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回九重山
  • 长生成空
  • 毛不动
  • 3110字
  • 2022-01-05 00:19:08

现在看来不行了,先带回九重山吧。法船在山间朝景族飞行,楚金童很开心,武庆心情也不错,只是他俩不知道景天心里压着一块沉重的大石头。

“小天哥哥,庆哥现在可厉害了,《万象拳法》打的可好了。我还不行,第一段打不下来。”

楚金童拉着景天说武庆的时候阳光灿烂,说到自己又阴云密布的。景天笑着扭头看了眼武庆,

“哪有,我只是第一部分勉强可以打下来,可是力量远远不够,打不出所说的效果。”

武庆觉得楚金童说过了,脸有点红。景天安慰道:

“还是不错的,我刚开始还没你快了。”

“真的吗?”

武庆睁着大眼睛看景天,景天如实说道:

“你确实比我快,但是我一心在修炼力量,只是休息的时候才练拳法。”

“哦,我说了吧,拳法应该配合力量才行,否则别扭,不顺畅。”

景天笑着看武庆,没想到才练拳几天就有体悟,不错啊。武庆大着胆子说出了很久就想说的话:

“小天哥,能带我跟着你们一起修炼吗?我也想修炼?”

“为什么想修炼?修炼很苦的,特别是跟我修炼。”

“我不怕苦的,爷爷被妖兽掏出心脏我不想就那么看着,我要跟你们一样,可以杀妖兽!”

武庆说着眼睛一红,两小拳头握的发白,眼泪就下来了,景天低头,又抬头看着远处没有说话,

“我也要修炼,我不怕苦,我也要打妖兽!”

楚金童哭着说道,俩孩子又开始哭起来了,景天看着远处,眼泪在滴,他没劝俩人,不知道怎么劝。

一路不再说话,带着泪痕飞回了丹峰,没丹老冷清了,几个景族子弟忙进忙出。景天都认识,有的点头,有的擦身而过。

进了院子,来到丹房门口,景天没有进门而是朝外坐在门槛上:

“我是从这里开始修行的,比你们小一点。我的老师丹爷爷第一天让我扛鼎往山里跑,每天跑,后来福海他们也跟着扛鼎跑,练力气,强肉身。

我不知道,就知道听丹爷爷的,现在知道那叫炼体!炼体很苦的,你们俩愿意?特别是金童,你是个女孩子?”

武庆站到景天面前:

“我不怕苦,在村里爷爷就打算交我武技,也说修行很苦。”

“我也不怕的,我也要修炼,修炼了才能打妖兽!”

楚金童深怕掉队了似的,表决心。景天相信他俩,武庆在井里泡了一天一夜,虽然是为了生存,难道不是意志的体现?楚金童看着全村大小都死在妖兽嘴里,又在妖兽群里活过来,她也有精神跟动力。强调这些也是景天自己在下决心,既然愿意跟着修炼,那就带着他们吧!

“你们就先呆在这里吧,明天我们回九重山,现在我出去会。”

武庆点头,楚金童担心景天不回来了,武庆拉住楚金童。景天看了眼他俩就出去了。武庆对楚金童说:

“我们想要跟着小天哥就必须修为跟上他,从现在开始我们要拼命修炼,知道吗?”

楚金童没明白,但还是点头。俩人在院子里练起拳法。

景天出了丹峰,到福海家找阿叔拿酒,然后就朝破败山门飞去。灵药、草药都不够了,这次这么多的妖丹要炼制,还要跟武庆、楚金童准备炼体丹药。

缺牙道人还是老样子,一句‘来啦’头也不回,景天走到他身边拿出酒放下。

“前辈,我来采一些药的。”

景天望着缺牙道人,

“去采吧,都是你的,早说过了。”

景天准备下台阶,想起了什么,拿出了雷家给他的雷,又拿出了化形丹换来的蛟毒。

“前辈,我有一事相求……”

缺牙道人撇过头来看着景天手里的东西,

“我想前辈帮忙把这毒融进这雷里面。”

缺牙道人一看就知道,景天的意思,他拿起蛟毒:

“这是哪里来的?”

“拿丹药跟东启域的黑蛟潭换来的。”

缺牙道人点头,景天退下来去采药,

“神级蛟毒,要没炼化我都没办法,这黑蛟潭出过厉害妖物啊!”

缺牙道人嘴里嘟哝,开始重新祭炼雷,然后施法力把蛟毒扯出一缕融进雷里,再祭炼一番。

“小家伙遇到难事了么?用的着这么狠吗?”

缺牙道人思索了一会,又开始了祭炼。等景天回来,雷也祭炼完成。

“我只给你融了三颗雷,分了三组。这雷厉害毒更厉害,一个不慎你也会中招的。最好慎用或者不用,剩下的蛟毒放我这里,以后要用再来取!”

景天没想到缺牙道人这么在乎这蛟毒,难道真如黑蛟所说,天地间最毒?

“这雷你想过怎么用吗?”

“不可敌,生命受威胁时用!”

“哪怕同归于尽?”

景天没想过这么厉害?有龟甲盾阻挡,雷应该炸不死自己,怎么有危险?如果再让他遇到小坎城那种事,或者隔离带青背狼追杀的事,那他就不用顾忌什么了。

“被逼无奈,炸了再说!”

“不至于,我重新祭炼了雷,你用到它的时候也是对手修为高出你很多,修为高可以以法力阻挡你扔出的雷。简单说,在长老或者长老级别以上,你没机会炸人家?”

那不是白忙活了吗?长老以下的他拿盾挡着雷随便丢,自己能承受,现在是要炸长老!景天想着。

“六颗雷三组,每组只有一个带毒,很简单打出第一个雷,冲破法力阻挡,第二颗带毒但是爆炸威力小很多。第一颗威力大你要掌握距离,免得被冲击受伤!明白了吗?”

景天明白缺牙道人的意思了,也明白怎么用跟缺牙道人的苦心。

“多谢前辈!”

景天躬身行礼道,接过雷盒,他很想跟缺牙道人聊聊,

“前辈从不出去走走,天天呆这里不闷吗?不觉得无聊吗?”

缺牙道人看了眼景天,打开了景天拿来的酒:

“去哪里?哪里都一样,整个天地就像个大的牢笼。而且还是个灵力慢慢消失,迟早要毁灭的牢笼!”

“前辈还是不要悲观的好,事情也许没那么糟,出去转转走走,起码还有很多没有尝过的好酒。”

“几万年都过来了,什么事都会看淡的,等你有一天也会如此。再美好的事也会成过往,活成石头才是最终,直到死!”

“我不会活成石头的,我要我的生活每天都是新的一天,新的开始,哪怕世界明天毁灭,今天我仍然该做什么就做什么!”

“你才看到多大的天,你知道的天有多少?你现在才只是初出茅庐,等有机会见识一下真正的天,还有经历更多的事,希望那时的你还能像今天说的一样。”

是的,还太嫩了,说不动这块石头。算了,走人。景天躬身行礼拜别。

“抓紧修炼,有本事才能见到更多!”

景天出洞府,缺牙道人说了一句算是勉励的话,景天摆摆手,放出法船朝景族飞去。

回到景族丹峰,武庆、楚金童正在练拳,俩人停下,围过来。景天指着院子里最小的鼎对武庆说:

“能扛起来吗?”

武庆走过去,一手把鼎沿一手抄底,试了试能动就是起不来。景天示意停下来,让他俩继续,自己进丹房炼丹。

景天的爷爷来了,提着个笼子,笼子里有只褐背隼无精打采的,狼王的灵禽。交给景天两个王境妖兽的妖丹,留下笼子就走了。

楚金童盯着搁在院子里的褐背隼,笼子有祭炼过的,褐背隼与狼王的联系被老祖生生的剥离,所以现在有些虚弱。武庆在练习拳法,景天进丹房炼丹。

一切都准备好,两颗王境妖丹太难得,差不多抵上他这次全部的妖丹。他打算一个妖丹炼制五颗丹药,不想因为灵力太大吸收浪费。现在的景天炼制这种丹药已经非常熟练了。

加上增益丹简单,炼化妖丹然后融合少许灵药成丹就行。炼化妖丹以现在景天的能力可以一次炼化多颗,两颗王境妖丹两瓶,一瓶五颗。接着炼制这次所获妖丹,全部完成又给武庆、楚金童炼制了些炼体丹药,既然要跟着修行,就按他走过的路来吧。

炼制完丹药,天已经亮了,景天来到院子,武庆、楚金童还在鼎里睡觉。景天转了一圈,回到丹老书房,找到《药典》跟一些关于介绍草药的书,又去药园转了一圈,已经有族人在忙了,回到院子,俩孩子已经爬起来。

景天收了九个鼎,留这里没用,带到九重山武庆、楚金童用的着。出了丹峰,回头再看一眼,带着俩孩子朝九重山飞去。

外务处很麻烦,不是九重山弟子不让住,只能以亲人、朋友的身份呆三天,景天一拍脑门,头大。

回到洞府,大嘴巴、九斤、景瑞都在忙着修行,小乌龟守在洞府看玉简。武庆、楚金童很兴奋,以后就在这里修行了,这里就是家了,他们不知道现在的景天头有多疼,只三天啊!

摆出九鼎,安排好武庆、楚金童,洞府专门留一间给楚金童,小女孩子虽然小,还是要注意一些的,正屋大通铺很少睡了,还有间九斤在孵蜘蛛卵。

大嘴巴他们都去修炼了,不能给他们炼丹,景天想着自己该怎么安排,就听外头喊:

“景天师弟回来了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