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我要鸟笼
  • 长生成空
  • 毛不动
  • 3095字
  • 2022-01-07 00:26:29

清晨,五极城又有很多人朝城外跑,可能是要黑猿族地去援手的吧,休息了一晚上,景天众人站在房间朝外看着。

“我们要抓紧时间,不然黑猿族地那边事情解决了,这帮人回来很麻烦的。”

大嘴巴在旁边提醒道,

“嗯,我们找到元贞,再劫持他,如果有长老跟随,你们离我远一点,想拿回东西,只有用雷。”

景天交代大嘴巴、九斤、小乌龟。虎行风答应帮忙打听元贞闭关地,小得也跟着去了。

时间不长,虎行风、小得他们回来了,说出了元贞闭关地,在城内瞭望台,弟子们修行的地方,具体就不清楚了。

景天带着九斤、大嘴巴、小乌龟直接去瞭望台,虎行风、小得还跟着,一路劝说景天谨慎点,景天根本不听。他想了很多,根本不可能那么容易拿回褐背隼,只有出其不意劫持元贞这一条路。有蛟毒在手,长老拦阻就杀了,看谁还敢拦?

瞭望台在城角,弟子们修行地很安静,离瞭望台还有些距离。修行地大门开着,没什么人走动。等了一会儿,里面走出一个弟子,景天回头看了眼虎行风、小得。

“行动!”

景天三人盯着来人朝大门走去,小乌龟跟在后面。虎行风、小得退的远远的观望。大门里面出来的弟子见三人朝他走来,站住正要质问,景天带头冲上去一拳打躺这名弟子。

这名弟子刚爬起来,大嘴巴、九斤上来就架住他:

“元贞在哪里闭关?”

“你们是谁?你们要干什么?”

弟子嘴角带血,惊恐的问景天他们三个。

“回答错误,给他吞宝剑!不,是大刀!”

九斤抓起这名弟子的头发后扯,弟子仰头,大嘴巴拿大刀就要从他嘴里插下去!弟子吓死了,头动不了,看也不看的手指着大院里一个房间。

大嘴巴停下,九斤收手。弟子指着说道:

“门口正对着大树的就是!”

大嘴巴、九斤抓起他推着朝里走,景天几步冲上去,一脚踢破大门,

“轰”

门破,从里面飞出一个人影,一到外面就转身,

“是谁?胆子不小!”

当元贞看清景天几人,他明白过来了,

“原来是你们,都找到这里来了,我看你们是找死!”

景天不与他废话,捏拳冲天而起,老祖把《浑天掌》改成了拳法传给景天,这是他第一次跟人试身手。赤焰裹着拳头轰向元贞,元贞撑开法力防护,举拳迎上。

“砰”

景天的拳头轰开防护,与元贞的拳头对上,元贞身体一震,就好像半边肩膀被人向后猛的拉扯。人朝后面撞向院子里的屋顶,瓦砾破碎掉落,屋顶塌毁。

元贞爬起,来到景天面前,召出一个带火的环直接砸向景天,景天挥手举黑方印跟着砸过去,

“轰”

两人撞开,周围法力气息紊乱。景天朝元贞扔出方印,元贞再次拿火环砸过来,黑方印摇颤,元贞倒退数步。

景天朝元贞飞过来,元贞挥火环,火环变大,笼罩这片区域,区域内大火焚烧。元贞不见身影。

元贞在火里感觉到景天的气息,景天不怕这火,如同在火溶洞府一样,感受周围法力气息。元贞持剑悄然靠近景天,举剑便刺。景天也感受到了元贞刺来的剑,偏身同时举古剑刺向元贞。

“滋…滋…”

古剑刺在元贞软甲上,景天法力控制着黑方印猛的撞向元贞,元贞被撞飞出了火圈,火焰消散。大嘴巴挥手法力绳缠住元贞,景天赶到接连数拳轰在他胸口,打的元贞吐血不止。

景天低头见自己衣服烧没了,心念一动,九重山道袍加身。古剑搁在元贞的脖子上:

“褐背隼在哪里?”

元贞颇不服气的扫了他一眼,

“有本事单打独斗!”

景天示意九斤,九斤上来一刀捅在元贞胸口,却没能扎穿,元贞吓懵了,

“你是不打算回去了吗?”

景天瞪大眼睛看着九斤,这家伙怎么回事,要不是元贞有软甲,捅死了怎么跑出去!九斤也意识到了,差点被气昏头了。

“再问你一遍,褐背隼在哪里?”

“几个筑基小子跑到五极宗的城池里撒野?真以为五极宗都去黑猿族地没人了吗?”

一个身材高挑,相貌良好身穿五极宗服饰的女弟子,凌空而立,冰冷的看着景天三人。

“五极宗有没有人跟我没关系,我只想要我的东西!”

景天扫了一眼女弟子,修为比海坤师姐只强不弱。但是他不在乎!

“来五极宗如此讨要东西?应该是抢了吧!”

女弟子法力盈身,看样子要动手了。景天把古剑靠近元贞脖子,

“这好像是你们五极宗的优良传统,筑基巅峰抢凝气期的东西,现在整个宗门又去抢黑猿族地,我来这里只是想拿回属于我的。我希望你能听明白,别做傻事!”

景天再次给九斤眼色,九斤手握小刀正准备插,最后插在元贞大腿上。

“啊……”

元贞惨叫,女子冰冷的看着景天,

“明白我的意思了吗?我要我的东西!”

女子身后还站着五极宗弟子,喜欢热闹的都去黑猿族地了,不喜欢热闹的,或者在闭关的也不多了,此女子应该是不喜欢热闹,所以在城里,遇上了这事。

远处虎行风、小得看着这里,为景天担心,今天打算怎么逃脱?

僵持,是景天不愿看到的,他脸色骤冷,大喝道:

“现在明白了吗?我要我的东西,大嘴巴,砍掉他的腿!”

“好!”

大嘴巴一走三摇,扛着大刀来到元贞面前,举刀就砍,

“住手,笼子在院里走廊里!”

元贞大叫着,好汉不吃眼前亏,给你笼子了看你怎么跑。女子盯着景天好一会,回头让弟子们去取笼子。

“你如此偏激实属不智,拿到了你能逃的掉吗?”

女子不知何意跟景天说这些,景天懒得理会,

有弟子很快拿来了笼子,正要交给九斤手上,空中云气翻涌,一位身穿五极宗道服的长老出现在众人面前。伸手一招,鸟笼飞到他的手上,

“拿到了鸟笼你会继续拿元贞挟持五极宗,我劝你最好放了元贞,不然你们几个都不会有好结果!”

长老心思缜密,以势压人,景天嘴角微扯,迟早要面对长老的,他也没想过这么容易脱身。

“看来鸟笼比元贞值钱,长老的意思我明白了,大嘴巴,砍了他的腿!”

景天冷冷的看着长老说道,靠近元贞脖子的剑贴的更近了些,景天低头靠近元贞耳边:

“怪只怪你太贪心,你觉得没什么大不了,就好像这世界你说了算,什么都是你的!”

长老阴冷的看着景天,大嘴巴举刀不在犹豫,

“唰!”

“啊……”

元贞惨叫,大骂,所有人都惊呆了,还有的人被这血淋淋的景象吓懵了。虎行风、小得更是紧张到了极致,没想到景天这么大胆,这是把路走绝了。

景天似漫不经心的说道:

“这是你们逼我的,真以为我筑基境跑这里来要东西是找死?鸟笼我现在不要了,我现在就杀了元贞,而且我还要走出这里!”

女弟子看着沉着冷静的景天,突然生出不好的感觉,这是很明显的道理,他凭什么敢闯五极城?

女弟子悄然传音长老,长老也在考虑,本来想只要放了元贞,留下几个小孩还不是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而现在路走绝了,掌门幼子的腿在他面前就这么给人斩下了。而且很果断,根本不给机会考虑。

长老现在骑虎难下了,就似赌博越陷越深,女弟子的提醒,让他发觉现在还有最好的选择,他恨恨的说道:

“鸟笼给你,你放了元贞,我保证不追究此事。”

“长老我没你们这么蠢,本来给我鸟笼我走出这里,放了元贞这是很好的结局,但是你们非要走绝路,我也是没有选择。大嘴巴,砍了他,我倒想看看我们今天能走出这里吗?”

景天果断决定,大嘴巴再次举刀,

“不,不,别杀我,你们不是只要鸟笼吗?给你们就是了啊!”

元贞有些绝望了,大喊着,是啊,一个鸟笼而已,给他们就是了,怎么搞成现在这样了?

“鸟笼给你们,希望你们说话算数。”

女弟子松口了,也算给长老台阶下了。长老不甘心的丢出了鸟笼,眼睛斜睨着看着景天。九斤接过鸟笼,景天揪起元贞,三人慢慢飞出院子。

人越来越多,没去看热闹的没想到这里才是真热闹。虎行风、小得心都揪起来了,寒梅花也跟来了,一脸的不可思议盯着景天他们。

景天揪着元贞,古剑驾在他脖子上,催促九斤、大嘴巴上小乌龟的龟甲盾,朝城门口飞去,长老跟女弟子还有众多弟子跟着他们。

小乌龟飞的挺快,慢慢能跟上来的就只有长老跟女弟子了。他们没有朝界河口飞,之前商量好的,从东启域到破败山门,再过界河。所以他们现在算是在东启域飞行。

“你们真的以为能逃的掉?”

长老冷冷的声音在后面响起,一支大手横着扫向龟甲盾,

“砰”

景天几人被拍散,小乌龟马上召回龟甲盾接上大嘴巴、九斤继续跑路,景天揪出元贞面对长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