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两个黑衣人
  • 长生成空
  • 毛不动
  • 3106字
  • 2022-01-07 00:37:35

“我现在就砍下他的脑袋,我倒要看看长老有多牛逼!”

“唰”

景天挥舞古剑一剑斩下元贞头颅,元贞还没转过弯来,刚才都好好的,怎么转眼就又要死了,然而周围的景象已经定格,这个世界再与他无关了!

长老气极,大手直接拍下,想要直接拍死景天,景天扔出一个雷,

“轰”

景天被掀飞,随手丢出另一个雷。长老被雷炸到,低头发现没什么损伤,难道这就是小崽子的倚仗?抬头就见又一个雷穿过烟雾,

“砰”

威力小多了,长老正要再次攻击的时候,猛然发现,在身边爆炸的雷,有一团青黑粘糊的东西贴上自己,瞬间烧透衣服,侵入皮肤。

肉体的苦痛还能忍受,神魂剧痛让他都无法保持停留在空中。

“啊”

长老大声惨叫,腰部大面积的化为青烟,景天在远处冷冷的看着,女弟子也赶来了,看到长老的惨状,扭头望向景天。

“长老,你……”

长老身体已经化成了两节,掉落地面。女弟子恐惧的看着这一切,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你对长老做了什么?”

女弟子质问景天,景天冷漠的看着她:

“我说过,我只想要回鸟笼!”

女弟子现在相信,这几个筑基境的小子不会这么无脑的跑五极城来了。她都没有了动手的心思,甚至还要防着景天对她也动手,想想象长老那样死,她就不寒而栗。

下到地面,长老两截身躯已经化完了,地面黑乎乎的两片冒黑烟的地方,看着瘆人。

景天冷冷的看着,最后冷漠的收回目光朝大嘴巴、九斤他们飞去,女弟子不敢去追了,长老都死了何况她?

小乌龟接上景天,就飞快的朝界河方向飞去。

整个东启域最近有点热闹,不过这热闹都是关于五极宗的,先是在五极城长老带弟子攻击黑猿族地,接着又是在五极城里掌门幼子被人挟持。而且被斩下头颅,长老也莫名其妙的死了。

那个被挨打的凌云阁大长老的孙子,现在想起有些后怕,还好只是挨了顿打。消息传的很快,周围的城都知道了,而且通过凌云阁长老的孙子知道了行凶者的名字:景天。

五极宗得到消息,派长老去五极城调查。凌云阁阁主得知此事大长老的孙子也参与其中,遂召集长老们到议事殿,神武门沈掌门刚好也在,附属宗门以长老身份与会无异议。

阁主不是因为大长老孙子嚣张跋扈,仗势欺人,是因为为什么在破败山门惹事,那里有个惹不起的人。所以今天借五极宗的事给众长老们打打边鼓,说起来五极宗两处的麻烦都是因为弟子。

议事殿里长老们讨论最多的是,筑基弟子怎么杀了长老?有长老还记得这个叫景天的孩子,当初带凌云阁弟子秦有诚到东启教打擂台,是见到过的。

接着又说到了西启域的景族,听说几个小孩都是景族的,而且都来过东启教打擂台。众长老最后对这几个小孩得出一个结论:胆真大!

沈掌门不知道,不了解,不参与,好不容易挨到散了会,出了议事殿,找到跟他一起来的景天的爹。

沈掌门了无兴趣的说起议事殿所议之事,他没兴趣,景雨淳有兴趣,得知没抓到人,放心了。

回到住处,跟林云芝讲述了景天的事情,林云芝放心不下,一定要去看看,景雨淳本想说没事的,没有说出口。两口子换上便服,飞上天空朝事发地飞速赶去。

在五极城长老死的地方,这里已经来了好多弟子,围着两块冒黑烟的地方,负责调查的长老正在查看,搞不清楚是怎么死的?

忙活到天色暗下来的时候,弟子们也慢慢的都走了,这两块冒黑烟的地方迎来个黑影,夜色下脸孔青黑看不清,一身黑服,他俯身闻了闻青烟:

“原来是蛟毒!”

他抬起头,飞身空中,朝景天他们跑路的方向看去,犹豫许久还是追了出去。

“景天,我快不行了,快给我丹药!”

小乌龟一边飞一边大叫,已经从白天飞到了晚上,小乌龟想休息景天也不让,小乌龟趁机开始闹腾:哪有光让马儿跑,不让马儿吃草的道理!

景天听不得小乌龟矫情的话,但是也确实飞了好久,还不能歇,没出东启域就还有危险!丢给小乌龟两瓶丹药,小乌龟马上打开倒入嘴里。满足了,总算又忽悠了两瓶丹药。

“快点飞,不出东启域就还有危险的,不是开玩笑的!”

小乌龟心满意足了,干活就老实了,继续朝界河方向飞去。

突然,小乌龟回头,它感觉后面有东西飞快的接近。小乌龟紧张的加快速度,景天他们也感觉到了紧张。

对方速度太快了,小乌龟立刻降低高度,在树林中飞行,一个黑影出现在他们的头上,与他们保持一样的速度。

“桀桀,果然是你,当初在界河坊市把你没办法,今天遇见了看你怎么得意,觉得吃定别人的时候是不是很爽?现在被人吃定是什么感觉啊?”

黑影的话让景天心里一紧,他知道对方是谁了,黑蛟潭的家伙,当时与他们交换蛟毒狠敲了对方一笔,现在找来报复了。

景天让小乌龟停下来,黑影也降落下来,大嘴巴、九斤显得紧张,现在没底了。景天让他们退后,他上前几步迎上去。他在考虑可能蛟毒对这家伙没用,那只有用大雷了。

黑影好像看出了他的心思:

“蛟毒对我没用,别想着用对方他们的那招对付我!今天就让你们死这儿,为当初的狂妄,嚣张付出代价!”

黑影伸出青黑的四指抓,抓向景天,景天大吼:

“快跑!别管我!”

说完景天朝黑影扔出一个乌黑发亮雷,

“轰”

雷在黑影胸口前爆炸,巨大的声浪把他震飞七、八丈外,黑影气息浮动,身形不稳。若不是黑蛟族身体素质强悍,一般长老肯定会吃大亏。

景天也被爆炸气浪轰翻,砸在远处山腰,嘴角带血,衣服凌乱,还好他有铠甲防护。

黑影恼羞成怒,没想到景天还有如此厉害的雷,他再次向景天走来,他要用爪活生生的捏死这个人族小崽子!

景天艰难的从乱石头堆里爬起来,看到黑影又朝自己走来,他毫不犹豫手握雷珠,黑影迟疑了一下。

“你有多少颗雷?今天再多的雷也难保你的小命!”

景天猛的起身冲向黑影,甩出雷珠,

“轰”

又是一声巨响,周围山上石块被震的翻滚而下,爆炸点周边的树木向四周倒伏,有的折断。

景天被气浪震的再次砸在了山腰碎石头上,口吐鲜血,看着被爆炸掀飞数十丈远的黑影,他感到无力了。

黑影咳嗽了几声,接连两次被炸,让他血气翻腾,衣服凌乱,堂堂长老级别被筑基境的小孩炸的如此狼狈,让他心里窝火,没有废话了,低头朝石头堆里爬不起来的景天走去。

连着两声大爆炸,已经跑掉的大嘴巴、九斤非常担心景天,要求小乌龟回头,小乌龟不听,拼命朝界河方向飞,大嘴巴被小乌龟的举动气死了,他起身飞出龟甲盾,九斤也跟着飞出龟甲盾,

“干嘛?你们去就是送死!知道吗?景天他挡着是为了让你们活着!”

小乌龟停下龟甲盾,转过来对大嘴巴、九斤两人说道,

“你自己逃命去吧!”

大嘴巴、九斤不再多说,朝爆炸声起的地方飞去,

“蠢货,笨蛋,去了有什么用?都去找死吗?”

小乌龟气的跳脚,转过龟甲盾继续飞:

“玛德,都是智障,要一起死吗?龟爷可不陪你们!”

“自己什么境界不知道吗?筑基境总是跟长老级别的较劲,作死呢?”

“要死自己去死,别害大家一起死,龟爷好不容易才活过来的,不能跟你们一起死!”

“活着不好吗?都死了就我活着……”

小乌龟一边飞一边自言自语,突然它掉转头:

“草泥马,要死你一个人死好了呀,为什么要人陪着?龟爷不欠你们的,龟爷从来都不欠你们,干嘛要一起死……”

小乌龟骂骂咧咧的朝爆炸点快速飞去。

黑影看着乱石头堆里的景天,面露狠色,伸出爪抓向没有动弹的景天,在快要抓住的那一刻,

“锵”

一把飞剑插向他的手爪,弹开了抓向景天的爪子。一个黑衣蒙面人瞬间出现在眼前,伸手一招,飞剑在手刺向黑影。

黑影被这突然出现的黑衣人阻拦,感到惊讶,退后侧身挥手甩出一掌,顺势躲让刺来的一剑。黑衣人收剑斜挑,击碎掌劲,身体旋转抡剑斜斩黑影,黑影出掌由上而下压下剑气,袖口一块布被斩落,摇摇而坠。

片刻后,又有一黑衣人赶到,看到躺在乱石头堆里不再动弹的景天,后到的黑衣人提剑攻向黑影,最先来的也跟上,两人夹击黑影。

大嘴巴、九斤赶回来,远远看见有人在战斗,俩人偷偷溜边,找到了石头堆里的景天,俩人架起就跑。黑影想阻拦却被两个黑衣人纠缠。

大嘴巴、九斤架着景天尽量远离打斗,以免被波及,小乌龟远远也看到了有人在打斗,又看见大嘴巴、九斤俩人架起的景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