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因何而战
  • 长生成空
  • 毛不动
  • 3106字
  • 2022-01-02 00:24:39

找了处水源地,几个人架起火。小女孩肯定饿坏了,不知道多久没吃东西了。武庆虽然没说话,但是他也肯定饿了。

武庆带着小女孩水边洗了把脸,自己也洗了洗。回到火堆边看着滋滋冒油,飘着香味的烤肉,眼睛就不愿挪开了,好似看看也能饱。

小乌龟拿了串自己吃,眼睛示意武庆,武庆上前拿了两串,给小女孩一串,两人抱着猛吃。

景天跟大嘴巴在周围查看情况回来了,盘坐火堆边,大嘴巴看着小乌龟:

“龟爷……你不把……”

小乌龟猛扭头盯着大嘴巴,大嘴巴下意识的停下了想说的话,

“又想打什么歪主意?你小子的套路我太熟了!”

“瞧你说的,我就是想讨些酒喝,别扯没用的,我知道你还有!”

小乌龟看着大嘴巴半天,算了,特么的太熟悉了,保不住的。拿出了长生酒,大嘴巴高兴的拿出了两个碗,一碗给了景天。

“你还留着碗呢,没发现你居然还是个人才啊!”

“扯远了啊,大家一个锅里吃食,一个铺上滚了这么久了,你留着酒,我肯定留碗,这叫配合好!”

“你不光是个人才,你还脸皮厚!”

大嘴巴笑呵呵的端起碗,景天和小乌龟也举起碗,大嘴巴跟他俩碰上后一口干:

“彼此彼此啊,哈哈哈……”

景天闷头笑,完了开口说道:

“周围暂时没有发现妖兽,但是越往前越危险,我觉得我们还是先在外围等等看。”

小乌龟看了眼武庆、小女孩,

“没他俩我们还可以冲一下,现在不行了。等等看,情况熟悉些了再决定。这九斤蠢货,每次都是说的啥?也不想想我们最需要什么?就知道瞎扯浪费符箓,下次取消他的配额!”

“你叫什么名字?”

大嘴巴又问小女孩,小女孩抬头嘴角两边都是油,大眼明亮。

“楚金童。”

武庆替她说了,比起小女孩他跟景天他们时间要长点。本来还想问问的大嘴巴没开的了口,免得又要哭。

景天、大嘴巴、小乌龟商量着该怎么办,在远离他们的景族的议事殿里,族长跟族中几个长老与五大宗门的掌门代表也在商量。

“此次妖兽侵入人族地界,联盟的损失不大,只是有本地原住民跟一些小宗门地方,在妖兽过境后,了无生机,惨不忍睹。

现在又围着九方家跟雷家的主城,那里可是聚集了大量的人族。虽然暂时僵持,但长久下去也会出问题的。”

景族族长一手敲着茶几说道,殿里五大宗门代表互相看看,九重山的代表正是把景天送去两分城的长老,他站起身躬身说道:

“我们来就是跟景族商议,怎么才能解开眼下僵局的,族长有什么想法但说无妨。”

其他代表都点头称“对对对。”

景天的爷爷站出来搭手行礼:

“九方家跟雷家被围,里外不通,凭长老硬冲还是可以冲出来的。现在还没消息,情况应该不会太差。

老祖跟长老级别对付这些妖兽不费吹灰之力,只是一旦动手,妖兽会趁机冲进城,大量的凡人跟低阶修行之人就要遭殃。再说老祖这种顶阶力量不到关键时候怎能动用?

然而长老级别两家也明显不够,所以在五大宗门派出了大量弟子的情况下,他们依然守城不出,也就是这原因。

想解围还得靠外面,这也许正是两家的想法。”

九重山长老动了动身子:

“可是我们的长老都在隔离带,跟深山里的妖兽对峙,剩下的在宗门。宗门不可能不守的,虽然不会出什么问题但也要防万一。”

其他四位点头,显然也是这么考虑的。

景天的爷爷捋捋不多的胡须:

“我景族长老虽然支援了林家,还留有界河边盯着东启域,族中也要守。但是解围九方家跟雷家不需要太多的长老,关键是长老以下的修行之人。

妖兽这次没有王境,如果再组织一批这样的弟子,数量不用多,高低搭配从外围杀入,里面也可以组织一部分这样的弟子配合。这样我联盟会以最小的代价解决目前局势!”

灵玉寺的连平法师点头:

“这办法可行,不需要太多的弟子,反正就是来回杀,杀怕了杀的数量少了自然就退了。”

“这些妖兽问题不大,只是牵扯太大,隔离带的王境妖兽,还有东启域,所以联盟以稳定为主。

就让弟子们出手解决吧,我景族由景轩长老带队,把执法队带上。”

“我九重山也一样,组织第二批弟子由长老带队。”

“扶天山门一样!”

“太平道门一样!”

“乾清剑道一样!”

“灵玉寺一样!”

“具体你们视情况而定,最大限度的保证弟子的伤亡是主要。”

族长叮嘱了一句,众人散去着手准备。

东启域东启教。

掌教杨开盛端坐殿首,大殿里长老寒柏松站立在侧方,还有东启教几位长老坐在大殿里。

整个东启域的家族宗门今天齐聚东启教,这是由王家跟凌天阁、五极宗牵头联络的,为的只是讨论一件事:东、西两域开战。

王家长老首先开口,景天他们在肯定认识,打擂台时就见过了,

“近日,西启域动荡,隔离带的妖兽冲破阻拦,袭击人族地界死伤惨重。九方家跟雷家主城被围,联盟老大景族正想办法解围……”

“这与我东启域何干?难道就为这事召集我等?”

虎谷代表虎面人身,威风凛凛,不紧不慢的说道。

“西启域外来者,是我东启域之大敌,现在他们自顾不暇,难道诸位不认为这是次非常难得的机会?”

五极宗的长老放在一边的手捏成拳的说。五极宗,东启域第二大门派自居,时有与第一大门派东启教争锋的味道。

韦家长老韦凡秀起身:

“据我族得到的消息,冲进人族地界的妖兽连王境妖兽都没有,只是毁了几座城,无数原住民村落,几个小宗门而已,何来伤亡惨重?

现在虽然围住了九方家跟雷家主城,但是也并不是太大的事,相信不久就会解决。哪里来的自顾不暇?王长老跟五极宗的情报有偏差啊!”

凌天阁的代表欠了欠身道:

“其实趁这机会敲打敲打他们也好,施加压力嘛,反正我凌天阁无所谓,你们说打就打,说不打就不打。”

说的好轻巧,不是你跟五极宗、王家把人召集来的吗?

“东西两域几万年打了三次,结果怎么样?都觉得人家是外来者,占了咱们的地方,可是几万年了,都已经习惯了。

打仗最终决定胜利的终究是高端战力,西启域的老祖们都不见动静,界河坊市还开着,界河靠西启域的警戒大阵都不曾打开,你们凭什么说这是机会?”

东启教长老寒柏松上前几步数落要开战的长老们。说完回头看了眼掌教,杨开盛云淡风轻的闭目不语。

“我刚才把话没说完,此次西启域联盟内似有分裂迹象,以方家为首的大家族守着自己家族,没有加入到抵抗妖兽的行动中。”

大殿陷入沉默中,联盟分裂确实是个机会,如果大战,联盟有一半不参加战斗,东启域有很大的把握取胜,而这一切到底为什么呢?

仅仅因为地盘厮杀,这么多年,不,准确的说是七万年都过去了,对面早已扎下了根,而东启域的人都习惯了。

“到底因何而战?”

寒柏松问了一句话,

“为了这次难得的机会?这有点莫名其妙,为东启域曾经战死的英灵,你们不觉得这很可笑吗?”

“算了,这么多年过去了,看来大家是安逸太久了,连东启域第一大教派都是这态度,难怪几次大战都无功而返,还是散了吧!”

一直没怎么说话的黑蛟潭的人起身说了一句,就径直走了,这态度有些狂妄是不满吗?王家长老对着掌教搭手一礼,也退出去了。接着五极宗、凌云阁、卫家、李家等等都离开了。

大殿里还剩下虎谷、韦家等不多的家族宗门势力,这都是不愿开战的,或者说跟东启教走的近的。

“真不知道他们怎么想的,莫名其妙就要开战,有这样的机会就能打赢了?”

寒柏松摇头道,韦家长老韦凡秀小声说:

“光凭破败山门的那尊神,他们就没赢的可能,他们不知道?不谈为什么,就说凭什么?”

“难道是黑蛟潭,他们有这能力?”

寒柏松猜测道,还不忘看了眼掌教。杨开盛还是老样子。

“我虎谷离黑蛟潭近,两族族人一样稀少,虽同为兽族,却一直都不怎么亲近。黑蛟潭早在西启域的人族未到来时,从不掩饰他们的嚣张狂妄。整个东启域,不,应该说整片天地谁都不敢惹,不把任何人跟势力放在眼里,从来说一不二。

只是西启域的人来了后,他们渐渐的收敛了很多,甚至都很少听说他们有什么主张、想法。低调的好像随时都会消失一样。

但是据我虎谷老祖们的观察,黑蛟潭的这些家伙就跟黑蛟潭一样,深不可测。谁都不清楚他们的实力。

我虎谷老祖叮嘱:不惹他们,也不亲近,但是得盯着他们。”

虎谷代表说了很多,让在座的也对黑蛟潭有了些了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