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五极宗的报复
  • 长生成空
  • 毛不动
  • 3089字
  • 2022-01-12 00:43:22

这妖兽三、四丈高,除了头部,整体看就是一截没枝叶没根部,只有四根强大枝丫的树桩。一看就知道这东西扛揍。

景天收了古剑,提着黑方印正想着怎么打,这妖兽嘴里嗷嗷叫唤,一路暴躁的冲着奔跑而来,随手探身拍起一块石头砸向景天。

景天抡起黑方印横扫,石头撞成粉碎,烟尘四散。他提着印纵身飞向妖兽,妖兽探手抓向景天,景天反抽黑方印撞开妖兽大爪。另一只爪也抓向他,景天撞开大爪借力飞到妖兽侧边。

妖兽张嘴咬,景天由上而下砸在鼻梁上,妖兽摆头哼哼,景天再次横扫,打在妖兽侧脸。妖兽犹如被巨力撞倒,两脚乱蹬。

景天落下,在妖兽头部接连猛砸,黑方印砸在妖兽头颅,虽然每次被弹开,好像没有伤害,但是景天的力气比这妖兽都大。

鳞甲厉害刀剑无法破开,力道还是会传送进入的,这也是景天对付妖兽的特色。体型庞大反应比不上景天就会挨打,直至被打死!

休息了会,一只飞行妖兽袭来,景天临空与它周旋,妖兽快被他砍死的时候,时间到了,景天出来了。洞府门口的老人见景天除了手臂有道伤口外,其他地方都还好,气息平稳。不禁点头:

“嗯,不错,没受伤而且气息也稳,法力消耗也不大。”

景天没觉得不错,除了第一个让他神情紧绷提防外,其他的都是妖兽,要知道他打的最多的就是妖兽,挺没劲的。他走到老人那里,拿出一千灵石:

“再打五个时辰!”

老人的嘴巴微张想说点什么,景天已经进了洞府,老人只得又把他送入空间。开始景天还认为这是生死搏杀,到后来进入状态了,就没再想那么多了,反正就是想办法杀死对手,而且要以最快的速度,最简练的方式杀死。

再次出来,景天身上有了不少的伤,不过都是皮外伤。冲老人搭手行礼,回到了洞府小院里。

“你这又是跟谁,把自己弄成这样了?”

大嘴巴、九斤来到景天身边,看他一身凌乱,还有不少的伤口。

“我自己把自己弄成这样了,在第七重山修炼搞得。”

知道原因后,两人走开了不再理会他。原来是自己作的,还以为又跟人干上了呢。

休息了一晚上,景天又跑去了,这次给了一万二千的灵石,五天。老人吓住了,没人这么练的,打架打五天?

“时间短了没劲,都不够打!”

老人摇头,又把他送进去了。景天这次进来厮杀追求效率,以最大的力量争取最短时间击杀对手。慢慢的各种法器、妖兽的攻击都无法伤到他,也越来越熟悉了。

到第三天,开始出现两人一组,景天一手提黑方印,一手握古剑,都是法力加持。击杀对手仍有余力。第四天开始面对四个人同时攻击他,开始出现压力了。

法力防御,黑方印悬头顶,持古剑猛冲猛砍,杀了一波又一波。第五天,十六人围攻,景天吃力了,已经开始受伤。景天变得谨慎了些,开始追求策略,黑方印悬对付头顶,自己持古剑攻防,有机会还会出重拳。

伤越来越多,对手慢慢减少,法力消耗也很大,但是景天坚持了下来。五天时间到了他被传送出来,拄剑而立,吞下几颗丹药。辞别老人回到洞府小院歇息,终于有点感觉了!

第二天早上,景天又跑来了,给了老人两万四千灵石十天,老人懒得说他了,别人不敢来,他倒打上瘾了,多年没见过这样的弟子了,大客户!

这次进来开始阶段明显轻松了许多,直到越来越多的对手出现,那种压力又上来了。第七天的时候,他已经不敢把对手都杀光了,也难杀光,人太多了。他开始拖时间了,吞大把的丹药,补充法力。伤势也越来越重,疗伤丹药也在大把的吞。

第八天,一百二十八人,不能打了,被追杀的到处跑,逮到了机会反杀。就是跑也是感觉铺天盖地的人,杀不完。伤势恢复也跟不上了,所有的手段都使出来了,雷法,浑力拳法,身法,就是没有用雷珠还有铠甲。

整个人神经一直处在高度紧张中,拖过去才有机会,不然会挂的。这次打的太艰难了,这么多对手,就好像杀不完。在对手越来越少的时候,他的伤也越来越重了。

第十天,景天已经恍惚了,只剩下被动的迎击砍杀,一百二十八人被杀的还剩六人。他身上到处是伤,腿上、胸口都是重伤。这都是实实在在的伤,会出人命的。

法力还有,还好神识强大,能控制黑方印,配合手上的古剑,杀到还剩一个人的时候,景天停下来了,等着时间过去。太累了!

被传送出来的时候,景天躺在地上,老人看着血肉模糊的景天,吓得赶紧查看是死是活。歇了片刻,景天跌跌撞撞飞回了洞府小院。

“小天,下次去带上我和九斤吧,你这给人揍的太惨了!”

大嘴巴凑过来小声的说道,景天没有说话,没精神跟他解释。在院子里打坐疗伤。小乌龟埋头看玉简,自从有了缺牙道人的玉简,它不再看书了,书上的符文阵太简单,它说的。身边灵光一闪,是景瑞传来的:

“小天,我和福海都晋升觉脉境了,去兽界吗?我们等你。”

终于等到他们的消息了,一个多月了,景天决定养好伤就去,倒了一瓶丹药在嘴里开始炼化疗伤。

一天后伤势恢复,他觉得这次实力提升最为明显,还是在生死搏杀中提升自己最快。可是筑基境的无间战斗没意义了,那么多人都杀了。该去调查丹老的事了,一直压在心里,因为实力不够踌躇不前。只是去调查,不行就退。

小院里,鸟笼里的褐背隼被楚金童照顾的很好,红蜘蛛收在房间内,等武庆、楚金童回来了交代一下他们的修炼就出发。

晚上大家都回来了,景天说了景瑞、福海的情况,盯嘱武庆、楚金童修行的事。小乌龟身边又是灵光一闪,景瑞的声音传来:

“我们到了东启域,碰到了五极宗……”

只说了一半而且声音急促,所有的人都意识到俩人可能出问题了,五极宗掌门幼子、长老的死都跟景天有关,知道景瑞、福海与景天的关系,他们不会放过两人的!

“我要回族里一趟。”

景天说道,大嘴巴、九斤跟着站起来,

“我知道你们想说什么,这次我们都使不上力,已经超出了我们的能力范围。只有请族里爷爷帮忙。你们好好修炼,别舍不得丹药,尽快提升修为。”

说完叫上小乌龟,出了宗门朝景族飞去。一路上,景天用族里的传讯符箓,简略的说了跟五极宗冲突的情况,说了景瑞、福海被抓的原因,以及自己正赶回来。一柱香的功夫,景天的爷爷传讯来说,等他到了商量。

三个时辰后,景天跟小乌龟回到景族,景族议事殿里灯火通明,族长跟一众长老都在等着景天,景天一到还没来得及给众长老族长行礼就被抓进了议事殿。

“时间紧迫,虚礼免了。景瑞、福海晋升觉脉境,被抓这是景族的损失,原因大家都清楚了,先说说怎么救人吧!”

族长简单扼要的说道,

“先说明一点,不要担心东、西域大战,妖兽冲击人境都没发生,这个时候更不可能。所以,大家尽可能的说出想法,别顾虑太多。”

族长又补充了几句。

“小天了解多一些,听听他怎么说?”

四长老说话,众长老都看向景天,

“在妖兽跟人境的交接处,灵力比内地充足,我们这边是隔离带,东启域没有隔离带。每个宗门、家族都在接连地筑有城池,是弟子修行落脚地。

每个城池按惯例都会有一到两个长老级别的驻守。一个多月前,五极宗弟子跟兽界黑猿族地冲突,而且有位长老都参战了,现在情况不明。”

“你想说什么就直接说,事情紧急,多耽误一分他们就多一分危险。”

景天的爷爷有些急切,

“具体我也不清楚,知道的都是一个多月前的事,我想先去看看,打听打听才能决定怎么做。”

景天说了想法,族长看了眼众长老,见大家没有想说的,

“老四,你带上景轩、老六、老八,跟景天去看看,景天先去打探然后由老四决定怎么做,决定后传讯族里。”

族长看着在族里也商量不出什么,马上作了决定。四个长老带上景天、小乌龟连夜赶到界河口,通过交接地停留在兽界,避开东启域的修行弟子。

景天没有带小乌龟,他要了解情况就得找熟人,找不到小老虎只有麻烦小得。其实不想给小得添麻烦的,小老虎最合适,但是不知道去哪里找,只有先来东启教的城池。

天蒙蒙亮,客栈里灯光还没有熄灭,街道只有少许弟子走动。景天拽住一位弟子打听小得下落,弟子很不耐烦的一大早就被人拉着问这问那。当看到景天送他一堆灵石的时候,态度马上就不一样了,并且帮他找来了小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