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再遇小得
  • 长生成空
  • 毛不动
  • 3080字
  • 2022-01-06 02:38:05

难道这是他能听见禅音的原因,无法静下来,甚至觉得这禅音太吵闹!他觉定去看看,然后驱离。

慢慢靠近,他看清了大嘴巴,也认出了他。白成武没有急着靠近,而是左右看看,没发现其他人。这几个景族崽子都是一起的怎么就他一个?

他没有打搅大嘴巴,而是远处空中盘坐下来,耐心的等待。儿子、侄儿族人的死与他们几个脱不了干系,老天有眼,让他在这里碰见他们几个,只能说算他们倒霉!

搞死这几个景族崽子们,他一点心里负担都不会有。

大嘴巴在山顶喊了三天,直到他觉得无法再提升了,要想威力大,只有等法力修为提升了再说。他起身坐上兽纹盾,去找景天他们,他不知道白成武一直慢慢的像狩猎者一样,跟着猎物。

大嘴巴拿出了符箓问景天他们在哪儿,小乌龟收到没有理会,它一直都没偏向,大嘴巴不偏向就能找来。

白成武看出了大嘴巴在找人,这印证了他的判断,如果能不声不响除掉几人,对自己还有对死去的儿子、侄儿族人都有个交代。

小乌龟飞上天空,大嘴巴远远的看到了,笑呵呵的飞过来,一人一龟刚落地,一阵风吹过,夹带着“哼哼”轻蔑地冷笑,

“小兔崽子们都在啊,我以为很难找到你们了,没想到会在这里碰见。界河源头隔离带你们不去,非要跑到这么远的界河口来。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你说你们是不是在找死!”

大嘴巴、九斤、小乌龟走到一起,白成武冷冷的看着几个人,就像是看着死人一样。

景天起身没有动,望着白成武冷冷的说:

“我觉得是你在找死!”

白成武不屑,一如当初在小坎城,小乌龟召出龟甲盾,大嘴巴、九斤都上去了准备跑路。白成武没动,拿下面前的这个嘴硬的小崽子,他们跑不了。

“大些了,嘴还是这么硬!”

话说完就要冲上来抓住景天,哪知景天倒朝他冲来,他一愣只见景天扔出来一个雷,他打开法力防护。

“轰”

一声巨响,树木震颤,碎石乱飞,防护破开,景天也被震的倒飞,气息不稳。

“想用这种雷阻止我,小杂碎你想得太简单了!”

烟尘未散,景天被震飞的同时又照着声音扔出来一个雷,白成武毫发无损的刚说完话,见又一个雷近身,他不屑的挥手横扫,

“砰”

这个雷威力不值一提,正要笑话景天,他抬手看到手臂上裹着青黑粘糊的东西,侵蚀着他的血肉,经脉、骨骼,法力也被腐蚀,神魂巨痛。他大惊失色,感觉不妙。

手掌成刀斩向自己的手臂肘部,奈何侵蚀速度太快,白成武慌忙再斩臂部。

第一次斩下的落在地面已经化成青烟,没了。第二次斩下,也没有用,已经侵蚀到了肩部,速度太快。臂部斩下的同时,青黑粘糊的东西溅落腰部,瞬间烧穿衣服贴上肉身,开始侵蚀!

他绝望了,望着景天吼道:

“你个小杂碎,你对我做了什么?”

景天虽被刚才第一个雷震的难受,但是有铠甲防护,他扛住了。冷眼看着白成武:

“我说过你在找死,你觉得杀一个凝气期或者筑基境的人无所谓?你觉得你长老级别的修为可在凝气期或者筑基境面前肆无忌惮?

你中的是世间最毒的蛟毒,你很幸运,神级蛟毒对付你,我可没看轻你!”

全身乌黑,身子下已经化水再成青烟,就剩个头颅的白成武,知道自己死定了,神级蛟毒,嘿嘿,

“我诅咒你不得好死!”

还剩头颅的白成武歇斯底里的大吼,景天猛的跳到白成武头颅跟前,对着他大吼道:

“小坎城之后我就一直在准备杀你,去跟你的儿子、侄儿族人团聚去吧,问问他们是谁杀的,去地狱问问你该不该死!”

景天转身不再看白成武,小乌龟飞过来,景天飞身上去,小乌龟就飞走了,飞的很快。

“我们得赶快离开这里,隔离带的长老死了,这一带都会被封,然后调查。景瑞、福海他们应该没问题,我们先走!”

大嘴巴着急的提醒道,九斤也开口说:

“界河源头都是五大宗门守在那边,这里搞不好就有白家,方家等把守,反正对我们不可能好,搞不好界河口都得封了,我们往东启域那边去,到时候从那边过界河回去!”

景天没有说话,白成武死了他心里放下块石头,轻松了许多,被人惦记不是什么好事,总防着心累。小乌龟贴着树顶飞快朝界河口飞。

从东启域回去也好,刚好到破败山门接武庆、楚金童。景瑞、福海两人不突破不会出山的,那搞不好要一、两个月。

在九重山修行,对这段时间的景天来说很鸡肋,还不如来这里。对大嘴巴、九斤还是有用的,可他们要来,也好,到时候回九重山补上,又跑不了。

小乌龟飞行速度快了很多,到了界河口赶紧朝东启域那边飞去。

“还好这里没人封锁!”

九斤庆幸道,

“哪有这么快,现在可能还没发现了,发现也只是发现人不见了,谁知道怎么回事!”

景天满不在乎的说道,只要他们不说谁知道怎么回事。

过了界河口小乌龟放慢飞行速度,这边零星的还能看见妖兽,比西启域显得有生机一些。

没有理会低阶妖兽,漫无目的的飞着,既然想过来看看东启域的情况,到哪里都无所谓了。

天色暗下来的时候,他们碰到了东启域这边在外历练的几个弟子。

“外来者?”

一看到景天他们飞过来,几个弟子就不约而同的紧张起来,嘴里不经意间说道。

“什么外来者?我们是东启域破败山门的弟子!”

景天理直气壮的跟他们解释,虽然有些苍白,但比不说话要强。景天看清了几人的服饰是东启教的。

“都没有听说过,什么破败山门?”

“寒柏松,寒青竹,寒梅花,我都认识,寒梅花现在还在我宗门修行呢,你们的谭长老,小得,我都认识的。现在知道破败山门了吧?”

“寒长老是我东启教长老,寒梅花、寒青竹是其孙女,听说这次寒梅花要外出泡什么灵乳,难道就在你们的宗门?”

有个弟子听说过这事,那就好办,

“就在我们宗门,你们东启教跟我们破败山门是友好宗门,宗门互助,互补长短时常有之,我们还去过你们宗门呢,对教内人族领袖帝启的雕像,敬畏之余也是颇多感慨啊!”

“哦,这么说来,我们还是有些渊源,只是不得见,没机会认识。”

“那是,你们这是打算去哪?天已经不早了啊。”

“我们正准备回城。”

“城?”

“东启教在这灵气比内地高的地方,建了一座城,供历练弟子跟过路散修或者其他人留驻歇息用的。其实每个宗门、大家族都有类似的城。”

“原来如此,”

景天点头,与人攀谈半天了解不少,

“这里离我东启教城最近,不如你们也去歇息一晚,只不过非本宗门弟子会收费的。”

东启教弟子邀景天他们一起,景天点头,去看看无妨。几人结伴而行,有说有笑的奔东启教城而去。

远远的就见一座被围起来的城,建在丛林山坳中,高空望去,跟两分城一样大小,只不过四周有隔离带一样高的城墙。四周都有入口,他们从最近的一个入口进去。

城门口有七、八个东启教弟子收费,盯景天他们一行人,每人五百灵石,有些贵。景天付了两千灵石进了城,与路上遇见的东启教弟子分手。找了间客栈住下了,一间房大通铺,三百灵石。

“我们是不是该换换衣服,这样子出去可能被发现的?”

九斤提醒几人,景天点头,免得找些麻烦。换了衣服下楼,吃点东西,虽然吃不吃没关系,但是吃点妖兽肉也能补补血气,还能混点小乌龟的长生酒喝。

吃好喝好后几人回到客房,各自修炼。小乌龟特意提醒大嘴巴:

不准再喊‘我摸你’!

一夜无话,天亮了,几人洗漱完了下楼来,街道上好多的人都朝城外跑,大部分都是东启教弟子,也有散修或者外来户。

景天几人好奇,站在客栈门口外,看着奔跑的弟子,

“师兄,快点,今天五极宗攻打黑猿族地,迟了跟不上了!”

“听说是五极宗弟子发现了什么,起了争执,具体去了就知道了!”

“恐怕其他宗门家族都会跑去看热闹。”

“据说五极宗的长老都出动了,看来是要下狠手了……”

“黑猿族地不弱的,说不定五极宗会吃大亏……”

路上有弟子边跑边议论,景天他们几个还是没明白是怎么回事。景天扭头看见人群里,有个跟着跑的弟子似有几分熟悉,近了一看:

“小得!”

小得偏头看向客栈门口外几个人,慢慢停下脚步,

“景天……九斤……大…大嘴巴!”

他不敢相信能在这里遇见他们几个,想当初在东启教擂台比试的时候,他负责接待过几人。没想到他们跑这里来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