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袭击山洞
  • 长生成空
  • 毛不动
  • 3123字
  • 2022-01-04 00:33:02

五人一龟这么久再次聚在一起,还有楚金童、武庆俩个,吃烤肉喝长生酒,有说有笑的胡吹烂侃。

夜色暗下来的时候,周围这样的火堆多了好几处,搞得都不像是来雷家族地解围的,倒像是来野炊的。

景兰找到景天,景天站起来邀景兰一起坐,景瑞、福海、九斤、大嘴巴都认识,都跟这位族里最耀眼的新生代打招呼,还都是一脉的。

景兰说不用了,她还要找同门弟子,过来只是看看。听说自己弟弟已经筑基了,她很高兴,长大了啊,再也不会讨人嫌的一天到晚拉着自己衣服了。猛的有些失落,可是人总是要朝前走的,有些东西注定会成为回忆。

“我可以坐下来吗?”

大家回头一看,雷素英跟万金枝来了,景天他们挤了挤,腾出空位来。

“这是我在家族里刚偷来的酒,可以治伤痛,助修行的,拿来给你们尝尝!”

“耶……”

“喔呜……”

大嘴巴、九斤几个怪叫,小乌龟更是吹起了口哨,嘘……终于不用打自己的秋风了。大家都很开心,有人耳朵尖听说这里有好酒,就挤过来了。慢慢人挤多了挤不下,就在旁边火堆挤,周围都热闹了。

“我雷家族长说:大家都是为雷家被妖兽所围而来,是来帮我们的,所以族长让我们拿出多年珍藏的灵酒招待大家,这酒不仅有疗伤的作用,而且还有助修行。放心今夜管够,大家尽情喝!”

不知道什么时候,雷素英带着雷家族人抱来好多坛子,每个火堆边都摆上。所有人都叫起来了,都想喝一口有助修行的酒。

空旷地好多受伤弟子都一瘸一拐的跑来了,躺地上的没办法就爬,爬也要爬过去,喝一口了说不定伤就好了呢!

这是个不眠夜,吃了好多妖兽肉,喝了好多灵酒,最后一个个都在空旷地打坐炼化,整个内城的弟子都在修行中。

楚金童、武庆在龟甲盾里看着都在修行的人,他俩的眼睛里充满了对这种修行人生活的向往。

次日,雷家主城墙,休息了一晚上的弟子们都站立在城墙上严阵以待。下面黑压压一片,还有好多的巨兽,慢慢接近城墙。天上盘旋着飞行妖兽,这次数量很多。

“唳”

一声飞禽的尖锐叫声,响彻整片天地,地面兽吼声甚嚣尘上,妖兽情绪暴躁,不顾一切的向主城冲来。

这是景天第二次听到天上飞行妖兽的尖叫,且都在发起攻击的时候,这让他想起了来时看到的那个大山山顶的洞,周围有巨兽守卫,飞行妖兽来去。

景天意识到了问题,想知道那里到底怎么回事?

大战将起,他在城墙上找他的爷爷,他听说爷爷带族人进来了。爷爷正在准备战斗,看到景天来了,景天与爷爷飞落下内城,简单说了一下情况:

“不管怎么样都得去看看,所以需要抽调长老级别战力两位!”

爷爷带着景天找到雷家族长,景天爷爷离开,他那里就要有长老顶上,另外还需一位长老,可现在战斗正吃紧,不能随便抽调,只有找族长想办法。

族长知道问题的严重性,让管战时分配物资的长老顶上景天爷爷的位置,自己跟景天爷爷带上景天出了城。不管战斗,不理阻拦,沿景天他们的来路,直奔那座大山山顶。

在山腰观望,景天的爷爷跟族长都意识到了这绝不是普通山洞,他们甚至感应到洞外布置了屏蔽神识探测的符文阵。

景天爷爷让景天呆着别动,他打算跟族长直接攻上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族长全身雷电环绕,天空中开始密布乌云,景天的爷爷法力萦绕,俩人一个纵跳就上了洞口外,四尊巨兽见有人来袭举拳就锤。族长接连两拳带着雷电,把俩巨兽轰的滚下山,身上还带着雷电‘滋滋’响。

景天的爷爷也是两拳震飞巨兽,巨兽滚到山的另一边,警戒的飞行妖兽飞来,族长手指雷光闪烁,一点天上乌云发出‘咔擦’雷声,闪电劈在飞行妖兽身上,劈的坠下山谷。

俩人正要进洞,洞里冲出两个青兽面人身的家伙,一出来就掀起大法力气浪,震退族长跟景天的爷爷,俩人借势退出洞口,立在洞外空中。

不是说没有王境妖兽吗?这里怎么会有王境妖兽?

看着一个青面狼头,一个鼠嘴獠牙的王境妖兽,族长跟景天的爷爷心里打鼓,太意外了,没想到这里有两个王境妖兽。

青面狼头挥手抓住根狼牙棒,朝景天爷爷砸去,景天爷爷凝一把巨锤,带着火焰反着斜抽,

“轰”

山谷巨响,震动周围的山峰,地面树木倒伏。

鼠嘴獠牙提大刀跟族长的乌黑长剑对上,每次碰撞电花四射,雷电游走长剑让鼠嘴獠牙十分难受,不光刺痛身体连神魂也跟着颤抖。

刚到山顶轰下山的巨兽又爬上来也加入了战斗,族长抡一圈长剑,带着雷电猛斩向鼠嘴獠牙,鼠嘴獠牙横刀阻挡被震开,眼神迷离强忍着摇摇头,以清醒自己。

巨兽趁族长攻鼠嘴獠牙的时机,它持盾提棒冲向族长,族长躲开,反手长剑拍在冲过身边的巨兽后背。巨兽“噗”出了口血水,差点身子不稳从空中栽下来。

景天躲在山下看着空中的战斗,这巨兽他是知道的,在突击进城的时候,跟长老硬碰都没事,爬起来就可以再战。怎么被族长拍了一剑就吐血了?

这时山顶洞里又出来个人,一脸乌青。景天瞪睛一看,认出来了,这是当初在隔离带追杀自己的青背狼,它怎么来了还呆在这个山洞里?

青背狼看了眼空中,从洞旁飞身离去,景天偷偷上了山顶。从后山掠出只飞行妖兽,青背狼站立飞行妖兽后背,回头看了眼就走了。

族长一剑扫开鼠嘴獠牙跟巨兽,发现还有人藏在山洞还打算离开。摊开手法力凝成碗大的球,雷电环绕,照着逃跑的飞行妖兽扔了出去。

没跑多远的青背狼发现异样,扭头一看,一个雷球正伴着他跟飞行妖兽,脸色巨变,

“轰”

又是巨响,飞行妖兽半边翅膀折断,身体受冲击,青背狼也连带着被炸了,一起掉下来落入林中。景天立即御剑朝青背狼落点赶去,远远就看到飞行妖兽在挣扎扑腾,青背狼刚狼狈站立起来,

景天拿出颗雷老远就朝青背狼丢去,青背狼发现景天和一颗朝自己奔来的雷珠,这雷珠它太熟悉了,被炸了两次了。

“轰”

青背狼被掀飞,奈何他的身体太强横,接连吐血,显然也受伤不轻。它认识景天,正是当初在隔离追杀没杀了的家伙,也是他拿雷珠炸了自己算上这次三次了。

怨毒的看了眼景天,头也不回的狼狈飞走了,景天赶到,一剑斩下飞行妖兽头颅,现在

不挣扎了,再看青背狼已无影。

景天笑了笑,心想:买了三个雷珠,都用在了青背狼身上了。你运气真好!

收了飞行妖兽的尸身,御剑朝山顶飞去。山顶战斗还在继续,俩王境虽然不敌族长跟爷爷,但是有四个巨兽也能战个旗鼓相当,就算不敌,族长跟景天爷爷想杀死他们也要时间。

俩王境见景天的到来,以为又有人来,再加上青背狼已经飞走,它们无心恋战,对视了一眼,找机会抽身离去。

四个巨兽还在跟族长和景天的爷爷打斗,景天站在山顶大喊:

“攻击巨兽后面!”

景天的爷爷跟族长瞬间明白了,现在没王境妖兽,就算正面也能硬碰把这几个巨兽整死。最先得手的是族长,一剑从后背穿透前胸,紧接着又一剑穿透另一只巨兽轰隆。

景天的爷爷也是从后背下手一锤解决一个,都杀了。景天朝山下飞去,找到巨兽尸身,斩头,最关键的他想要巨兽的兽纹盾,大嘴巴的盾还是差了点。

族长跟景天的爷爷进了山洞,这里什么都没有,就是有也被青背狼带走了,

“假如真是它们在操控这场妖兽围攻,随着它们的离去,我想围城也就结束了。”

族长说道,俩人出了山洞,景天飞过来,

“族长,这是巨兽身上的法器,兽纹盾我留下了,这些留给雷家的子弟吧。”

族长笑着也没客气就收了,一起打仗收获均分。

“你小子挺鸡贼,发现了巨兽后背的弱点,想来也是通过手法强行提升实力,前面可以对抗长老的实力。

这地方也是你发现的,要是真如猜测的那样,这里是操控整个战场的核心,现在它们逃了,主城之围马上也可解。你应立头功,该重奖!”

“族长言重了,杀妖兽是每个人的责任,我也只是做了该做的。”

景天挠头不好意思,

“也好,等解了主城之危再说!”

景天的爷爷看了眼洞外设置的警戒符文阵,现在也损毁,

“你一个筑基境愣头愣脑的跑这里查看?知道什么是王境吗?那是相当于人族长老的境界,被发现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景天的爷爷狠狠的教训了景天一顿,族长也跟着说道:

“景天,你爷爷说的对啊,虽说西启域没那么多的恩怨仇杀,有联盟稳着,人族相对平和,但不是说没危险,你还很弱,在外行走还是得小心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