。族长得知劫持了五极宗长老,打算换回景瑞、福海,随即他通知了九重山跟灵玉寺,九重山跟灵玉寺又派了两位长老来,其实来不来人不重要,但人家对自己的弟子不可能不管不问的。

小得回到东启教,找到师傅。这个时候东启域这边都知道了消息,只是不知道是谁干的,听完小得说的情况,谭长老笑着点头:

“这是在让我传话,也是在让东启教做中间人啊!”

事不宜迟,谭长老找到寒柏松,谭长老把小得的话一字不落的说给寒柏松听,

“谭长老觉得东启域会因为这事跟西边打起来吗?”

谭长老皱眉想了会,

“不会的,喜欢闹的就那么几家,大都不愿意打,再说这是五极宗自己惹的事,谁愿意出这个头。”

“也是,凡事讲个时机,西边被妖兽冲击都没打起来,这个时候谁会去打!”

寒柏松扯了扯胡子,笑着问:

“小得呢?”

“刚回来,在宗门内。”

“呵呵,傻小子,替人传话也不知道要点好处。这事不难,景天那小子本意是让传话给五极宗,现在我倒想促成这件事,让这小子欠个人情。到了灵药园让他还给东启教!你把我的意思让小得找机会说给景天那小子听!”

谭长老笑着点头称是。

五极宗议事殿里,掌门一脸铁青,两边都是议事的长老。没人说话,流年不利,先死儿子再死长老,然后又丢了两个长老。一个宗门培养一个长老属于高端战力了,接连损失谁受得了。

“都不知道是谁干的吗?”

“可查的线索有限,据宗门弟子反应,当时攻击长老的起码有四个人以上。五极宗在东启域平静这么多年,没跟人结这么大仇怨,就算怀疑也没对象。”

有长老起身回复掌门问话。

“会不会是景族,因为那两个小孩子而出手?”

又有长老猜测道,众长老都觉得有可能,因为发生在兽界。长老们开始交头接耳了,如果是真的,那是准备跟西启域开战吗?或者景族开战?打不赢啊。那就拿俩孩子换回长老?气又不顺啊!

“如果是景族所为,现在该想想怎么办?”

掌门还是希望长老们能说出个有效的方案来,其实解决方案都摆在那里,只看你做掌门的怎么选,长老们商量来商量去的还不是一样?

这个时候外面有弟子进来传话说东启教寒柏松长老想要见掌门。

“你们先商量着吧,该怎么办总要拿个主意出来的。”

掌门出来,让来人把寒柏松请到自己书房,奉上了茶,掌门看着寒柏松,等着他说明来意。

“元掌门可是因为长老被劫持一事犹豫不决?”

寒柏松喝了口茶看着掌门,掌门没有说话,一直盯着寒柏松,

“想必元掌门已经知道了是谁所为,景族目的很简单,换回俩孩子。”

“痴心妄想!痴人说梦!欺我五极宗无人吗?杀了我儿跟长老,现在又来劫持五极宗长老,我现在就让五极城那边杀了这俩孩子!”

掌门脖子的筋都鼓起来了,眼睛开始充血,愤怒的吼道。寒柏松平静的摇头笑着,

“元掌门先冷静一下,杀了孩子,景族杀长老,然后呢,你们两家开战?”

“开战就开战,我五极宗会怕它景族?”

“不光是景族,这里还有九重山,灵玉寺。如果都已经搅动了三家,另外的太平道门、乾清剑道会坐视?其他宗门家族会不理……”

“我东启域会怕西边?”

“不,不是东启域,没有东启域,只有五极宗。大家都不傻,你不会不明白?何必说气话?”

掌门犹如泼了盆冷水,愣住了,

“其实整件事情很简单,换或者不换。换,大家高兴,万事大吉。不换或者杀了出气,那就准备开战,没必要现在还在商量怎么办?别指望有多少东启域的宗门家族会陪元掌门疯,上一次你们去东启教想要开战,那么好的机会都没打起来,现在能打起来?

我们能想到,景族想不到?还有,黑猿族地那里死磕有意思吗?这个时候不是给人送盟友?”

掌门比刚才冷静了些,斜着眼看着寒柏松,

“你东启教瞎掺合个什么劲?”

寒柏松觉得好笑,一脑袋包还惦记着别人捞了好处,什么玩意儿啊,

“实话告诉你,让我来传话的只是个孩子,而且只是让我传话:长老换孩子。跟你说这么多是我自己的主意,他知道没资格要求我什么,所以只是让传话。

甚至我传不传都没所谓,时间久了,你们自己也知道是景族劫持了长老,该怎么处理你们终究还是会面对。”

掌门思维转了一圈又回来了,换,气不顺,不换,开战打不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