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我又穷啦
  • 长生成空
  • 毛不动
  • 3182字
  • 2021-10-09 12:49:51

景天听着介绍,带着微笑不住的点头。心里想:丹老的筑基丹方都在我这里,你说我知不知道丹老?

荣老:“说了这么多,小家伙要买几颗?”

景天:“我离筑基还有些远,我只是问问。”

说完对着荣老躬身一礼走出铺面,到门口又转身:

“荣爷爷,你们这里收疗伤丹药吗?”

荣老惊讶的看着景天,疗伤丹药最普通,也便宜,铺面里都是族里炼制拿来卖的,你个小孩子哪来的疗伤丹药?

“如果品质过硬,可以收的。”

景天拿出小瓶,倒出一颗,递给荣老:

“荣爷爷看看,这样的能行吗?”

荣老接过来看了看,又闻了闻:

“嗯,成色不错,有个七、八成药力。要是都是这个成色,一小瓶二十颗,一瓶给你三十块灵石。”

“那好,我改天再来。”

景天拜别荣老,来到草药铺面,不出所料,炼制筑基丹的草药贵的要几百灵石,最便宜的要几块灵石。

丹方记载的所需草药有六十多种,算下了炼制一颗丹药成本都在一千六百多块灵石。

这次赚的灵石都不够买炼制一颗筑基丹的草药。

“老老实实炼疗伤丹药吧!”

景天买了三百灵石的疗伤丹药,直接去了丹老那里。

盘坐丹炉前一门心思的炼疗伤丹药。随着一炉一炉的丹药出炉,他对疗伤丹药炼制越来越得心应手,开始慢慢提升药力。

每天的修炼,景天都跟福海他们一起,只是修炼完了就跑去炼丹。

“小天,山里的那条大鳄还等着我们去打呢。”

福海堵住景天问他,不知不觉的几个孩子做什么都来问景天,也许是因为景天力气最大。

难以想象几个月前,年纪最小,走路都只能跟后面跑的孩子,现在成了他们几个小孩主心骨。

这也充分的说明了拳头大有实力,就有话语权。修行确实能改变一个人啊。

“它又没惹我们,干嘛跟它过不去?”

景天现在有目标了,还去操那个心,又累又危险,还赚不了几块灵石。

“打死了拖回来卖,换草药啊。”

大嘴巴有些着急的说。旁边景瑞、九斤都看着他,他不想让他们失望,更不能跟他们说:

我现在有赚灵石的法子了,不用再去遭那个罪了。不然要跟他们解释半天。

“你们打的过吗?那么大个家伙,还有厚甲,福海你拳法入门没,第六鼎顺手了吗?大嘴巴你突破了吗?不能勉强的。”

景天找了一堆理由,只要不去山里,怎么都行。福海他们几个都不作声了。

一段时间后,景天第七鼎也算适应了,只是不能单手挥鼎当武器用。

上回剩下的草药跟这次买的,都被他炼成了疗伤丹药。一百多瓶,这是这段时间的成果。

他揣着丹药到了集市,找到了荣老。荣老看着这么多疗伤丹药,猜到了是这小家伙自己炼制的,没有多说。

检查了一下成色很好,就都收下了。这种疗伤丹药属消耗品,都用的着,所以也不愁卖的。

清点好灵石,装了一包。景天拿上灵石就去买筑基丹草药,加上上次所剩总共买了四份的炼制量。太贵了!

福海他们几个又找到了景天,说的还是进山的事:

“小天,你说我们实力没有增长,不去历练怎么增长啊!你看上回,连九斤都突破了。”

福海很是郁闷,只差苦口婆心了。

“上次伤的那么重,忘记啦?再说,那么大个的铁甲鳄怎么打啊,它站那里不动让我们打都伤不了它?”景天依旧不为所动,

“还是想办法提升实力吧,别总想着跟那条鳄鱼过不去!”

景天有些老气横秋的说。

景天想着福海受伤的情景,想着那条十多丈长的鳄鱼,哈叱哈叱的走出来,根本就不是他们现在能搞定的。拼了命累死累活的,还不够买一份草药的。

开始炼制筑基丹,景天有些紧张,因为第一次炼,还有这草药来的不容易。

盘坐丹炉前,回想以前炼疗伤丹药的过程,深吸一口气,把第一株草药投入丹炉。

六十多种快要都投进去的时候,景天感觉坏了,火没掌控好,最开始投进去的草药到最后都炼坏了。

损失掉一份草药,景天思考着怎么加快投草药的进程,哪里该把火掌控小些……整个过程思虑一遍,开始了第二次炼制。

当第二份草药都投入进去的时候,他又发现了问题,一起投入的草药,药性相冲无法粘合,导致无法凝形成丹,又失败了。

既然知道原因,重新组合草药确定过程无误,又开始炼第三次。

一直都没有差错,还是凝形成丹环节。望着丹炉里的草药精粹,在最后关头总是不能凝形,景天急的只差直接拿手进去捏。

满头大汗的他紧盯着丹炉里未成形的丹药,看到凝形的一刹那,他担心耽误久了会散。

马上起炉,抄在手。只听他一声:

“哦豁!”

丹药的一半散落在地。又失败了。

“这特么也太难了,还不如去打凶兽!”

景天有些恼火抱怨道。他想要爆发,最后只得一叹:“灵石不好挣啊!”

景天盘坐丹炉前,发呆了好一会儿,收回心思稳定心神。思路肯定是对的,关键还是火候的掌控。再来!

第四份草药,知道原因的他,神情专注、小心翼翼掌控每个环节火候,一直到最后成形关头,知道自己在一边使力也没用,但是他不由自主的神色紧张,浑身紧绷。

瞪着大眼,盯着炉里。这次终于凝形成丹了,抄丹在手,他却高兴不起来。跟鸭蛋一般大小,还不圆,扁的。

“这是丹药?怎么像个驴粪蛋?”

景天一脸疲惫,看着手里的“丹药”自语。他想着把这个拿去给丹老看看,请教一下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算了,丢人!”

他把“丹药”扔进了地火里,垂头丧气的走出了洞府。

想想从打凶兽挣灵石,然后忙东忙西的炼疗伤丹药换草药,辛辛苦苦赚的几千灵石,就这么一会儿像放烟花一样的没了。

“积积攒攒一把伞,大风一吹成光杆!我又穷啦……”

景天找到福海几个人,

“我们去打那条铁甲鳄吧,你们有没有想过怎么打?”

福海他们见景天决定去山里,高兴的跳起来了。

“我们这段时间一直在商量怎么打,怎么打不知道,你说我们伤不了它,它就能伤的了我们?”

福海认真的分析道,景天想想也对,铁甲鳄那么大个,我们只要机灵点,它也奈何不了我们。福海接着说:

“相反的,我们还担心它不喜欢被我们骚,扰逃跑,那里有条大河,它跑到了河里我们就白忙活了。”

景天点头,既然起心打它,打不打的动先不说,得防备它逃进河里,看来福海几人一直都没有放弃。景瑞这个时候接过话:

“我想让爷爷去族里,请炼器师帮忙祭炼根能够承受那条鳄鱼冲击的带法力的长绳子。”

接下来的事就不用多说了,要考虑的是这样有没有用。不过,没用也要去打,跑了再找别的凶兽。

穷啊,穷疯了!景天想到这,下定决心了:

“那就开始准备,跟家里说好。对了,烤肉不好吃!”

九斤:“我带锅!”

大嘴巴:“我带佐料!”

福海:“我带酒!”

景瑞去族里找爷爷。祭炼法力绳子用了五天,五天后景天他们出发了。

景瑞:“爷爷说了,这根绳子能承受几十万斤的冲击,对付大鳄应该足够了。”

大嘴巴:“为了一条鳄鱼专门祭炼根绳子,代价会不会有点大?”

九斤:“法力绳子以后还可以用啊!”

福海看着大嘴巴不耐烦的说道:“就你想的多,应付两三千斤的长毛獠还要九斤帮忙,你知道你扛的鼎多重吗?”

大嘴巴:“我当时手上没有鼎,”

当时的大嘴巴手上的鼎被景瑞拿去了,景瑞的鼎又被景天拿去了。

福海:“没鼎你不会用拳头啊,拳法吓唬猫的吗?我们本来就没武器,这鼎是修炼用的。”

大嘴巴没声了,面对那么大个的长毛獠他心里实在是没底。

九斤:“那条铁甲鳄的皮应该可以祭炼防护铠甲,可以卖不少灵石的。”

景天听到灵石,想起筑基丹太耗灵石了,头大啊。

几人进入深山,一路到了开阔地树林边,还是老地方,轻轻走出来。只见那铁甲鳄还趴在大殿门口广场上,

“都机灵点,别让它的尾巴扫中自己。”

景天提醒大家,慢慢朝台阶走去。登上台阶,大鳄的嘴巴张开,“哈……”的一声,吐出一口长气。

景天一行人沿着台阶一边走上广场,大鳄四肢撑起朝他们爬过来,景天、福海快步踏入广场。

大鳄停下来,尾巴对着他俩横扫过来。一阵强风吹过,广场边风尘吹起。

景天、福海两人跳起来躲过扫来的尾巴,朝广场里走,大鳄掉头面对他俩。

景瑞、大嘴巴、九斤从台阶中间直接上广场,大鳄张开长长的大嘴横扫过来,发出“哈…”的声响。景瑞几个躲开。

景天靠上去举鼎砸向大鳄肚子,肚子微微陷下去一点又弹起,皮甲泛着白印慢慢的又恢复原来的墨黑。大鳄扭头,前爪抓向景天,景天躲开。

“这怎么打?”

景天犯愁了,重砸一下没反应。其实大鳄痛的,不然会扭头攻击?只是难伤根本。福海也看到了,狠狠地说道:

“不好打也要打,先打了再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