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山门夜谈
  • 长生成空
  • 毛不动
  • 3092字
  • 2022-01-12 00:27:29

“带他走!”

一个黑衣人冲他们喊道,小乌龟飞到三人身边,大嘴巴、九斤架住景天一起跳上龟甲盾,冲天而起,朝界河方向飞去。

小乌龟飞得特别快,没想到会有人来救他们,它都打算一起死了,这次真的有死里逃生的感觉。

“娘亲……”

迷糊中的景天好像听到了林云芝的声音,轻声叫了一声,大嘴巴、九斤都听到了,再回头看,三个黑影还在打斗,只是慢慢的越来越模糊,直到看不见了。

小乌龟不停歇的飞,这次没要丹药了,也不磨洋工了,它现在巴不得一口气飞到界河。景天被爆炸震的伤重,嘴里叫了一句就开始吐血了。九斤喂了丹药,输入法力帮他炼化,慢慢景天睁开了眼睛。

再次看到大嘴巴、九斤嘴巴微微咧开,小乌龟回头,

“笑个毛线啊,差点都被你害死了知道吗?”

嘴里骂但是心里松了口气,不是因为景天醒了,是因为大家还活着。

“朝……朝破败山门飞!”

景天说完话就闭上了眼睛,伤重。能炸长老级别的人的雷,被连炸两次,长老都难受何况他?幸好有护甲防护,不然就只能是以死搏命了,同归于尽都谈不上。

不知道飞了多久,远远看见一条横亘的河流,小乌龟又顺河流朝下游飞,这样才能找到破败山门。

大概半个时辰后,慢慢的地面上的石头越来越多,大嘴巴、九斤长出了一口气,总算快到了。小乌龟直接飞到缺牙道人的洞府,正在灵乳池里泡着的武庆、楚金童见小乌龟他们来了,马上跳出灵乳池。

“缺牙前辈,小天受了重伤,我们不得已才来此。”

大嘴巴、九斤躬身行礼道,缺牙道人回身望了龟甲盾里的景天一眼,

“扶他进池里先泡着吧!”

众人帮忙把景天带到灵乳池里,都在里面泡着。楚金童两眼通红,得知为了把鸟笼抢回来才受伤,她跟武庆低下头,

“都怪我们没用,让他们抢走了鸟笼跟小蜘蛛!”

“不怪你们,怪他们太贪心,拿蜘蛛的家伙被揍了一顿,拿鸟笼的倒霉挂了,还连带着一个长老也挂了!”

九斤说着拿出了盒子,打开武庆把盒子里的蜘蛛又放进了鼎里面,喂上了妖兽肉。把盒子里的鸟笼摆在了石柱上。

楚金童赶紧跑来喂褐背隼,褐背隼“叽叽”的两声叫,还拍打着翅膀,显然认识楚金童。

“我们拿回了鸟笼都跑掉了,要不是又来了个黑影,景天拼死阻拦,也不会弄的这么惨。”

大嘴巴接着九斤的话说道,

“是……是黑蛟潭的家伙!你见过的。”

景天断断续续的说道,大嘴巴想起了在界河集市的两个黑蛟潭的家伙,有一个人凶巴巴的,肯定是他!

“有机会了弄死他!”

九斤又咬牙切齿,捏着拳头说。

“吹牛逼,你拿嘴咬人家啊!”

小乌龟翻了九斤一个白眼,九斤长吐口气,人也泄气了:

是啊,拿什么弄死他?

武庆、楚金童又回到池子里,大嘴巴看他俩的修为,一个四重,一个三重,这才十多天,进步挺快的。

天亮了,武庆、楚金童开始修炼了扛着鼎跑出去了,景天还呆在灵乳池里。九斤也出了洞府,找地方修炼小刀阵去了。

“嗡”

“嘛”

“呢”

……

大嘴巴一大早就在外面大喊,

“滚,滚远点!”

小乌龟跑出洞府扯着喉咙大叫,捡起块石头就朝大嘴巴砸去,大嘴巴没办法,跑到界河边去练习《六字禅音》。

洞府内就剩下缺牙道人跟泡在池子里的景天,他的伤都是内伤,需要慢慢调理,在这池子里疗伤倒是很不错的。

身边的安静,让景天睁开了眼睛,缺牙道人看见景天醒来了,

“是雷爆炸伤的吧?”

“嗯,”

“修行之人还是不要过分仰仗外物的好,那样只能让产生依赖。老实说,这次要不是因为有雷、蛟毒你敢闯东启域?结果把自己伤成了这样。”

景天心里不得不承认,敢闯东启域就是因为有蛟毒,至于雷那是被逼的没办法了才炸的。

“小孩子的事我不愿掺合,这天地间的俗事我也不参与,平衡很微妙,过多的参与会打破平衡,产生不良的后果,甚至是毁灭。”

景天听不懂缺牙道人说的什么,感觉只是在说小孩子的事他不想管。再就是什么平衡,毁灭他听不懂。

“景天明白,这些小事不麻烦前辈。”

“你安心养伤吧,好好修行快点提升修为。灵药园开启在即,进去了多分实力就多一分保障。”

“是,景天明白。”

景天忽然想起来什么,难得缺牙前辈有兴趣聊,就多说几句,

“前辈,我能带个东启教的弟子来泡灵乳吗?”

“随便你,沉淀几万年的积累快要耗尽,往后能泡灵乳的人越少越好。”

缺牙道人饶有兴趣的看着景天,

“东启教弟子?你不怕资助敌人?”

“小得不是敌人,东启教也不见得都是敌人,其实真正的敌人,只有那些确实对西启域人族抱敌视态度的人跟势力。”

“看来你东跑西跑的,还是有些感触的。”

景天想带小得到这里修行,只是因为小得,这个东启教的小伙伴修行不易。至于谁是敌人,不是他考虑的问题。

与缺牙道人又聊了会,景天出了洞府。远处引桥上小乌龟坐在正中间,研究玉简。都在忙着修行,就他受伤闲了下来。赶紧疗伤,伤好了加紧修行,遂转身回到灵乳池。

一天的修行结束,武庆、楚金童回到洞府。他俩在洞府外生起了火,开始烤肉,这是景天他们的惯例,他俩也学会了。

小乌龟、九斤、大嘴巴都回来了,景天也出来了,直接围坐在火堆旁,撕扯烤好的肉。

大嘴巴突发奇想的说道:

“值此劫后余生之际,大家围坐在一起,就是缺点什么……”

说着就停住了,接着说道:

“简直就不是个人!”

九斤领悟,咬了口肉,

“什么玩意儿啊!”

景天啐了一口,

“就不是个东西!”

小乌龟眯着眼睛看着几人,正嚼着肉的嘴巴停下来:

“以前是明火执仗,现在改阴阳怪气了?想喝龟爷的长生酒就直说,用不着在那里阴阳怪气的指桑骂槐。”

小乌龟拿出了一坛子长生酒,大嘴巴的碗已经到位,每人一个,武庆都发了一个。小乌龟对着大嘴巴说道:

“喝了龟爷的酒,还变着方的骂龟爷,你说是不是个人?”

大嘴巴连忙点头陪笑脸,

“不是人,龟爷说是什么就是什么。”

小乌龟扭头对着九斤,

“你说是什么玩意儿啊?”

九斤端起碗来,满脸堆笑,

“不是个玩意,是个缺德的货,缺大德!”

小乌龟看着景天:

“你说是什么?”

景天心虚,笑着举起酒碗遮挡住脸说道:

“也不是个东西!”

几个人哈哈笑着,武庆、楚金童也笑着看他们几个人打趣。

“今天龟爷高兴,今夜龟爷长生酒管够,让你们醉生梦死!”

“哗啦”小乌龟抖落出了十坛子长生酒,摆在众人的身后,

“龟爷敞亮!”

九斤嗷嗷叫着,灵酒啊,喝酒当修行的。楚金童都弄了个杯子给褐背隼倒上了一杯,褐背隼今天吃的肉也多,烤肉加了佐料,比生肉好吃,还有灵酒,不比妖丹差的。

“很久没有这么热闹过了啊!”

不知道什么时候,缺牙道人也凑过来了,大概也是闻到了酒香吧。景天他们赶紧腾出一个位置来,给他倒上酒。

“曾经我也跟你们一样,好朋友,好伙伴一起喝酒吃肉,海吹胡侃……现在每每想起也还会激情飞扬,意气风发……”

缺牙道人喝了一句酒,沉浸在过往中……景天他们其实对缺牙道人非常好奇。

虽然看似很熟悉了,其实他们知道,因为修为差距,年龄差距都太大太大,造成了他们跟缺牙道人之间有条无法逾越的鸿沟,所以他们之间即熟悉也陌生。

“那是一个叫无尽谷的地方,离这里很远很远。那里非常适合修行,有人在那里一朝领悟天地大道,实力飞涨。人族很多人都跑去无尽谷修行。

我第一次去,是随师傅一起去的。许多人都从四面八方赶来,满腔热忱的开坛论道,探讨切磋。

更有一群志同道合之人,在这样的一个夜晚,燃起篝火,推杯换盏,胡吹乱侃,豪情壮志的畅谈梦想。

最后这群人更是搓土插香,歃血为盟,成立了一个人族联盟。那是一群满怀热情,壮烈豪迈之人,我置身其中时刻都觉得血在燃烧。

他们朝气蓬勃,激情飞扬,有梦想,敢追求,他们的人生精彩纷呈……一朝烟云散,前尘成过往……”

缺牙道人说道这里,埋下了头,久久不再说话,景天几人就这么看着缺牙道人。许久,缺牙道人抬起头来,眼神朦胧,看得出来,有些醉意。

“最后那些人呢?”

景天小心谨慎的问道,

“死了,都战死了……”

缺牙道人望着天际,又不再说话了,景天几人也都沉默。许久,缺牙道人收回目光,喝了口酒说道:

“这群人里,其中就有你们的先祖,景尧老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