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无间战斗
  • 长生成空
  • 毛不动
  • 3101字
  • 2022-01-12 00:34:13

景天几人惊讶的互相看了眼,这是他们第一次得知自己先祖的事,也证实了景天的一些猜想,

“那群人是五大宗门跟十三家族的人吗?”

景天大着胆子问缺牙道人,缺牙道人点点头,景天端起碗猛灌了一口酒,难怪他能随便拿走宗门、家族的功法!

他们的祖先真的是外来者!只是从哪里来的?那个无尽谷在什么地方?景天还是有太多问题想问缺牙道人的,可是缺牙道人已起身摇摇晃晃朝洞府走去了,嘴里哼唱着:

“清风不扰,虫儿不闹,莫要搅我儿睡觉……”

吃过后,景天他们又泡在了灵乳池子里,大嘴巴、九斤、小乌龟其实没什么效果了,反正不泡白不泡,泡了也不亏。

接下来的数日里景天慢慢调理身体,修炼也开始提上了日程。距离武庆、楚金童修行结束还有几天,景天他们几个人决定在破败山门等几天。

武庆刚来泡灵乳池就突破四重境了,在要结束这个阶段修行,灵乳池的作用越来越小的时候,他又突破到了五重境,看来这趟修行历程收获不小。

楚金童也一样,只是底子差了些,三重境一直到结束,不过相信回到九重山不久就会突破到四重。

几人结束修行,拜别缺牙道人回九重山。景天盘算着回去了该让武庆、楚金童学炼丹了,这次疗伤他找机会又采了些灵药。武庆、楚金童回九重山一路上很开心的,修为增长了,褐背隼也找回来了。

“这次回去了你们修炼之余还要炼丹,起码自己用的丹药要会炼。让你们看《药典》了解一下草药知识,你们有看吗?”

景天望着俩人,说话像长辈了。

“看了,只是时间都花在了修炼上,记下的不多。”

楚金童说道,

“我在你们这境界都记下《药典》了,丹老开始教我炼丹了。你们接下来会很忙的,不光丹药,你们还要去宗门藏经阁找合适的武技练习。

金童找关于剑的武技,武庆找长枪武技,法器都给你们准备了,现在的你们还用不了先熟悉。

还有,宗门弟子来买疗伤丹药,以后就交给你们俩个了。我也要修炼,没时间弄这些。赚的灵石自己用,买功法、武技什么的。”

武庆、楚金童俩人觉得压力太大了,时间都不够用了。一想到景天是为自己好,再加上他也要修炼,都点头称:明白了。

“时间紧,任务重,分清主次挺过来了就好了。对了,九斤、大嘴巴你俩丹药还有吗?”

“还有好多呢,都没怎么吃。”

“福海跟大哥都要突破了,你们俩还不着急?丹药不吃留着干什么?那是修炼用的不是疗伤的!”

“知道啊,只是舍不得。”

“这次回九重山修炼都用了,没了再去挣!”

景天说完九斤跟大嘴巴,瞄了一眼坐前面的小乌龟,玛德,这货吃那么多,偷偷的破境了,你们俩居然还舍不得!

“那个……景天,我的丹药没有了!”

小乌龟回头看了眼景天,小声说道,

“我知道,你还差我二十瓶呢!”

“我就知道你这愣子不值得救,就该让你死在那乱石头堆里!”

小乌龟盘坐在龟甲盾前面,手朝后挥了挥说道。

景天几人盘坐着都笑了,大嘴巴举手大声说道:

“我先声明一下,小乌龟当时是极力反对回去的,它想继续跑路,它想当叛徒……”

小乌龟回头看着大嘴巴,景天看着小乌龟,小乌龟指着大嘴巴喊道:

“会不会说话?你才是叛徒,你个二五仔!”

“我证明,龟爷最后还是回去了,想必是经过了一场剧烈而复杂的思想斗争,但是终究还是回来了。”

“还是九斤上道,龟爷决定了回了九重山,龟爷的《十八斩》最厉害的合力一斩传给你!”

“龟爷,你可不能这么干啊,九斤修炼的是小刀阵,我才是真正的《十八斩》传人!”

“哼,不合适吗?龟爷觉得合适就行,你不爽我才快乐,你快乐了我就不爽!龟爷就爱别着来。”

“龟爷海量,大人不记小人过,我对龟爷的敬仰之情犹如滔滔界河水,延绵不绝……”

“哼,少来,龟爷……”

“……”

景天无心听他们扯淡,倒是这《十八斩》合力最厉害的一斩他听真了,看来小乌龟破境觉脉境又有收获了。他也修炼了《十八斩》,拿来当剑使,看来得找机会弄到这最厉害的一斩。

回到九重山,景天带着武庆、楚金童到炼丹房,炼制简单的筑基丹。景天先演示了几遍,然后指导俩人炼制,没指望他们一次就会,多次尝试后,景天又开始炼制。这次把他们俩一个月的量都炼制完了,又让他们尝试。

出了炼丹房,景天交代他们经常来学习炼丹,慢慢就熟练了。自己又来到寒无极洞府,开始自己的修炼。

洞府外的老人见景天来了,起身行礼,

“景天长老来修炼了?”

“前辈客气了,上回你说此处注重神识修行,我这次来试试。”

“景天长老其实不必执着于此,现阶段的修行我觉得神识修行太早了些,不如提升实战,那也是实力提升的途径。”

景天不明白老人的意思,老人看出景天的想法,

“景天长老不如直接去第七重山,无间战斗。在空间里厮杀战斗,最直接的实力提升。”

还有这种地方?景天觉得不可思议,谢过老人,迫不及待的飞到了第七重山的山腰洞府。这里明显比其他地方冷清,没有弟子,周围好像荒芜了多年的感觉,门口只有一位老人盘坐。

景天对着老人点头躬身,就要进入洞府内,

“你来战斗厮杀?”

“是的前辈,我想参加战斗试炼!”

“试炼?多少年了,很少有人来这里了。”

“怎么会没有弟子来?”

“因为这里没有试炼,只有生死搏杀,进去打不赢就死了。”

老人说的不疼不痒,云淡风轻的,景天止步,还以为九重山祥和安定,不曾想修炼都还会有生命之危。

“目前无间战斗只支持四个级别,筑基境最低,所谓无间战斗就是不停的战斗,至死方休。”

景天没想到这么严重,闹出人命了都,难怪来的弟子少,正考虑要不要进去,老人又说道:

“你是筑基境,对手也是筑基境的人或者妖兽,战斗分生死,唯一你可以选择的是时间,比如打一个时辰。”

景天眼前一亮,都是筑基境的怕什么,先打一个时辰试试吧!他给老人说了自己的想法,老人要他交灵石,不是说现在修炼不用灵石吗?老人解释,这里没有什么弟子来,但是在这里战斗消耗还是很大的,且这里也需要维护的。

景天了然,灵石无所谓,他现在还有三、四百万灵石不知道怎么花,先打一个时辰,灵石两百。

老人引景天进入了一个房间,这里是一片昏暗的空间,除了周围的石头什么都没有,回头,进来的门消失。突然景天感觉到致命的危机,一片银光在面前一晃,景天急忙侧身躲开,

“唰”

一把无柄两头刃的短剑,旋转着从他腹部切过,斜插在地上,放着银色寒光。幸好景天反应快躲开,剑刃只切破了手臂,不然他整个人就从腹部切开成两截了。

“玛德,不讲武德,这就开始了!”

景天马上打起十二分精神,双手握着古剑作防御状,眼睛四处查看搜寻对手。正想着怎么不见对手,又是银光一闪,双刃剑从侧后照着他的颈部切过来。

景天单手挥剑拍开双刃剑,双刃剑弹开飞入空中不见,包括刚才斜插在景天身边的剑也飞入空中。景天闭眼感受着对手,虽然看不到,但是周围些微的灵力波动他还是可以感受到的。

就在一块石头后!景天断定,这时天空中一前一后,两柄剑对着景天插下来,景天接连两次纵跳,躲开,双刃剑在景天离开的地方先后接连插下,插入石头中,火花乱飞。

景天趁机再次跃起举剑朝藏人的石头后斩去,石头炸裂一个人影倒飞,景天追上来使出小乌龟的《十八斩》,人影一手举盾一手持长枪格挡,法器碰撞让他身体不断后退,有点疲于应付的架势。

一连串的凶猛攻势刚缓和些,人影就召回两柄剑,悬在面前。景天收势盯着对手,对手面无表情,能控制两柄双刃剑还有手上两件法器,神识强大不比他差。

景天再次跃起攻上,对手分开双刃剑从两侧刺向景天,景天依旧奔向对手,对手举盾跟长枪迎击。景天突然劈飞刺来的两柄剑,同时召出黑方印砸向对手。

对手防着景天本人,但黑方便砸来他先举长枪想挑开,黑方印由上而下势沉力大,未能拨开,只有举盾阻挡。

“轰”

他发现了攻击而来的黑方印,却没料到这么沉,长枪没能拦下,本人都接不住。举盾双膝跪下,景天杀到,一剑斩向对手。对手化成灵力光芒消散空中,连他的法器也消失了。

景天歇了会儿,周围‘隆隆’声起,远处地面突然隆起破开,爬出一只体型庞大,浑身鳞甲,腿长指长,脑袋似蛟龙无角,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